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胡平

迟至今日,西方人终于走出了经济决定论的误区。这固然让人略感欣慰,但是我又担心,西方会不会又落入另一个误区。现在不少西方人认为,既然中国并没有伴随经济发展而走向自由民主,可见西方的那套观念不适合于中国,可见普适价值并不普遍适用而只是西方价值。这就落入另一个认知误区了。
维权律师是我们时代的英雄。就因为他们选择了做维权律师。有些人在法庭上英勇不屈豪情万丈,他们自然是英雄,是大英雄;有些人做妥协认错,有些人甚至违心地认罪,只要没有出卖别人,他们就仍不失为英雄。因为他们毕竟参加了维权事业,他们的正义感和道义勇气就已经远远超出众人。
蔡奇乃习近平第一心腹爱将,惹了这么大麻烦,习近平也有任人唯亲、用人不当之责。难道不该追究习近平的责任吗?可是现在的习近平已经被送上神坛。神不会犯错误,会犯错误就不是神。既然习近平还是会犯错误,可见习近平还不是神,所以就必须把习近平从神坛上拉下来。
正因为以前不曾有过共产社会,所以不少人容易对共产社会想入非非;越是在共产主义没有兑现过的地方,共产主义越是显得有魅力;一旦兑现,共产主义便信誉扫地,寿终正寝。在20世纪,因为共产主义获得了空前的成功,所以它遭到了彻底的失败。在这层意义上我们确实可以说,共产主义是被它自己打倒的,而且也只能被自己打倒。
习近平上台五年来,最大的政绩莫过于反腐败,但是这个最大政绩在党内也引起最大的争议。习近平在反腐败的名义下,展开了一场自文革以来最大规模的官场清洗,由此也引发了中共高层自“六四”以来最激烈的权力斗争。表面上,习近平的权力达到高峰,但暗地里,对习近平不满和反对也达到高峰。
本刊按:在“911”恐怖袭击16周年之际,本刊重发胡平先生的这篇文章,以纪念罹难者,并提醒人们勿忘并努力消除产生恐怖主义危害的根源。
在中共专制下的中国,有一个群体:他们遭受迫害的时间最早,受迫害所持续的时间最长,受害的人数最多,程度最深;至今没有得到平反,更没有得到任何补偿;他们的苦难也被遗忘得最彻底。——这个群体就是地主和富农。
习近平既然已经走上这条路了,他将来转身搞所谓“民主宪政改革”,基本上完全不可能。他真正的麻烦在于这种四面树敌造成的社会高度紧张,随时可能出现一些不测的危机,包括十九大的人事安排上,都构成非常大的困难。
历史证明,一个建立在普遍恐惧之上的极权统治,可以是最强大、最稳定的;但同时它又是最虚弱最不稳定的。这种制度的建立不但是全国人民的灾难,也是全党的灾难。结束这样一种制度,不但是全体人民,而且也是绝大多数党员的无可推卸的使命。
习近平上台以来,中国的人权状况进一步恶化。当局执行了一个名叫“拔旗行动”的计划,对各个领域里人权活动的领军人物一概打压。郭飞雄的遭遇就是例证。当局妄加罪名,判刑监禁,这本身就已经非常恶劣了,而罔顾起码的人道,刻意虐待折磨,更是不可容忍。我们必须进一步动员起来,制止当局对郭飞雄实行慢性谋杀,要求当局立即对郭飞雄进行体检,保外就医。这是当务之急,刻不容缓。

页面

订阅 胡平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