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司法公正

166 - 180 / 418
因在网上发表言论,称毛泽东为“毛贼”、习近平为“包子”等而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2年的山东招远市网民王江峰,在其一审判决生效之日,收到法院《再审决定书》。“决定书”称法院院长发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有误,故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启动再审程序,对案件进行重新审理。但是,担任本案再审审判长的招远法院副院长王春东却要求王江峰写认罪书及不再上访,并指派社会刑满释放人员王某某参与提审王江峰,要求王江峰“认罪”、“不委托律师”、“不上诉”、“不上访”;如果王江峰满足了这四条要求,就可以在再审审理时,将原审的两年刑期减为一年。为此,王江峰向招远市检察院提起对王春东的刑事控告,要求对王春东滥用职权进行刑事调查,...
这首诗是2010年刘霞写给狱中的刘晓波的;2017年7月14日,刘晓波死于肝癌的次日,此诗由刘霞的挚友在推特上贴出后在网上广为流传。 黑暗之路 刘 霞 知道早晚有一天 你会离开我 独自走黑暗之路 我祈求再现那个瞬间 看看记忆中的画面 希望画面中的我 在惊恐发呆的时候 光芒绽放 可是我没有做到 只是紧紧地握住拳头 不让一点点力量从指尖流走 2010年
中国人权 从可靠信息来源获悉,刘晓波在当局囚禁中死亡后,“六四天网”创办人 黄琦 的母亲 蒲文清 极度担忧身患重病的儿子也会死于看守所。黄琦于2016年11月被拘留,于12月被以涉嫌“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正式逮捕;因他在“六四天网”发布了绵阳市某部门的一份文件,该文件列出了打击黄琦和访民陈天茂的下一步工作措施,后经有关部门鉴定,该文被认定为 绝密文件 。四川当局曾多次威胁黄琦的母亲,并向为黄琦呼吁的访民散布:“不要指望黄琦能活着出狱”。7月11日,黄琦母亲通过 视频 发表声明,要求政府从人道主义出发,释放黄琦。 黄琦是国内资深维权活跃人士。...
刘晓波 先生于今天去世,享年61岁, 中国人权 深感悲愤,并沉痛哀悼。刘晓波是是中国人的良心。他是非暴力公民运动的倡导者,也是中国宪政民主的先行者,呼吁中国社会和平转型,为中国人民谋求一个更好的未来,因此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他不仅力劝中国政府,同时也勉励中国人民争取更美好的未来而尽了最大努力,最终以身殉道。 “刘晓波因在《零八宪章》和其它文章中阐明这种构想而被中国当局剥夺了自由,这凸显了这个政权的懦弱和无德。他们放纵监狱毁了他的健康,显露了其残忍的本性。” 中国人权 执行主任谭竞嫦说,“他们拒绝了他离开中国去接受医疗的最后愿望——这是对刘晓波尊严的终极打击,暴露了中国当局的真实面目和不人道...
天安门母亲群体授权 中国人权 发表致习近平公开信。 习近平主席: 惊悉刘晓波先生在狱中罹患绝症且已至晚期的噩耗,我们悲痛、无奈、一筹莫展之下,决定写信向您求助。 刘晓波先生系一介书生、中国公民,是我们的同胞,也是您的同胞。眼下他的病情已十分严重,但凡有一线希望,我们想您也会和我们一样要尽全力去营救他的生命。 您是国家最高领导人,请您从人道主义出发,拿出在全球倡导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魄力和决心,批准刘晓波先生由其夫人陪同,争取时间尽早赴国外接受最好的治疗。 我们期待您的批准。 天安门母亲群体 2017年6月29日
天安门母亲群体授权 中国人权 发表声明。 当年刘晓波先生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时曾表示该笔奖金欲转赠给我们,我们感谢他的盛意。 刘晓波先生如获当局批准去国外就医,我们认为,现今他重病在身这笔奖金应该归他,由他治病所用。 2017年6月29日
整个《教育法》中,没有任何一个条款涉及学校对学生的监护责任,更未有教师行为不端(如体罚学生与补课收钱)的追责条款。中国法律体系中,到处是这样的立法恶意,依照如此恶法来“治国”,结果只能是国将不国。敏感政法、劣质立法作为两大隐形人权杀手,也决定了司法改革的不可能性。
已被中国当局监禁8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刘晓波 最近被确诊罹患晚期肝癌,获准保外就医, 中国人权 对此感到震惊和愤怒! 在刘晓波妻子刘霞的朋友今天发布的一个令人心碎的视频中,当问到刘晓波的病情时,刘霞哭着说“ 不能动手术、不能放疗、不能化疗 ”。我们对此深感悲痛。一个所谓的“囚犯”已经病入膏肓、无法再进行任何救治的情况下“获释”,这凸显了当局的不人道和对刘晓波及其家人权利和尊严的公然漠视。 早在2015年10月,中国政府在 答复联合国酷刑委员会审查中国执行禁止酷刑公约的问题清单 中声称:“看守所和监狱都配备必要的医疗器械和常用药品,建立在押人员健康档案,记录在押人员健康状况,...
