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所有内容

Item 601 — 675 (5029)
在中国一党的体制下,法律没有独立的地位,那靠少数的人权律师来争取司法独立也是不可能的。如果政治体制不变的话,真正系统性的保护人权是不可能做到的。有些人说维权运动已经终结。在我看来,反抗仍在持续,而抗争的人还在坚持,但并不难乐观。
特区目前正处于十字路口上,领导人如今应已意识到高压手段在特区根本行不通,一味加强打压特区的力度,也不可能令港人屈服。而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要尽快推行民主政制,并立刻停止干预特区事务,真正落实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否则,强硬实行一国一制,香港肯定完蛋!
如果说太阳花的变天,是民进党取代国民党执政,那么未来的变天,就是台湾年轻人要与中国代理人彻底切割。太阳花是台湾年轻人拒绝服贸协议,拒敌于国门之外;这次则是要在台湾内部清除中共的第五纵队,确保台湾内部的安全。因此这次的再起实际上就是进一步的再醒。
人权律师作为自由、民主、秩序、法治等普世价值的坚定捍卫者,我们将坦然面对执政当局的打压、迫害、囚禁甚至判刑,我们坚信,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肆意践踏法治和侵犯人权的沉渣余孽必定会退出历史的舞台。
恐怖的日子从2015年7月9日到今天整整四周年。四年了,我们的心仍在痛!前面的路还有多远?我们无法预测,但我们会互相扶持、一起走向这条艰难的路!
维权的道路虽然非常艰难,但是,我从来都没打算放弃!对一个人的不公就是对所有人的不公,我会坚持下去。我祈祷余文生律师不要遭到酷刑;要求中国司法机关立即无罪释放余文生。
中美之争和文明有什么关系呢?首先要看怎样定义文明。中共的统治带有所谓的东方色彩,表现在社会现实之中,就是制度之间的冲突。在这个问题上,共产党比西方的学者政客更明白,他们始终如一的口号就是:美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
习与特在贸易谈判上闹僵,特与金正恩在无核问题上不欢而散,习想借和朝鲜的关系打通美朝龃龉,向特朗普献礼,并增加自己和特贸易谈判的筹码。习想借此向特朗普表示,中国在美中朝关系中依然是一个不可或缺的一方。“围魏救赵”的策略为习自己暂时解了围。
美国方面通过贸易战的最大收获之一,就是对中国的内情,尤其是对中共,包括对习近平的弱点,有了前所未有的了解。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最容易犯的错误,或者说最危险的错误,就是“追穷寇”。特朗普目前对付中国的基本方针之解读,就是“穷寇勿追”。
中美贸易战背后的较量,其实正是人类走向21世纪的“不得妄议”治国与“批判精神”立国的国家精神之战。这才是中美贸易战的终极问题。美国的强大,是与他们的人民敢于开诚布公地批判政府,和政府勇于开诚布公地容纳批判分不开。美国的国家精神是其科技创新成果的取之不竭的源泉。
反送中抗争是雨伞运动的延续,若无民主,法制与自由随时可能不保,两场逆权运动的不同之处在于抗争者的价值交集,伞运是向前争取真普选,五年后的反送中则是坚守自由与法制的背水一战。自由从来就不是理所当然,公民须在必要时站出来争取与捍卫,成功不是终结,失败不是终结,唯有勇气才是永恒。
香港人做事情有自己的原则和章法,只要在这个章法内大家都客客气气的,一旦越过这个章法就比较抓狂。我虽然没在香港念过书也没在香港生活过,但就我有限的了解来看,放眼整个中国甚至华人社会,如果连香港人都没有格局那还有谁更有格局呢?
鲍伯的伟大不仅仅是他有清醒超前和卓越的人权及领导意识,更为卓立于群的是他紧紧抓住行动的枢纽,使人权意识成为切实有力的人权行动。我作为尚活于世的人权工作者的心愿之一,就是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能够告慰鲍伯在天堂的英灵:他致力于改变的中国大陆人权状况,已经展现隧道尽头的光亮了。
我们几十万逃到香港来的大陆饥民感恩香港民众当年的慷慨救助,华山每天集结有上万人。他们衣衫褴褛,躲在灌木丛林中,饥饿难耐,孩子们哭叫,嗷嗷待哺,失散者呼儿唤女,响彻山野,甚是凄厉!香港市民成群结队,送水送食品,送衣送药,处处是扶危济困的感人场景。
中国撕毁曾经做出承诺,试图将中国实行的制度移植到香港,自由民主阵营的国际社会对此进行批评和谴责理所当然。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这个基本的道理对有常识的人而言是如此的一目了然。但是,对于已经习惯于靠暴力来压制不同声音的极权政府来说,他们也许永远不会懂得这个道理!
