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储海蓝吁联合国挽救病重丈夫刘念春

1997年03月11日

著名异议人士刘念春劳改中病情危重,妻子储海蓝致函人大委员长乔石,声称刘念春如得不到依法应有的医疗条件或保外就医,将举行游行示威等抗议活动,她还和婆婆吴惠芬一起呼吁正在进行年会的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关注和挽救刘念春的健康和生命?

中国人权从国内获知,异议人士刘念春的妻子储海蓝,为刘念春病重和难以得到诊断检查和治疗,致函人大常委会乔石委员长等官员(见附件),要求保障刘念春检查疾病和治疗,否则将游行抗议。储海蓝在春节期间探视了远在黑龙江双河农场被强迫劳改的丈夫刘念春,发现身患疑难重病的刘念春,在劳改中不仅疾病得不到治疗,甚至连检查确诊也无法做到。刘念春自九五年被北京警察秘密关押在地点不明的旅馆后,身体出现多处疾病症状,九六年关押到劳改队又遭警察纵容教唆的刑事犯毒打,腹部经常疼痛和便血,大便排泄极其痛苦困难。刘念春的这些严重疾病,虽然反覆要求过检查和治疗,但是直到押解黑龙江劳改队后,才在设备简陋医疗条件很差的警察劳改系统的医院做了检查,结果发现刘念春的直肠生有一公分乘零点五公分的肿块,结肠不完全梗阻并有溃疡。这很可能是严重的癌症,医生也建议进行病理检查或进一步明确诊断,需要到设备和医疗技术好的正规大医院去。但是储海蓝发现半年时间过去了,刘念春的疾病没有得到进一步必要的检查和治疗,病情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更为恶化,口腔长期大面积溃烂并出现淋巴节肿瘤,身体极度衰弱,而且鼻腔经常夜间流血不止等等,却都得不到医疗条件较好的检查,病情至今不明,当然更没有进行治疗。储海蓝当即向双河农场劳改队提出,到有诊断和治疗能力的医院检查和治病,回到北京后,又长期向各级司法和劳改部门申诉和请求。北京市公安局负责政治犯的一处的警官,在储海蓝表示要采取强烈行动维护丈夫的健康和权益后,答应将向各方面反映并协调以使刘念春得到必要的诊断和治疗。但是直到三月十一日夜间,储海蓝与双河农场多次通电话,得知的情况是仍然仅让刘念春到警察劳改医院做了一次检查,对於直肠肿块还是没有结论,长期夜间流鼻血也原因不明,但是却说口腔溃烂出现的淋巴节肿块是良性肿瘤。对於劳改和公安部门如此推托和不负责任,刘念春的妻子储海蓝极为焦虑和愤懑,写了致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乔石和其他官员的信,要求依照中国的法律和有关其他规定,使刘念春得到必要的诊断和治疗,并且允许刘念春保外就医,否则储海蓝将采取诉讼、游行、静坐示威及运用国内外媒体向社会各界呼诉的方式,向社会舆论和国际新闻呼吁援救。储海蓝给乔石等人的信件已於三月八日左右寄出,北京市公安局一处的警官证实他们已经收到了这些信,并警告储海蓝说信的内容有威胁意味。储海蓝和刘念春的母亲吴惠芬,同时向正在召开的日内瓦联合国人权会议呼吁,要求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关注中国的人权,关注和挽救刘念春的健康和生命。

刘念春是中国老资格的异议人士,是民主墙民刊《今天》的编辑,因参加人权民主活动,一九八一年被判刑三年。在京屠杀和平民众后的高压恐怖下,刘念春依然坚持对人权民主的追求,是九三年和平宪章运动的发起人之一并担任召集人,是数百人签名参加的《劳动者权利保障同盟》的主要筹备活动负责人,他并发起或参与了许多建议信公开信的活动,如《关於废除劳动教养的建议》、《呼吁宽容》签名信、《汲取血的教训推进民主与法制》公开信等等。因为这些人权民主活动,在最近几年内刘念春数十次被警察拘禁审问,并两次被秘密关押长达十七个月以上,一九九六年更被判处了三年劳动教养。刘念春在关押和劳改中,遭到警察及被教唆纵恿的犯人虐待迫害毒打,目前身患多种不明疾病并得不到必要的治疗。刘念春不服对他的劳改惩处,申诉和起诉失败后,目前还在向北京中级法院上诉中。

