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梅兆赞评《这一代人:中国最受欢迎博主的文集》

2012年11月21日

英文书译名:《这一代人:中国最受欢迎博主的文集》
作者:韩寒
编辑、翻译:艾伦•巴尔
出版:西蒙和舒斯特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2年10月9日
精装本:288页

如果每个犯了嫖娼罪的中国人都被判刑6个月,结果会怎样?立刻“……绝大部分的男性作家,商人,歌手,演员,运动员,导演,官员都不见了……八千万党员只剩下两千零八万,其中两千万是女党员……电视台里没节目了……福布斯百富榜里男的基本全不见了。最关键的是,你爹也不见了。”

想想这些话,加上这本生气勃勃的文集中许多同样大胆的文章,我真奇怪,韩寒这位拥有上千万粉丝的中国最成功的博主,居然没有与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分享同一间牢房。他确实具有同样的颠覆性,而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更具有颠覆性,因为他有更多的读者,疯狂搞笑;而且,从共产党到官员腐败、到整个国家因所谓外国人的蔑视而歇斯底里,什么都逃不过他的剖析。他认为,那些咒骂西方的中国人,如果给他们一次重新投胎的机会,那些人八成“‘嗖’一声就生美国去了……”而他之所以到现在还可以保全自己,也许因为他是一个独行侠,周围没有聚集从事政治活动的组织;或者也许因为他太受欢迎以至于共产党——至少到目前为止——还不敢扼杀他,尽管他的许多博客已经被封杀掉了。正如韩寒所指出的,互联网审查效率很高,“因为要避讳(一政治局)常委(的名字)在谷歌上(居然)搜索不到(唐朝大诗人)李白……”——这是真的吗?

在即将出版的《动荡不安的中国》(林培瑞、理查•梅德森和保罗•匹克科维克茨编辑;2013年劳曼和立特尔菲尔德出版社出版)一书中有一篇杨丽君的颇有见地的文章,作者在评论韩寒现象时说:“那些密切关注他的审查人员……一定担心公开打压一个受欢迎的人物会使他们在千百万中国人、甚至一些外国人眼里非常难看。”

韩寒,1982年生,国际赛车手,长得很英俊;他在学校里很不顺,18岁辍学,就在那时他出版了后来拥有数百万读者的《三重门》。他从2005年开始写博客,他的很多博文都编入了一本在台湾出版的文集中。

没有什么主题是他禁忌的,比如西藏问题和达赖喇嘛。2008年四川地震后,好莱坞影星莎朗·斯通说,这场灾难是对北京西藏政策的报应,还说她和达赖喇嘛是朋友。她很快为此道歉。但她的道歉被潮水般涌来的要将她列入黑名单的声浪所淹没——就像现在因东海有争议的钓鱼岛而要抵制日本产品一样。对此,韩寒敏捷地摸了一下毛泽东常说的“老虎屁股”。他说:“达赖喇嘛有很多朋友……最理想也是对国家最好的结果是,达赖喇嘛也成为我们的朋友,西藏安定。”韩寒又摸了另一只老虎的屁股,他认为,人们对莎朗·斯通的责难“远远超过了(对)地震中那些豆腐渣学校和医院工程的幕后人的责难……我们可以承受自然灾难的痛苦,可以承受人为灾难的苦果,但我们不能承受外人说我们。”

我不想在你观赏韩寒戏弄老虎时事先告诉你有多精彩——艾伦·巴尔的诙谐翻译总是跟原文一样精彩——但我还是忍不住要告诉你他所说的中国丛林里最大的野兽就是中国共产党。“而文化的限制却让中国始终难以出现影响世界的文字和电影。使我们这些文化人抬不起头来。同时,中国也没有在世界上有影响力的媒体……如果两三年后情况没有改善,我将在每届作协或文联开会时亲临现场或门口进行旁听和抗议。”这是非常有趣的;除了赛车,韩寒很少出现在公共场合。他说:“蚍蜉撼树,不足挂齿,力量渺小,仅能如此。”但是韩寒的力量渺小吗?杨丽君说:“截至2012年6月3日,他的新浪微博吸引了将近5亿7000万人访问,创全国纪录。自2009年年底以来,他的帖子平均有100多万人看。”这让我想起了1989年天安门广场上人们呼喊的口号:“一百万人,一百万把菜刀”。

梅兆赞,专门从事亚洲事务研究和报道的历史学家和记者,因报道天安门镇压事件获得1990年“年度英国国际记者”称号。他担任伦敦《泰晤士报》东亚编辑直到199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