民族问题变成种族问题,从政治压迫变成民族压迫,是最危险的变化。如果是政治压迫,只要政治改变,压迫就可以解除,各民族还可以一起建设新的共同体。而若认为压迫是来自汉民族,政治的改变就不能根本解决问题,只有民族独立才能解除压迫。其实这才是新疆的主要危险。
比较优势是推动全球化的一个动因。全球化的另一个动因就是规模报酬递增。而良性还是恶性的全球化取决于穷尽这种规模报酬递增的途径。正是二次大战前一些大国的做法,使全球化走上血腥的弯路。大家知道,西方一些强国当年推行过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种族主义,酿成巨大的悲剧。
这是香港人的家,无论我们在六月经历多少苦痛、争取到多少成果,这都是香港人用血与汗抵抗而来。我们团结,我们永不低头,我们互相帮助。但无论有多累、有多辛酸,我们不会放弃的,是吗?
我不鼓励自杀,不想把牺牲浪漫化,所以我也不支持这次冲击。但请容许我在此恳请呼吁:在谴责这次冲击前,请先问一问你自己:你会谴责一个想自杀的人吗?还是你会问一问,是什么把他推到如此境地?又有谁本来可阻止绝望却不为所动?若要谴责,请先谴责这些制造绝望的人,可以吗?
全璋站起身,我们也站起身。孩子把手贴在玻璃上,全璋表情木木地也把手在玻璃窗上放了一下,然后转身,走了。十几米的路,我看着他的背影,眼泪又流了出来:四年了,他竟然像编好程序的呆滞的木头人,连回头看我们母子一眼都没有。
作为最早代理高度敏感的法轮功案件的人权律师之一,王全璋的正直、勇敢、热情和智慧人所共知。让这样一位律师成为一个冷漠、麻木、声称监狱很好、责怪妻子抗争的人,中国当局向全世界展示了自己的凶残。正如建政七十年来反复呈现的那样,他们不满足于消灭异议者的肉体,还要改造他们的灵魂。
无需讳言,在中国自由派中有一种对中国政治文化绝望的强烈意识,而在中国守旧派中,则普遍存在一种对中国专制文化的宿命意识。两种意识合流,极大地压抑了中国青年一代的反抗意志和建构一种能与传统衔接的自由秩序之想像力。此次香港“反送中”胜利之一大启示,就是中国有机会从上述文化陷阱中走出来。
中国人权 致信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敦促她公开、强烈、明确地表态支持香港民众的呼声:要求完全撤回引渡法修订案。该修订案引发了最近几周在香港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抗议活动。(信件全文附后) “来自社会各阶层的香港普通公民,对一个威胁世界各国政府的强权大声发出反对声音,表现了他们的勇气,也鼓舞着我们所有人”, 中国人权 执行主任谭竞嫦在信中写道。 香港政府于今年2月提出引渡条例修订案,如获通过,将会导致居住在香港或经过香港的人士被引渡到中国大陆,而中国大陆的司法体系缺乏独立性,犯罪嫌疑人得不到正当程序的保护。 香港这次去中心化的大规模抗议活动,得到包括商业、法律、...
