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459.
陈建刚律师在这段30多分钟的视频中,讲述了他几次会见谢阳及制作《 会见谢阳笔录 》的过程,称对笔录的每个字都承担责任。他严厉谴责《环球时报》、中央电视台等官方媒体所谓谢阳遭酷刑是为迎合西方凭空捏造的无耻报道,并要求检察院、中央电视台等有关部门拿出证据与他公开对质。陈建刚律师说,留下这段视频,是请大家记得,如果将来哪天他失去自由、对外说笔录是假造的,那一定是他像谢阳那样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或被拿家人、儿女相威胁,否则他不会屈服。
在中国,很多人到了老年而成为作家,成为维权人士异议人士,成为人权英雄;很多人是在人生的最后阶段放射出最大的光芒,以至于我们必须要用他们最后的言行定义他们的一生。如果李慎之不是在晚年写下《风雨苍黄五十年》,韦君宜不是在晚年写下《思痛录》,李慎之就不成其为李慎之,韦君宜就不成其为韦君宜。
1月24日,“709”案被捕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在推特上发帖说,自己为被中国公检法强迫失踪、生死不明的丈夫奔走呼吁,却一再被《环球时报》抹黑成为“卖国贼”、大坏人,为此她将《环球时报》告上公堂。李文足向法院提出请求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侵犯原告名誉权的行为、向原告公开赔礼道歉、赔偿原告因此造成的精神损失费709709.709元等5项诉求。 李文足名誉保卫战 本人李文足,家庭主妇,为被中国公检法强迫失踪、生死不明的丈夫奔走呼吁,却一再被环球时报抹黑成为“卖国贼”,大坏人。为了给大家一个真相,为了我李文足的名誉,今天已将环球时报诉至法院!胡锡进,有种就出来对簿公堂!? 上午3:25 -...
70年代末期开始的中国改革,并不是一个平滑的连续过程;相反这个过程中曾经发生了巨大的断裂。中国进行了不是一场改革,而是两次改革。如果说,第一次改革所孕育的中国,是一个市场与专制相互矛盾的中国,那么,第二次改革所催生的中国,就是一个专制资本的中国。
2014年7月4日,上海访民李玉芳被上海市杨浦区法院以“妨害公务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李为争取其家被强拆赔偿上访十余年。

最後更新日期:2014年12月8日

香港占中运动的文字、图片和视频

中国人权诚邀各位经历、参与或关注「雨伞运动」的香港民众,为我们提供短文、诗词、日记、图片和视频。

来稿将发表在中国人权网站「香港:民众的心声」专栏。

我们希望,投稿除了反映参与这次香港占中运动抗争者明确的诉求、文明有序的示威活动外,还有令人瞩目的各种创意十足的视觉及文字艺术作品;同时希望这一征集活动能够激发更多的人站出来,发出自己的声音。

2018年4月19日,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及“709”案家属王峭岭、刘二敏、原姗姗陪同蔺其磊律师、谢阳律师到天津市看守所要求会见王全璋,被拒绝。次日,李文足、王峭岭、刘二敏再次陪同谢阳律师到天津市二中院提交手续、要求见法官,但法官不接电话,法警也不让律师进去找法官,谢阳律师强烈表达要求:起诉到法院一年两个月了,法官周虹不敢见律师,这算什么?!2018年4月4日,“709”案被捕律师王全璋在其生死不明、与外界失联的第999天,其妻李文足在其他“709”案家属的陪同下,开始了从北京最高法院徒步行至天津二中院的“千里寻夫”之旅;4月10日她被北京警察强行送回在北京石景山区八角中里的家,...
台湾就是一个灯塔。我们的民主转型,不仅照亮了自己曾经走过的黑暗,也为所有追求民主的人们,提供了暗夜中的光芒。所以,在香港、在中国大陆,以及在世界上各个角落,追求民主的朋友,请往台湾的方向看过来。台湾的民主,会照亮世界!
维权人士赵常青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一案今天在北京市海淀区法院开庭审理。在庭审进行两个多小时后, 赵常青 当庭解除对两名辩护律师的委托,因为他认为法院在程序上存在诸多违法现象,已不可能对案件进行公正的审判,辩护人也难以发挥应有的辩护作用。法庭宣布休庭。他的两名辩护律师在庭审后当日写的这份庭审情况介绍中,概述了他们在法庭上提出的该案四个极为重要的程序问题。
民主这个概念,是人类文明的产物。人类文明,就是普世价值。民主国家的定义,就是人民通过自己的代表,来决定国家的重大问题。不管什么概念,不管什么文明,到了中国,都要走样,普世价值都变成中国特色。

页面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