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104.
——黄之锋今天声明,退出众志,坚守香港。我想到的,是广东人的一个近现代特征:盛产革命家。今日中国的政治已走进死胡同,“改良与革命”激辩不已,“换人还是换制”挣扎不定,北京迫不及待要灭掉香港,已经彻底失去安全感了。前景无从预测,但是香港不会无声无息!
——自中共在上月宣布以后,我必须避险,不再各种国际连结工作;但我想活在白色恐怖之下,继续日常反抗,继续国际线,就是自己实践的抉择。在香港危急存亡之际,即使绝非易事,也要尝试肩担得起这个重任,在国安法正式来袭香港前的倒数日子,把握每个得来不易的机会,力挽狂澜。
从波罗的海的斯德丁〔什切青〕到亚得里亚海边的的里雅斯特,一幅横贯欧洲大陆的铁幕已经降落下来。所有这些名城及其居民无一不处在苏联的势力范围之内,不仅以这种或那种形式屈服于苏联的势力影响,而且还受到莫斯科日益增强的高压控制。共产党,即第五纵队到处构成对基督教文明的日益严重的挑衅和危险。
在我发言时,香港正处于关键时刻。各种风险愈来愈高。数十年后,当历史学家回顾过去时,我确信2019年相比2014年更是一个分水岭。我也希望历史学家能够庆贺美国国会选择站在香港人及其代表的人权和民主的一边。

页面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