所有你的厄运,都源自你2017年向共产鼻祖宣誓!那以后,中国朝野所有派系,包括商贾、文人再没一家看好你,原本肯定你个人修为的也都反了水。官心民心尽失,造成大好形势急转直下,你也只有自己承担。
香港的例子表明,极权之下不可能存在真正自由的政治特区。但香港不是悲剧,而是希望。他们说,生于乱世,有种责任。他们说,今天不站出来,明天站不出来。香港人已经展示了震撼人心的勇气和力量,他们仍在抗争,他们仍将持续战斗。
关于“投降派”的说法源于新华社的一篇文章“让‘投降论’成为过街老鼠”。首次提出的可能是中国高层,可能是习在中共常委里的铁杆支持者。习近平临阵退缩,推翻协议,拍胸脯说“所有后果由我一人负责”。这就是现在美中僵局的起源。
香港人民的胜利第一是香港人民的坚持,第二是美国态度的明确,第三也是最后的关键,就是党内不同派系的反对,促成了最终对香港人民的妥协。香港人民的胜利,使得全世界人民回味无穷:共产党不像它声称的那么强大,只要众志成城团结一致坚持下去,就会看到共产党的真面目。
北京对贸易谈判的全盘反悔,如果坚守“底线思维”死硬不退,会有甚么结果呢?尽管中共口水战时掷地有声地宣称“不惜一切代价”要怎么样怎么样,这些代价当然是转嫁给老百姓,但经济冰河期和政治大动荡会随之而来,中共政权的合法性也不可避免地成为了“代价”之一。
由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和汤姆∙兰托斯人权委员会主持
6月16日将成为香港历史上的一个伟大纪念日。 6·16不仅是香港的纪念日,由于它将引发中国内地的变革,也是全中国人民的伟大纪念日。 6·16大游行保卫香港司法独立,可以称为「司法独立日」。 6月16日前一天,香港出现了一个新时代的陈天华,这就是在香港太古广场高处平台,挂出「反送中」标语的穿黄衣的男子。陈天华是大清王朝末期,以通俗的文体写《警世钟》、《猛回头》、《狮子吼》、投海殉难的人,而香港黄衣人是红色王朝末期,在广场高处挂出写有「反送中 No EXTRADITION TO CHINA」以及「全面撤回送中,我们不是暴动,释放学生伤者,林郑下台,Help HONG KONG」...
面对香港的大变局,更着急的是中共。除了官方强硬表态之外,他们必然会利用中国民运加强对“敌人”的渗透。北京在找不到现在运动的领导者以后,一定要打入本土派内部寻找,然后施加影响力。这是本土派年轻人必须警觉的。
与三十年前相比,中国执政者的构成、香港的特殊国际地位、中美贸易战的大背景等等都发挥了作用,但是有一点绝对不应该被人们忽略:香港人的勇敢和坚持绝对是这场胜利不可替代的关键因素。通过顽强抗争捍卫自己的权利,大陆的中国人在这一点上应该向香港人学习。
我最想实现的愿望就是把权力关进笼子里面。先人有说:“苛政猛于虎”,任何一种苛政都会害人。“驯兽”是一种行业,是一种新兴行业。我坐牢就当是在休息,即使被他们杀害,我也觉得比起“六四”的死难者而言,我已经多活了这么多年,该做的做了,该说的也说了。
习近平和中共当权者之所以被迫做出了重大退让,绝不是因为他们突然良心发现,而是香港人民在整个自由世界支持下进行的这场“反送中”斗争,颠覆或者动摇了中共当权者关于香港问题的一些重要预设,迫使他们不得不放弃原来不惜“动武”和摊牌的“香港预案”。
香港这次反中国霸权的意义,远远尚未显示出来。一个显见的效应,便是“一国两制”彻底破产,而中共拿不出任何替代方案,除非它改制。这个破局,将引发中共三十年来推行的“大一统”战略的毁损,其后果也必定逐渐会在新疆、西藏渐渐显露出来。
对习近平而言,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失控也可能挑战他的政权安全。他现在面临的挑战与威胁既有来自左边的可能失控的中国民族主义情绪,也有来自右边的迫使其做重大改变的特朗普政府。这两边哪个孰轻孰重?哪个更具威胁性?对习来说,恐怕很难取舍。
对北京来说要编织一个符合即将通过的香港引渡修正案的指控是多么容易,想想前党总书记赵紫阳,在没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被拘留了16年!许多人因虚假指控被拘留,想想著名异议艺术家艾未未,他表面上是以税务罪名被拘留的!
