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丁子霖

北京的六月四日晚,电台已没有正常广播。午夜开始,中央广播电台干脆放起了《国际歌》。我两眼含着泪,大声跟着唱了很久。那一天是我的生日。从那以后,我决定不再过我自己的生日。一九八九年六月(三)四日应该是国殇日。
你不听父母的劝阻,从家中厕所的小窗跳出;你擎着旗帜倒下时,仅十七岁。我却活下来,已经三十六岁。面对你的亡灵,活下来就是犯罪,给你写诗更是一种耻辱。活人必须闭嘴,听坟墓诉说。给你写诗,我不配。你的十七岁超越所有的语言和人工的造物。
因椎间盘滑脱,心脏病,久卧病榻的丁子霖老师,今天心情非常好,刘霞年前寄来的贺卡摆在柜橱最显眼的位置;今天又收到刘霞在日本为她买的两条质地精良的围巾。”每逢佳节倍思亲“,丁老师是远在异国他乡的刘霞深深思念的一位亲人。
在“六四” 29 周年即将到来之际,天安门母亲群体授权中国人权发表致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公开信。全文如下: 尊敬的习近平主席: 今年是“六四”大屠杀二十九周年。 1989年那个不平静的夏天,北京天安门广场枪声及坦克履带的隆隆声,打破了所有人的梦想,民众反官倒、反腐败、对民主自由的诉求,竟然换来了一场血雨腥风。 当局动用数十万全副武装的野战军来对付手无寸铁的学生及广大市民,用一场血腥的大屠杀确保所谓的国家稳定和改革开放的顺利进行。 这是一场反人类的罪行,严重影响了我们国家的声誉。 一夜间,我们的亲人被枪杀在十里长街,从此巨大的伤痛伴随我们一生。“六四”惨案虽然已成为历史,带来的灾难并没有终结,...
2018年的中国春节来得晚,2月15日是斯诺先生的忌日。这天上午,我在难友——病中的尹与尤陪同下,与往年一样,就在斯诺先生的忌日当天,来到北京大学未名湖畔,为斯诺先生扫墓。
天安门母亲群体授权 中国人权 发表致习近平公开信。 习近平主席: 惊悉刘晓波先生在狱中罹患绝症且已至晚期的噩耗,我们悲痛、无奈、一筹莫展之下,决定写信向您求助。 刘晓波先生系一介书生、中国公民,是我们的同胞,也是您的同胞。眼下他的病情已十分严重,但凡有一线希望,我们想您也会和我们一样要尽全力去营救他的生命。 您是国家最高领导人,请您从人道主义出发,拿出在全球倡导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魄力和决心,批准刘晓波先生由其夫人陪同,争取时间尽早赴国外接受最好的治疗。 我们期待您的批准。 天安门母亲群体 2017年6月29日
天安门母亲群体授权 中国人权 发表声明。 当年刘晓波先生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时曾表示该笔奖金欲转赠给我们,我们感谢他的盛意。 刘晓波先生如获当局批准去国外就医,我们认为,现今他重病在身这笔奖金应该归他,由他治病所用。 2017年6月29日
我无力挽住你生命的脚步,只得祈愿你放心地走吧,而且要一路走好!我会永远永远怀念你,我的好姐妹!
亲爱的斯诺夫人!在尘世,十七年前您不顾年事已高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强权阻扰我们相见,然而,不久的将来,在天国,我终能可以与您自由相拥。
在这片国土上,天安门母亲群体得以自然形成,并不畏强权的高压,能坚持到今天,除了母亲们自身的努力之外,离不开海内外友人们的关爱与相助,在此,请朋友们接受我衷心的感谢。

页面

订阅 丁子霖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