著名人权律师江天勇的家人今天发表声明,谴责当局拒绝让家人聘请的律师会见 江天勇 。江天勇于2016年11月在长沙失踪,2017年5月31日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逮捕。 江天勇的妻子和父母在声明中称当局的做法是上演一出所谓“依法治国”的丑剧,拒绝接受当局所谓江天勇已委托了另外两位律师(官派)的说法。 江天勇的家人为其聘请的两位律师为: 陈进学 律师、 张磊 律师。 以下为江天勇律师家人的声明。 关于谴责当局为江天勇强行指定官派律师的声明 江天勇的家人 2017年6月15日,我们家属聘请的律师到长沙一看要求会见江天勇,被曾姓副长以“江天勇已委托了两位律师”为由拒绝。看来当局重施故伎,...
旅美华侨张波先生在致 中国人权 的信中讲述了其胞弟张建夫妇因讨要长期被拖欠的工程欠款而遭绑架勒索和伤害的遭遇,以及有些公安人员故意拖延立案,为犯罪人员提供时间空间销毁证据、串供、运作、顶罪,个别检察人员利用职权避重就轻、欺下瞒上、为犯罪人开脱减轻罪名的行为,呼吁当局依法办理此案,让行凶者伏法,为受害者伸冤。据控告书,2017年1月25日,张建、王迪华夫妇因讨要长期被拖欠的工程欠款,遭到身为当地政协委员的王英星与张振明唆使、纠集的暴徒的侮辱和殴打。20多名歹徒对他俩拳打脚踢,把两人的头摁在地上用脚踹、跺,两人被打昏死过去后再被用冷水泼醒;如此反复无数次。歹徒扒掉王迪华的衣服,威胁要强奸她,...
我们四人的名字打上了文革时代的烙印,但我们四人的命运却都与“六四”紧密联系在一起。“永不忘记,永不放弃”是我们的使命。
劳工维权人士刘少明被羁押已经两年、庭审已经1年多,但法院至今未作判决。刘少明本来身体很好,但从去年10月开始腹部隐隐作痛,今年疼痛加剧,令人担忧。 刘少明是1989年民主运动的积极参加者,近年来除参与公民围观外,还关注珠三角劳工事务,帮助工人维权。2015年5月29日晚,刘少明从广州的家中被不明身份的人带走,两周后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拘,7月14日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2016年4月15日其案在广州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未作宣判。 老民工刘少明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羁押两年,一审仍未判决 吴魁明律师 两年前的2015.5.29夜晚,刘少明被抄家带走。2016.4...
江天勇的妻子惊闻江天勇解聘两位辩护律师的声明,不相信这是江天勇的真实意思。她推定,江天勇在被指定监视居住六个月届满之时签署解聘辩护律师的声明,是酷刑之下的产物,并特此声明:家属有权聘请律师,非见到其本人确认,解聘声明无效;两位律师受家属委托,继续工作直至江天勇被释放。 江天勇是在去年11月中旬探望“709”案件被捕律师谢阳的妻子陈桂秋及陪同她与谢阳的辩护律师到长沙看守所了解谢阳的会见事宜后,于11月21日晚在上火车准备回京时失联的;12月17日中国媒体报道称,江天勇因涉嫌“非法持有国家机密文件”、冒用他人身份证以及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遭到警方逮捕。 关于江天勇被胁迫辞去辩护律师的严正声明...
2017年3月26日(2017年4月4日寄出) 在美中两国举行首脑会晤前夕,“709”大抓捕案中被捕律师李和平、王全璋、江天勇的妻子联合发出第四封致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公开信,信中列举了由于公安的不作为而导致“辱母杀人案”的发生,以及“709”案被捕律师及其家人遭受公安各种迫害的事实,指出中国公安的首要职能已经不再是保护公共安全,而是把一切官方认定的敌人打击消灭掉。她们盼望特朗普总统向中国政府提出要求,释放“709”案中被酷刑折磨的无辜的人权律师。 第四封信: 709家属致川普总统 尊敬的总统先生: 近日中国网络上沸沸扬扬在传播一个案件的判决书,所涉及的案件是一年前,...
3月31日宣判后,律师于4月6日上午第一次会见了苏昌兰。苏昌兰告诉律师,虽然她对判决有所预料,但判决后还是感到气愤难平,认为她因参与本村的万亩土地维权先失去工作,再遭判罪完全是打击报复。律师和苏昌兰交流了二审聘请辩护律师的意见,并于当日下午向佛山中院提交了上诉状和要广东省高院公开开庭审理二审的要求书。 苏昌兰的丈夫、哥哥和婆婆在她被宣判后不久即与外界失去联系,直至律师与她会见时仍然没有消息,苏昌兰对此感到非常吃惊。 判决后第一次会见苏昌兰 吴魁明 2017年4月9日 3.31宣判后,4.6上午律师第一次会见了苏昌兰。说到判决,苏昌兰虽然有所预料,但判决后还是感到气愤难平。...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