“六四”给中国留下了不可愈合的伤痕﹐也给千万个家庭造成了永久的悲剧。我所经历的伤痛﹐正是无数个家庭悲剧中的一幕。在纪念“六四”三十周年的今天﹐我要把此曲献给为自由中国捐躯的先烈﹐献给为正义与自由而付出了个人代价的志士仁人﹐献给那些在三十年前经历了丧子丧夫之痛的“天安门母亲”。
我坚信这首诗会作为永恒的证词,载入六四大屠杀之后的中国文学史。可作为流亡者,我的坚持并没有帮助他走出监狱。后来,更致命的灾难像李必丰诗中的雪,覆盖了全中国。更多的朋友进去了,仅仅故乡四川,就有刘贤斌、黄琦、陈卫、陈兵等等。
香港政府是导致暴力行为出现和升级的主要推手。如果自由世界继续纵容,人类将会被迫面对一个比希特勒法西斯更邪恶、更有控制技巧的政权,那将是全人类的的灾难。香港的绝大多数人已经丢掉了对中国政府的幻想,他们在进行捍卫自由、法治的最后决战,这个决战不仅在街头,更在人们的心头!
香港的抗争再次告诉世人:自由不是免费的。习近平在中共党内,既无邓参与中共建政之勋,又无倡导改革之功,更无邓之魄力与手腕,在国际自由港香港弄出一场六四事件,加上如今外忧内患,实在难以镇住。
这是一场持久战。我对政权不抱希望,但是对香港民众怀有希望。我相信,当100万甚至三分之一的香港市民加入这场抗争,政府就无法视而不见。我们正在期待一个奇迹,将不可能变为可能。民众这次更多是自发行动,靠自己显示出民众的力量。香港人变得更为投入,愿意做出更多牺牲,我们民众的声音开始让政权感到惧怕。
最重要的是,香港人反对“送中条例”所表达的是对大陆司法制度的不信任,香港官员在修改“送中条例”中的表现,更是让香港人愤怒。从习近平到最高人民法院的院长周强,早已公开反对司法独立,要向“司法独立亮剑”,而李家超公开说大陆的司法独立在世界是表现好的。这不是帮到忙吗?怎能不引起众怒?
香港民众在雨伞运动的挫败后,本来已经非常绝望,但经过这次抗争,民心士气大涨,未来抗争的力道会更强;台湾的民进党本来已经输掉半壁江山,但是现在重新获得选民支持。这一切,其实都是习近平和中共自己导致的。真正应当下台的,显然是习和中共。
修例的失败充分表明了北京在香港所面临的核心困境。北京希望对香港保持全部控制权,不允许在这片半自治的领土上实行全面的民主。由于没有民主,接连几届香港政府都因低估或忽视公众的担忧而陷入政治危机,年轻人可能会产生这样一种印象:暴力抗议是阻止不受欢迎的政策举措的唯一途径。
这次港人百万人游行集会,是中共始料不及的,根本没有想到正是这个不起眼的《条例》,港人掀起轩然大波,让中共阴沟里翻了船,震撼世界,大大的激励了国内民众的反抗。港人的胜利让中国民众看到希望,看到榜样。港人的胜利证明了一个道理:一千人示威中共不放在眼里,一万人示威他会暴力驱逐,十万人示威他会手忙脚下乱,一百万人示威他会疲于奔命,一千万人示威他会与你谈判。一亿人示威政权就崩溃了。
川普对中共发动贸易战,所图的是中共的“钱”,然而当前情势则已演变成国会的两党更狠百倍,他们是要将匕首直接插进中共心脏,这回要的是中共的命。这显示美国朝野已经形成更大共识,要将“打中共”的层次提高到“人权战”。
6月14日晚,香港中环遮打花园举行了“香港妈妈反送中集气大会”,现场聚集了六千多位父母,反对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前天公开提出的“妈妈论”,他们喊出“我要年轻人同行”、“爱护下一代”、“不要开枪”、“孩子 你不是暴徒”的口号,力挺香港年轻人。 香港中文大学教授蔡玉萍代表宣读声明,指警方粗暴攻击和平示威的年轻人,令妈妈心碎,她比喻这群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母亲,有点像天安门母亲,但不希望子女的下场和当年的学生一样。
香港百余万人走上街头反对“送中”恶法,是习近平陷入空前危机的一个最新发展,不仅给习近平的危机带来新的变数,而且令香港成为外界观察中共高层权力博弈和美中博弈更加重要的窗口。
这个既无德又无才的小学生根本就没有能力应付今天这样复杂局面和严峻的挑战。这个小学生只要在位一天,中国就走下坡一天。他在位的时间越长,问题就越多、越严重。中国有很多问题,“一尊”是所有问题中最大的问题!
