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滕彪

全国范围内的大抓捕还在继续。每一天都有坏消息传来。维权律师浦志强、刘士辉、唐荆陵、夏霖、余文生,民主维权人士袁新亭、王清营、圣观法师、谢文飞、杨崇、贾灵敏、郭玉闪、寇延丁,记者和学者高瑜、徐晓、铁流,纪录片制片人沈勇平,艺术家王臧、追魂、陈光,等等。 有人解释成政法系统滥用警力、警察权失控;有人解释成中央派系斗争,也有人解释成习近平为了稳固自身权力而采取的应急手段,这恐怕都不对。这一波对民间社会的大规模镇压,是从去年抓捕“西单四君子”开始的。2013年3月31日,袁冬、张宝成等四人在西单演讲,要求官员公开财产,当场被捕,正式揭开了当局镇压新公民运动和公民社会的序幕。不到两年的时间里,...
多名律师和公民被黑龙江省建三江农垦公安局以“利用邪教活动危害社会”、“扰乱”为由行政拘留,但该地区的七星拘留所竟然拒绝这些被羁押者的代理律师依法会见,并对被羁押者实施酷刑,而且来自全国各地的部分律师和公民在该拘留所门口绝食抗议也无助于这些被羁押者的合法会见权得以实现。“为什么在我们这样一个法治国家中,竟然发生着如此恶劣的、没有任何救济方式的违法暴行?”六名律师和学者在公开建议书中说,建三江地区没有建立人民代表大会和人民政府,严重违反《宪法》的规定;建三江地区的公安、检察、法院等司法机关的设立没有法律依据,均违反《宪法》的规定;黑龙江省农垦总局的设立严重违反法律规定,其存在导致了诸多法理不通、...
国内维权人士发出联署呼吁书,谴责中国政府迫害曹顺利并致其死亡,并提出以下要求: 查明并向公众交代曹顺利女士自2013年9月14日被警方带走直到去世的详细经过; 查明并向公众交代曹顺利女士具体死亡原因及准确时间; 追究参与迫害并导致曹顺利女士死亡的所有责任人之刑事责任; 就迫害曹顺利女士致死一事向全国民众公开道歉。 关于严厉谴责中国政府将曹顺利女士迫害致死的紧急联署 2014年3月14日下午4时许,著名维权人士曹顺利在北京309医院去世。 曹顺利女士于2013年9月14日准备赴日内瓦参与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普遍定期审议”会议时在北京首都机场被北京警方带走,在失踪近一个月后,...
中国人权律师团发表有大约132名律师和法律学者签署的声明,援引中国法律和联合国准则,呼吁中央政府停止由地方当局实施的对律师的迫害。该团体的声明简述了相继在河南、江西、湖北、辽宁和吉林等地发生的当局非法拒绝律师会见当事人,以及随之而来的大规模迫害行径,包括殴打、抢夺手机、将律师架出法庭等。 该团体强烈要求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和全国律师协会,调查上述侵权伤害行为,追究相关官员的法律责任。 以下是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的声明。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 关于河南省南乐县等地严重侵犯律师执业权的声明 2013年11月至今,中国河南省濮 阳市南乐县公安局先后分别以涉嫌“...
今夜我难以入睡 从你消失的那一刻起 就开始了等待 如此漫长,不知道尽头 昨夜的梦依旧清晰的浮在眼前 自从你走后 我就进入了梦乡 那里能和你相遇 你来到我面前 有时候精神抖擞 有时候胡子一大把头发老长 无数的梦,梦里还是梦 你的梦呢 梦见我们可爱的女儿了吗 你听见她们说 爸爸,我好想你了吗 你知道她们看着你的照片说 我家的大力士,你在哪呢了吗 你知道班级亲子活动时,我又当爸又当妈 我努力扮演着爸爸,但那不可替代 孩子问起我爸爸在哪,什么时候回来 我说在国外,很遥远的地方,帮助别人 要很久才回来 很久是多久,很远是多远 你正行走在一条崎岖颠簸的路上 你在不停地歌唱 你梦中的炊烟还在袅袅升起...
1月18日,胡锦涛将访美,其中中美两国关於人权的议题引人关注。就中国不断出现的针对异议人士的"强迫失踪"、"酷刑"等,中国多名维权律师联名发出"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从严禁酷刑开始"公开信。 呼吁信全文 根据最近的报导,中国著名人权律师高智晟曾在失踪期间遭受残暴的酷刑虐待。即第一次失踪十四个月之后,再次失踪八个多月。我们陆续获悉,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研究员范亚峰博士2010年12月9日在警方控制下被罩上黑头套带往秘密场所并被施以酷刑。 由此我们联想到某些警务人员的骇人言辞, "落到我手里,叫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少跟他废话,打死挖个坑埋了"。根据报导,警察曾把高智晟的衣服脱光,...
在雪灾造成中国前所未有的交通大阻塞、阻隔了数千万人的归家之路之后,海内外数十名包括学者、记者、民运人士、作家、律师等在内的人士於北京时间2月15日联署了一封致“两会”代表的公开信(全文附后),要求中国政府立即废除使农民工沦为二等公民的城乡户口二元制。 中国人权 获授权首发这封公开信。 这封由刘晓波、丁子霖、胡平等签署的公开信说,世界各地时有雪灾发生,各国都有自己的合家团聚的传统节日,“但唯有中国的这场雪灾阻隔了数千万人的归家之路。因为中国有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农民工。” 公开信说,造成这一庞大的二等公民群体的根源是中国现行的户籍制度:“中国现行的户籍制度规定他们不得改变农村户口;...

页面

订阅 滕彪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