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司法公正

256 - 270 / 418
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709案”当事人李和平、王宇、包龙军、谢远东的四位律师,于1月4日和当事人的家人一起向天津市河西检察院递交了《法律监督申请书》,并到天津市河西公安分局递交了《法律意见书》。律师指出公安机关的程序严重违法,要求立即撤销案件、释放秘密羁押的全部律师和公民,并要求检察院予以监督。
关押在武汉第一看守所的维权人士 王芳 在会见律师的过程中感谢外面朋友的关心,并交给律师她亲笔写的控告信,控告看守所把传染病人放进健康监室侵害全监室人员的健康权,以及她在看守所里所遭受的非人待遇。 武汉王芳案情况通报 我昨天(2015年11月3日)上午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会见王芳。她转告:1、对外面朋友的关心表示感谢;2、一位姓陈的陌生朋友两次分别给她存了300元,共600元,和一位姓李的陌生朋友给她存了1200元,均已收到,特致谢!另,王芳亲笔写了控告信和其在 看守所里的非人待遇 —— 请看照片!刘正清律师 2015年11月4日 [[{"fid":"7424","view_mode":"...
为声援郭飞雄、于世文、709被捕者以及所有为义受迫害者,北京维权律师江天勇于5月9日绝食一天。他在“绝食声明”说,他这么做绝不是要软化、感动、撼动迫害者,而是要告诉迫害者,他坚决站在被迫害者一边,让自己和世人牢牢记住那些为所有国人争自由、尊严而受难的一大群人,并一起为他们获得自由而努力。 律师江天勇的绝食声明 本人江天勇,决定自2016年5月9日0:00至24:00止,绝食一天。这么做绝不是要软化、感动、撼动迫害者,我不会对它们抱任何、丝毫幻想。我这么做的目的有: 1、表明一种态度。我要告诉迫害者,我恐惧或不恐惧,你强大或不强大,我都不站在你这一边,我坚决站在被迫害者一边;我公开、...
接力绝食志愿者哎乌在报告中说,数天时间,已有超过1000人签名要求让郭飞雄保外就医。 哎乌说,原定7号绝食的隋牧青律师,尚在取保候审,因国保威胁,而被迫退出绝食;另有三名接力志愿者,亦被国保上门传唤;而郭飞雄的姐姐,亦在5号晚,接到了阳春监狱的电话,称她在胡闹。 绝食接力者的两项诉求是:一、为郭飞雄保外就医。二、希望曾关押郭飞雄的天河看守所和阳春监狱,公布郭飞雄的两份入狱体检报告,和他被关押期间的健康数据。 哎乌说:有消息说,5月6日早上郭飞雄的律师短暂会见了他,过程约两分钟,狱方不让郭飞雄说话。 哎乌呼吁坚持抗争,并呼吁国际社会、人权组织关注为理想舍命的郭飞雄的生命健康。 背景:...
被控“侮辱、诽谤罪”的维权律师舒向新,其代理律师蔡瑛发出消息说,舒向新在济南第二看守所因拒绝强迫劳动而被铐在通风走道处,只能一脚着地,时间长达7个多小时;其间被张性管教干部殴打五十余拳,并被禁水、禁食、禁尿。 舒向新律师在济南第二看守所被暴殴 蔡瑛律师 2016年1月4日 舒向新被打了,张姓管教干部打的,有伤,打得很厉害。打的原因就是找岔,强迫舒向新劳动干活。打了五十多拳,从早晨8:30到15:50分一直扣着,只能一脚着地,饿饭,禁水,不让拉屎拉尿,穿得很单薄。管教干部一直铐着舒律师,首先看守所里外欺骗说在提审,律师说前台没有提审记录,后来又说管教干部在谈话,不能会见。律师找看守所领导交涉,...