拼命反抗、尽力保护,这正正出于你们爱香港的心。香港的年轻人,你们值得拥有更好的成长地方,你们并不是特首口中任性的孩子,更不是暴徒。而她也绝不是她口中的所谓「母亲」。我希望以一位母亲的身份向香港的年轻人说一声「谢谢」。
现在中共的魔手直接伸到了香港人自己的切身利害上来了。香港人终于觉醒了,知道自己习惯的有法律保证的生活即将结束。专制暴政即将突破边界,降临到自己的头顶。这个专政会渗入到人们生活的所有方面,无所不包。
中共在2016至2017年,雷厉风行打击了一整个世代的政治权利,将他们进入体制改革香港的希望掐碎。《引渡条例》除了侵害香港人不受恐惧的自由,也极可能改变国际对香港的处理,即影响香港的经济格局,这些都触发了一般阶层的年轻人的强烈焦虑,他们还要在香港渡过漫漫长夜,这是他们的切身问题。
港人有“不自由毋宁死”的意志。港人到了最后一搏的时候了,国际社会也是救港人于水火的最后时刻。香港如果全面沦陷,那是民主自由的沦陷。救救香港!
自香港回归以后,在一国两制的框架下,港人不仅争取民主寸功未竟,就连原来享有的出版自由与言论自由也渐渐失去。台湾情况不同,是一个独立政治实体,有自己的外交、军事体系,只要中共不使用武力犯台,台湾人民有各种方式保护台湾的民主制度。
我们,8964参与者、亲历者、见证者、幸存者和国际支持者,在自由世界首都庄严集会,共同发表《中国8964三十周年纪念华盛顿宣言》。参与8964,是我们人生莫大的幸运和至高的荣耀。今天,我们以手抚膺,指天临地,道出我们郁积30年的心声。
我和其他抗争者为当日公民抗命而身系狱中,但我们没有因此忘记自己对和平、非暴力的直接行动的信念。送中恶法一旦通过,香港倒退的程度定必比现时更坏。非暴力直接行动,绝对不能保证拉倒恶法,但可以鼓励士气,继而增加民间的议价筹码,为运动创造更多空间。
三十年转眼过去,但对于香港人,中共当年以军队血腥铲平一场民主运动确是忘也忘不了。历史过去了却并未成空,悲壮的民运已走出1989年的历史原点。三十年来,香港人不但从不间断为六四努力不懈守住真相,更活出那年那月那地那些热爱自由民主者的诚心挚意。
6月9日,百万港人大游行,“撑自由,反恶法”,气壮山河。“送中条例”是要修补一个所谓“漏洞”,这其实是当年设计香港“一国两制”时特意留下的一道“防火墙”。它是将香港法治与大陆法制隔绝开来的一个制度安排,体现“一国两制”的精神。将这一制度安排贬为“漏洞”,显示出今日中共、港府别有用心
六四民主运动三十年后的今天,中国大陆已经沦为有史以来最严酷的极权国家,并运用种种最新科技来摧毁人民的言论与行动的自由。对于源远流长的文明中国和中国人而言,这是一个不能容忍的奇耻大辱。我们今天纪念六四,便是为了彻底消灭这一耻辱。
六四过去已经30年了,「六四」还没有成为历史。六四大屠杀的后果,不仅使共产党丧失了人民的信任,而且在人民心中普遍种下了废除一党专政、实行民主,改变中国政治制度的种子。
岁月匆匆,自1978年与明湖在崇文机修分手后再也没有见过他,也不知道他的信息。没想到多年后再听到他的消息时,他已经于25年前在天安门前的长安街上洒下了鲜血并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他为正义而献身,他走的如此匆忙,他又走的如此坚强。
六·四的血腥寒了学子们的心,洗亮了学子们的眼睛。一个其太上皇声称要将民众“杀他二十万”来换取“安定二十年”的无能政府,再也激不起我们的报效热情。好几位大学同学都认定若有能力就留在美国工作生活。一年多后,孩儿诞生,我们的人生轨迹也就此改变了。
