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高智晟

New!
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绑架和失踪,一次又一次的监禁和酷刑,高智晟没有屈服。只要有机会,他就拿起笔,记录他的遭遇,记录他人的不幸,并控诉这个政权的荒谬和野蛮。高智晟的文字是用他自己的血写成的。 1. 2004年12月30日,我在互联网上读到一封关于法轮功问题致全国人大的公开信。当时对法轮功的大规模迫害已五年之久,但国人对此问题噤若寒蝉,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一个律师为此公开呼吁,必定冒着极大的风险,需要非凡的勇气。我因此记住了这个律师的名字:高智晟。 当时维权运动刚刚起步,活跃的维权律师全国加起来不到二十人,我急切地想要认识高律师。不过当时那封公开信的风险难以评估,他随时可能被捕入狱。...
今天,我们和你们——广大的民众都有责任和义务,发出强烈的呼声:以法治国,停止以言治罪!一起来追问:张冬宁、丁家喜、张忠顺等,以及无数的网民,何罪之有?一起来追问:高智晟在哪里?冬天终将过去,春天就快要来了。
12月5日,在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将于12月9-10日在广州举办“世界律师大会”之际,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 特对此次会议发表声明,指出:一、会议的中文名称“世界律师大会”与英文名称“Global Lawyers Forum”不相称,抢走本属于“World Bar Conference”的中译名称,有鱼目混珠、掠人之美乃至欺世盗名之嫌;二、在国际上业已存在多个律师界的会议之情形下,另起炉灶兴办这样一个会议,毫无必要;三、中国的律协有着鲜明的官方、半官方性质,兴办这样一个会议难免名不正言不顺之嫌;四、会议主题设置为无关痛痒的微观和技术层次上的“科技进步与法律服务”避重就轻,回避中国宪政、...
每到“世界人权日”,我的心情都因制度环境的恶劣而沮丧,我的故土仍然被肆意践踏人权的独裁政权所统治,在国际人权组织公布的年度世界各国人权状况的排名中,中国总是排入人权记录恶劣的国家行列,常常与朝鲜、缅甸等国为伍。但愿“世界人权日”早日成为历史!
你们有责任和义务向邀请你们的中国政府质询:高智晟律师还活着吗?关押在哪里?你们理应本着“强者面对公正、弱者得到保护”的宗旨——强烈要求中共当局释放我的丈夫高智晟!争取人权自由乃人之本性,生生不息,代代不止。不自由,毋宁死!
我从未见过高智晟先生,但他却是我敬佩、敬重的人之一。他出狱不久,通过别人辗转寄来8000元人民币。那是爱心人士让他去看牙的钱,他却无私给了我们母子。每每想起此事,我内心都非常温暖、感动、感激。一件小事,折射出了一个人宽广、博大的胸怀。
当此民间社会面临愈发严酷的考验,公民社会运动正处于一片沉寂之时,郭飞雄知行合一、躬行实践的榜样力量,必将会给暗夜里奋勇前行的自由战士们以鼓舞和激励!
2019年1月,《中国共产党政法工作条例》出台。这个条例是在明确昭告世人:不要企图在中国推行三权分立、司法独立那一套,中国仍是红色党国体制,一切服从共产党,全党服从中央,中央则服从元首一人。
强迫失踪在中国非常猖獗。从范冰冰到高智晟,从肖建华到王全璋,从小班禅到孟宏伟,从体制的受益者到反对者,从贪官到良心犯,没有任何人是安全的;连制造恐怖的作恶者也不例外。失踪人民共和国实际上就是恐惧人民共和国。
习近平修改宪法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看起来法律已经不再是斗争舞台,而彻底成为权力的附庸。其实当局从来不会允许任何力量发展到可以挑战一党制的程度,利用法律的维权运动当然也难以跳出中共设定的红线。用法律抗争与对法律宣战仍在进行。在中国律师和人权捍卫者们没有放弃,全世界关心中国自由尊严的人也没有放弃。退无可退,生死攸关。

页面

订阅 高智晟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