数名维权人士发起24小时接力绝食抗议活动,敦促中国当局立即对 郭飞雄 进行有效、合理的医治。参加第一批绝食的7名志愿者中,包括四川汶川地震后对“豆腐渣”工程展开调查、为死难学童讨还公道而入狱5年的环保维权人士谭作人以及维权律师隋牧青。绝食活动从5月4日开始,要求各志愿者在本人绝食前发布简短声明,或在绝食后撰写感言。 4 月下旬,著名维权人士郭飞雄的姐姐在微信上发出 郭飞雄健康状况严重恶化的信息 。郭飞雄因参加支持《南方周末》编辑抗议新年献辞被政治性干预遭篡改的活动,被以两项“莫须有”的罪名判刑6年,在广东省阳春监狱服刑。 救援郭飞雄接力绝食倡议书 目前,中国著名人权捍卫者郭飞雄,...
王宇律师: 你好! 在2015年7月9日之后,我们在网上看到那个最著名的视频,第一感觉是: 你怎么可以在法庭上指着法警骂他呢? 我们很渴望看到镜头切换到你所指的那个方向,看那个方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很遗憾,我们生平只进过一个法庭,就是天津市高院的行政庭。看见那个法庭前后左右不同方位有六个摄像头,据说这样的布置摄录无死角。 我们不知道你骂人的那个法庭上布置了几个摄像头,只奇怪视频上始终不显示你所指的方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在问了无数人之后,找到了在现场的律师的记录,才知道,你所指着骂人的那个方向,是四个法警把一个女人死命压在地上。 这个女人是个犯罪嫌疑人没错,但是她在被警察审讯过程中,...
任何试图用某个公权力机构的监督来取代舆论压力的做法都是不可取的,除了法官无法不予理睬从而损害审判独立外,也因为国家机构相互间的监督是可以蜕变为相互勾结、相互利用的,防止这种蜕变最终还是需要虽然相对软弱但是却无处不在的公民的监督。
刑事拘留制度是警察权力肆意扩张的保障与体现,在实践中造成了对公民基本人权侵犯与践踏的现状。该制度违反了国际人权公约的基本原则及中国现行宪法。我们应当予以关注,并呼吁废止。
维权人士 郭飞雄(杨茂东) 的妻子 张青 致信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呼吁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关注郭飞雄案,并对先后关押郭飞雄的广州市天河区看守所和广东省阳春监狱侵犯人权事件进行调查。此前,郭飞雄的姐姐 杨茂平 在微信圈发出到监狱探望郭飞雄情况的帖文,详细讲述了郭飞雄健康状况恶化的情况。 张青致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的公开信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 我是中国公民郭飞雄(本名杨茂东)的妻子张青。我今天写信强烈呼吁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关注郭飞雄这起严重的人权被侵犯案件。 郭飞雄是法律工作者和作家,是中国维权运动的领军人物之一。他多年来从事推动中国的自由民主事业的活动。他参与了多起维权活动,比如,...
一个努力推动社会进步的公民因行使宪法赋予的权利而蒙冤受难时。那么,脚踏这片大地每个人对于这不公义的审判都背负着道德的枷锁,他们像蝴蝶一样不停地扇动翅膀,为了引起社会变革的飓风
人们常说中国“有宪法无宪政”,好像现行宪法付诸实施了,就会有宪政。但是,有此种宪法文本、此种立宪机构在,中国没有宪政的可能性。基於公民承认的政治合法性,和基於暴力流氓逻辑的“枪桿子里出政权”,根本无法相容。
法治社会不可能一蹴而就,司法权威不可能朝夕确立,但每一代人都有每一代人的命运。我们这一代年轻人也许注定会成为本轮司法改革中的垫脚石,然《论语》有云“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
郭飞雄、孙德胜案审理过程中,司法部门有些是赤裸裸的违法;有些是变相剥夺律师辩护权、证人出庭作证权、公民旁听权。刑法学教科书不是说通过审判一案件来教育广大人民群众吗?如果当局对认定郭、孙有罪有信心的话,那么让更多的人去参加旁听不是教育了广大人民群众吗?何必要动用如此多的警力违法阻止公民旁听呢?!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身份的法律专家表示,此次出台的反间谍法,对间谍行为的规定模糊、宽泛和笼统,这实际上赋予国家安全机关更大的权力,在反间谍的名义下,让国家安全机关更容易打击中国国内的异议人士以及民间组织。

页面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