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China Rights Forum

廖亦武 1989年那年,武文建才19岁,是一名崇拜梵高和高更、做着画家梦的见习厨师。在目睹政府派军队进北京镇压后,他在6月5日当众谴责屠杀而被当局以“反革命宣传罪”判刑7年。武文建说,“六四精英”的文章不计其数,可谁替这些“六四暴徒”说过一句话呢? [编者注:本文摘编自廖亦武(老威)的同名作品。] 2005年5月26日下午,星期四,经朋友牵线,我在位於北京大山子的798艺术工厂内访问了出身工人阶级的画家武文建。 天气晴朗,我眼前的武某身穿火红衬衫, 显得神采飞扬。閒话了几分钟后,我们便到附近的东北餐馆开始进行采访。不用我的诱导,武某即在一片嘈杂中打开话匣子,似乎早埋下腹稿。...
胡平 在这篇对“六四”镇压与中国经济 出现“奇迹”之间的关系进行探讨 的文章中,《北京之春》杂志主编 胡平认为,因为邓小平70年代晚期 倡导的经济改革实际上是对共产党 合法性的自我否定,所以如果政府 对1989年示威中提出的政治改革的 要求作出让步的话,那将意味着中 国共产政权的终结。只有对抗议进 行镇压,邓小平才能阻止任何对党 的政权的进一步的挑战。结果是, 高压下的社会稳定和政府对经济的 强力控制,再加上人们的精神出现 真空、贪婪与物欲空前解放,这一 切造就了中国经济的“奇迹”。 今年是“六四”20周年。20 年前,中国爆发了历史上最 大规模的民主运动,然而, 中共当局却悍然出动坦克车...
王丹 在过去20年中,“六四”镇压对中国社会有什么持续影响?1989年学生民运领袖王丹认为,“六四”镇压宣告了一个政治恐怖时期的到来,它令中国人民躲避政治,因而使中国领导人得以在没有进行政治改革的情况下继续其经济改革。结果,贪腐猖獗——引发“八九”民运的一个主要原因— — 在2 0 年后继续侵蚀中国社会,并且威胁其稳定。虽然如此,但王丹对中国的未来还是持乐观的看法,他相信未来的中国将会是一个建立在繁荣、稳定、自由和社会公正上的、在国际社会中负责任的一员。 1989年发生的“六四事件”至今已经过去2 0 年了。虽然当今国内民众中有些人因害怕遭受政治迫害而不敢提及,或者已经将其淡忘,但是,...
Alim Seytoff 1989年春天东土耳其斯坦的局势紧张,但仍是有希望的。不论是维吾尔人、汉人、哈萨克人、乌兹别克人,或者是其他民族的人,大多数人都有一个感觉,就是尽管当前政治气氛紧张,但中国将会面临转变。事实上,许多人都盼望中国共产政权的结束。虽然民族不同,但维吾尔人、汉人和其他民族的人都支持北京的学生民主运动。实际上,许多维吾尔人都因其中一个著名学生领袖是维吾尔人而感到相当自豪。那名学生领袖的名字叫Orkesh Dolat,汉语名字叫“吾尔开希”。 我们在电视上看到Orkesh和其他著名的学生领袖在与前中国总理李鹏对话。这是非常奇特的一幕:...
拉萨“骚乱”与“六四”事件有什么关系?藏人如何看待1989年的民主运动和“六四”镇压?他们受到什么影响?一个民主化的中国将怎样影响汉藏关系?中国人权就上述有关问题采访了当年事件发生时在拉萨一家学术性杂志任编辑的藏人仁增。 中国人权: 1989年“六四”事件之前,当时西藏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仁增: “六四”之前,在西 藏发生了一些所谓的“ 骚 乱”事件。一个是87年、一 个是8 8 年、一个正好是8 9 年。因为这三个所谓的拉萨 “骚乱”事件规模相当大, 一次比一次更大,结果就是 1989年3月,中国政府宣布在拉萨实行全面戒 严。 中国人权: 所以说,实际上中国政府在拉萨的戒严比北京更早。...
滕彪 一个政权的合法基础是什么?在没有人民的明确认可和政治参与下,它凭什么去统治?单是改进中国人民的生活水平就能为中国共产党解决其统治正当性的问题吗?其统治又可以维持多久? 维权律师滕彪就这些问题进行了探讨,认为《零八宪章》是中国民间社会发出的一个历史性政治文本,其所代表的政治正当性内涵,是当局无法回避的。 一 现存的制度是不是道德的?权力凭什么统治?我为什么服从?这是政治学的一个核心命题,也是作为政治动物的人类不停追问的问题。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就涉及到政治正当性(legitimacy)的概念,在评价身份认同、抗议运动、制度变迁、侵犯人权等现象时往往都离不开这个概念。...
以下名单纪录因“六四”相关活动而 於2009年5月底为止仍被监禁 的在押人员。由於资料来源仅包括公开之资讯,此并非完整名单——官方从未公布在押人员名单。 1
2009年10月1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纪念日。对中国政府来说,这是一个治疗历史伤痛、促进社会和解、实现社会正义的良机。为此,中国人权促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和国家主席胡锦涛在举办国庆节庆典之际,颁布对“六四”在押人员的特赦令。 在“六四”事件已经过去20年后,当年为此入狱的学生和工人领袖、知识分子都早已获释,然而目前仍有 许多为外界所不知的“六四”参与者继续遭到监禁。他们仍在为诸如“破坏财物”或“反革命罪”服刑, 1 而后者在中国法律上早已不复存在。中国人权整理了46名“六四”入狱者名单(附后), 呼吁中国当局根据 中国《宪法》第67和80条有关特赦的规定 2 释放他们 。

页面

订阅 China Rights Forum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