这些伤员大部分是小腿中弹的,小部分是大腿中弹的,后来的统计共有十八个伤员,经过X光照片发现大部分是粉碎性骨折,而且三分之二是开花弹,子弹碎片实在太多了,几十上百片,根本无法取出,只好进行清创处理。
“六四”的枪声打碎了人们对中共能够顺应民意推进政治改革的热切期望。赵紫阳的下台和对这次运动的严厉镇压,标志着刚刚起步的政治改革毁于一旦。屠杀翌日,芝加哥爆发了规模空前的中国学生大游行。我的一个朋友突然振臂高呼,退出中国共产党,没想到竟有几十人响应,当下成立了一个退党委员会。
北京的六月四日晚,电台已没有正常广播。午夜开始,中央广播电台干脆放起了《国际歌》。我两眼含着泪,大声跟着唱了很久。那一天是我的生日。从那以后,我决定不再过我自己的生日。一九八九年六月(三)四日应该是国殇日。
最初,这项营救内地民运人士的计划一直被称为“地下通道”。司徒华的解释来自曹植的一首诗《野田黄雀行》。这首诗讲一只黄雀,被人捉去,但一个少年救了他,最后两句是“拔剑捎罗网,黄雀得飞飞,飞飞摩苍天,来下谢少年”。
魏凤和以国防部长身份在国际会议上的发言,毫无疑问来自官方授意。这番发言表明中国已经完全放弃与国际接轨、改变自身适应国际主流的方针,人权、民主这类话语对其不再有任何约束力。中国已经再度跌入黑暗时代,这种黑暗不仅会吞噬中国人,还危及时刻处在大陆威胁下的台湾。
中国再怎么经济改革,再怎么经济发达,你不讲真话,你不让老百姓知道真相,你仍然不是一个文明社会,仍然还是一个愚昧的社会。你这么个国家,再弄得冠冕堂皇,房子再造得漂亮,吃的东西再好,但是大家都不能讲真话,那是什么人。没有说话的自由,永远进入不了文明社会的行列。
对今日的中国威胁,老布什是难辞其咎第一人。当年老布什对中共,尤其是对邓小平的残暴罪行太姑息了,这个道义上的重大错误是很难为之辩护的。因为邓小平做的太过分了,以至苏联和东欧的共产政权都为之蒙羞,成为冷战意外终结的重要因素。
习近平肯定六四屠杀,也继承了当年邓小平屠杀人民的罪恶,习近平要打通中共建政的前后三十年,也打通了前后三十年的罪恶。为此所有的罪恶都由他来承担,一个也不能少。由此,习近平将以中共建设政以来最为罪大恶极者,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今年是89年“六四”屠城惨案三十周年。这对我们难属群体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一年。三十年了,我们期望来自于政府有诚意的就屠城惨案的道歉,至今未果。“六四”惨案是我们每个人心中永远的伤痕。我想,通过我们的共同努力,“六四”惨案终将会在中国得到公道、公平正义的那一天。
我们记住六四,是因为它让我们看清了中国共产党的本质。在那会儿,这个党所有的外衣脱落在地,毫无隐藏。没有任何书籍、电影或者博物馆,能够让人看得如此清晰。我们记住六四,是因为六四是五分之一世界的历史转折点。是一个朝向可怕的方向的转折。
所谓中国模式,所谓中国奇迹,就是建立在六四屠杀的基础之上的。正因为中国的经济改革无非是权势者在专制铁腕的保护下的公开抢劫,这样的改革越深入,权势者越不愿、也越不敢实行政治改革。它必定会对人权、民主和正义等价值更加蔑视与敌视,对人类的自由与和平构成更大的威胁。
中国当局一直将“六四”研究视为禁区,导致研究“六四”历史举步维艰。吴仁华说,他希望为“八九民运”和“六四屠杀”留下完整的历史档案,让日后人们再回顾反思时有迹可寻。“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它必须有历史的记忆,一个没有历史记忆的民族它是悲哀的民族。”

页面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