中国人权支持储海蓝为了丈夫的健康和生命所进行的抗议,要求中国政府必须依法保障刘念春得到必要的诊断治疗,也呼吁国际社会和正在进行年会的联合国人权会议,对刘念春亲属的抗议给予声援帮助,迫使中国政府放弃对异议人士健康生命的漠视。大量的异议人士受迫害的资料显示,有病不治、或不提供必要的治疗条件及不依法允许保外就医,是中国政府对异议人士迫害中一个普遍的极不人道的部份。山西省的民运人士胡践,原是体格强健的中年人,因为关押中的虐待和疾病得不到必要的医治,四十多岁的盛年即惨死狱中。被关押於北京的异议人士温杰,也因没有得到必要的诊断医治,在病危后才被允许保外就医,但已难以医治而终於死亡。再如魏京生和王丹,也都患有各种严重疾病,家属和本人常常抱怨得不到必要的检查诊断和治疗。而刘念春有病得不到诊断治疗,病情日益恶化加剧,更是中国人权近半年来不断获知的信息。在这一问题上,中国政府不单单是冷漠无视异议人士的健康甚至生命,甚至还将异议人士的健康生命当成了交易品和赌注,在国际社会上换取经济政治的需要。如陈子明就是明显的事例,他的几次保外就医与收押监狱,全与进行中的国际政治经济交易有迹可寻。中国人权强烈谴责无视或有意恶化被关押人士的健康和生命,同样强烈谴责以异议人士的健康和生命为交换政治经济利益的商品,国际社会对这种没有最基本人道精神的政府行为不可听之任之。


>


>

附件:《储海蓝致乔石等国家官员的信》

全国人大常委会乔石委员长、全国人大法制委员会薛驹主任、北京市市长和市委书记、北京市政法委员会、北京市劳教委员会:

我丈夫刘念春经北京市劳教委处以劳动教养,现已关押近两年半,关押期间患肠梗阻(见医院诊断证书),现仍在东北双河农场执行。二月六日我去探望,发现他面色苍白发黄,左下腹疼痛,排泄大便困难;口腔溃烂,已引起淋巴节肿大;夜间常常鼻子流血,每次流血六至八分钟,身体极为虚弱。我当即要求双河农场安排诊治。三月七日,我打通双河农场的电话询问结果,答覆是曾去齐齐哈尔市公安医院检查,结果不清楚。我认为双河农场所说不清楚,是指医院未能确珍,说明该医院能力有限,当然也就说不上治疗。为了不耽误诊治造成不良后果,请您敦促北京市劳教委有关人员,按照有关法律规定,马上采取以下措施,如不宜采取也请答覆所外就医,或者由公安局安排到哈尔宾或北京的省级以上医院救治,并及时将诊断和医疗情况通知家属。查我国有关法律,被劳动教养人员享有宪法和法律赋予的广泛的公民权力,还享有生命健康权利;查有关劳动教养的规定,对於患病人员要及时给予治疗,病重的经主管部门批准,徵得家属同意,通知当地公安派出所,可以所外就医。根据以上各条规定,我要求一、在一个月内,即三月三十一日之前,允许刘念春到哈尔滨或北京省市级医院做肠胃、口腔及全身检查,并给刘念春所患疾病作出准确诊断。二、在准确诊断的基础上进行必要的治疗,或由家属所外就医。三、如果由劳教部门负责刘念春的治疗,我要求将刘的治疗情况随时通知家属。我作为刘念春的家属不希望看到因拖延治疗而使病情加重甚至恶化,更不希望看到因误诊或治疗不当而造成无法弥补的后果。如果出现上述情况,我将采取一切合法的方式,如诉讼、游行、静坐示威及运用国内外媒体向社会各界呼诉等等,以维护当事人及家属的合法权益。以上请查收,我要求有关部门在一星期内作出答覆,以邮戳为准。专此布达,敬候大安。

公民储海蓝

随信附上医院诊断书抄件两份、专家意见书一份、请假证明一份。

联系地址:北京中央民族大学教职工宿舍二十三单元十三号。
电话:(86-10)6847-7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