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胡平

宾雁是因为拒绝向强权低头,拒绝放弃自由批评才被隔离于国门之外,这本身就体现了一种坚定的道义原则。漫长的流亡岁月浪费了宾雁多少才华。但与此同时,它又为我们垒就了一个高大的人格榜样。青史无欺,道是无情却有情。
“六四”之前整个中国呈现出的演变趋势是指向自由民主的。“六四”阻断了这种演变趋势,改变了社会氛围与集体心态。“六四”后的经济改革和“六四”前也有着根本的差异。中国这40年的改革并非前后一致。其间确实发生了重大的、方向性的改变。以“六四”为分界点,改革不是一个而是两个。
恐惧感来自于迫害,来自于压制。人心都有趋利避害的习惯,眼不见心不烦。当恐惧感强化到一定程度,当迫害和压制持续到一定程度,人们常常会在自觉的意识层面上忘掉恐惧与压制的存在,远离政治;就不再感到压迫的存在。
对今天的中国政府而言,经济就是政治,经济还是服务于政治,它是为了保住政权才大力推动经济发展的。如果我们还不加紧推动政治改革,又如果经济形势恶化,许多民众不明就里,以为那都是市场经济之过,是西方帝国主义之过,反把真正的祸首当作救星,病急乱投医,在危机关头再一次拒绝正道又入歧途,事情就严重了。这种危险值得我们高度警惕。
在今天,对我们民众而言,唯有非暴力抗争才是现实的抗争手段。如果他们放弃了非暴力抗争,实际上他们就是放弃了现实可行的抗争手段,到头来也就是放弃了抗争本身。刘晓波坚持非暴力抗争,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上都是完全正确的。这份宝贵的精神遗产,我们必须继承。
央视新闻发表了一篇庆祝七一的短文,标题是:“抵制历史虚无主义 习近平这些话入脑入心”。这个标题就是谎言,要说历史虚无主义,中共才是最大的历史虚无主义;尤其是习近平上台以来,中共的历史虚无主义更是登峰造极。
在很大程度上,共产国家民主转型的动力是来自旧体制的彻底失败。极权体制下大规模的、残酷的政治迫害从反面激发了政治的自由化冲动,经济体制的僵硬与低效也从反面激发了经济自由化的冲动。国家的经济改革,说到底,就是改掉社会主义,恢复资本主义,这便意味着对共产革命的釜底抽薪,自我否定。
举世瞩目的美朝峰会落幕。我们遗憾地发现,在这次美朝峰会上,人权问题被忽视。假如朝鲜真的去核化,从而集中精力发展经济,那当然是件好事。但假如朝鲜选择了中国模式的发展道路,而美国却像当初一味地支持中国经济发展那样一味地支持朝鲜发展经济而回避人权问题,以至于到头来,帮助朝鲜成为一个小号的中国,那对世界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毋庸讳言,在「六四」二十九年后的今天,中国的民主化前景似乎比过去更黯淡。在这样的时刻,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怀抱希望。一切追求自由民主的人们更没有理由灰心,更没有理由失望。我们要坚守希望。在人世间,希望就是最大的力量。
八九民运是我们民族的一次高峰体验。中国人的精神面貌从来没有表现得那么纯真,那么美好,那么让人感动。可惜八九民运功亏一篑。六四后29年的持续高压,导致了民族精神的可怕沉沦。既然你曾目睹它飞掠高峰,你就该知道它不是鸡,它是鹰。是鹰,就不会永远蜷伏,总有一天它会再一次展开翅膀,掠过高峰。

页面

订阅 胡平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