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132.
据国内消息,中国“两会”开会以来,四川维权人士、六四天网创办人 黄琦 86岁的母亲 蒲文清 一直被警方监控,不准离开小区,也不被允许探访。3月11日,蒲文清在准备去四川省公安厅反映黄琦被超期羁押及在看守所不能得到应有的治疗问题时,在地铁站与几名公安人员发生冲突,老人家被按在地上,身上多处受伤。下午,公安人员到其家中宣布现在暂时不允许她到绵阳去探望黄琦(实际上蒲文清从未被允许过探视黄琦),也不允许她离开其小区。据监控人员透露,对蒲的监控至少要一直持续到“两会”结束。 黄琦是在2016年12月16日被正式逮捕的。2019年1月14日,当局以其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
我被折腾了两年多了,我的感觉就像孙悟空在炼丹炉中,舒服极了。对我的迫害、殴打、戴脚链,就像做数学题,越难越有趣,意义越深远。此案稍微正常,懂常识和有良知的人,都明白我无罪。老千们的指控才是明目张胆的寻衅滋事。我所做所说完全是现有法律框架内的活动。
美中台的当前格局已经年深而盘结,且三方都有相当的凝聚化,尤其是两岸渐行渐远:一边顽守其党军独裁体制,一边多元的宪政民主日益坚固。中共不惜一切手段欲将台湾统制于「一中」版图之内,其思维之腐朽,可谓已沦落在金三胖之下。在新的时空条件下解决中国问题,还有赖于我们从历史的沉淀中走出来,通古今之变,面对严峻的现实,寻求内部突破之道。
中国对非公有经济的国有化抢夺从中共十八大以来就在全面着手开展。中共文革后实行改革开放以来,持续发生的过往抢夺都是局部的,个别性的行为,但中共十八大后展开的抢夺却是全局性的。可以肯定的是,接下去中国将掀起全国性以民主管理名义对非公有经济的管控吞并狂潮,将非公有经济的公有化,将是接下来中国经济改革的的主旋律。
在服满两年刑期后,著名维权律师 江天勇 本应于今天获释,但在国际社会的密切关注下,他却再次失踪,前去接他的父亲和妹妹也同时失踪。前往位于新乡市的河南省第二监狱迎接他的支持者被告知: 江天勇被接走了 。 据江天勇妻子金变玲发的推文说,江天勇的父亲和妹妹在2月27日下午由三名国保人员“陪同”从河南信阳老家出发前往新乡,下午5点20分家人与他们通过话之后,再没有他们的消息,两人的手机一直关机。 中国人权 执行主任谭竞嫦说:“国际社会万万不可接受中国正在施行的极权主义计划,不能只把它看作是另一个镇压阶段。只有在一个持续践踏人权和人类尊严的无法无天的政权中,才会有人因合法行使权利而受到监禁,...
中国媒体也和司法一样,受到共产党的全面控制。官媒是宣传机器、党的喉舌,它不反映民意,甚至经常强奸民意。他们操控舆论、压制真相、混淆是非,甚至造谣、洗脑、收集情报充当间谍、参与人权迫害。如果说媒体“审判”不是审判的话,那么这些冒充媒体的罪恶同谋,则要接受法律和历史的真正审判。
“对正义的嘲讽:审判魏京生秀”
Full Download (182.9 KB)
四川维权人士 谭作人 与妻子在春节期间探望了系狱维权人士 黄琦 的母亲 蒲文清 、六四遇难学生 吴国锋 的父母以及即将出狱的维权人士 陈云飞 的母亲(陈云飞因与其他维权人士一起去为1989年六四镇压中的死难学生扫墓,而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判刑4年),并报告了他们的情况。去年12月7日,85岁的蒲文清在北京上访过程中被截访人员带回户籍所在地内江,与外界失联,其间,她发生心衰、高血压、糖尿病等严重病情,经急救治疗后,病情稍有缓解,治疗费高达4万余元(约5,900美元);45天后,于1月22日回到成都家中。目前,老人仍在药物治疗与吸氧治疗中。谭作人说,吴国锋的母亲体弱多病,每周需去医院治疗,...
习近平“新时代”的中国是向左还是向右?所谓“不忘初心”,当然是要向左走,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却又明显偏离了马克思主义的阶级立场和国际主义主张,似乎滑入了希特勒式的民族社会主义思维,所以,有人担心愈来愈集权的习氏中共政体会走向“右翼极权主义”。
2018年11月18日,四川维权人士 黄琦 的母亲 蒲文清 发表声明(影印件附后),称在黄琦入狱后,当局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监控她的行踪,致其人身安全受到严重威胁;但她表示绝不放弃为儿子的冤案上访:如果她失踪、致伤、致残、死亡,责任完全在当局。她吁请国际社会予以关注。 蒲文清说,自2016年11月28日黄琦被构陷入狱后,她走上了艰难的上访之路,先后到市、省和中央的各级公检法部门上访,呼吁无罪释放患重病的黄琦回家治病,但没有结果,她只好求助于国际社会关注,要求保障黄琦在狱中的生命权、医疗权等基本人权。 黄琦于2016年11月28日被拘留,2018年1月被当局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起诉,...

页面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