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司法公正

维权人士袁小华、黄文勋、袁奉初、陈剑雄不仅被非法关押了两年多,其间还遭受虐待,作者撰文为他们呼吁。 袁小华、黄文勋、袁奉初、陈剑雄被非法关押了两年零四个月 贾榀 今日受朋友之托,来到赤壁市看守所,给四位在押的民运人士袁小华、黄文勋、袁奉初、陈剑雄每人存了五百块生活费。袁小华湖南益阳人,大学毕业后成为一名中学教师,后停薪留职到广东发展,几年前开始参与民主维权运动,对广州的同城街头活动发挥了积极的推动作用,黄文勋90后广东惠州人,2011年开始在广州深圳等地开展街头活动,极其坚强勇敢,百折不挠!袁奉初和陈剑雄都是湖北赤壁人,2012年开始活动,在广州南周事件中积极参与抗争,多次上街拉横幅宣传民主...
(唐荆陵会见状况)9月1日葛永喜律师到广州第一看守所会见唐荆陵,将圣经经文读给唐荆陵听,唐荆陵一直希望有本圣经看,但所方与国保一直不同意。从去年到今年大家邮寄和送的书、寄的信都被一看扣压和退回。在被关押期间,唐的母亲去世,当局丧失人性没有让唐荆陵去看母亲最后一面及奔丧。唐荆陵、袁新亭(袁朝阳)、王清营三人1年3个月没有放风,他们被迫参加劳动、晚上被迫加值夜班。他们分别被关在一个二十平米20一30人的监房内,长期营养不足、生活条件很差,三人关押期间生病得不到医治、被同室和管教变相欺侮,被带手铐、脚铐、定铐,受到非人折磨。这一切由看守所与国宝授意。他们三人在肉体上、精神上倍受折磨。...
包龙军被指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其律师陈永福于8月31日收到自称为天津市公安局的电话,向律师调查了解相关情况。陈律师在答复中指出:如果警方滥定罪名,而又查明没有相关犯罪事实,作为一件引起国内外广泛关注的人权案件,天津警方最后将彻底无法收场。 关于包龙军案的情况最新通报 今天(8月31日)早上9点,一个18202543929的号码来电,告知其为天津市公安局,收到天津市检察院转办的法律监督函,向陈永福律师调查了解相关情况。 该人询问和了解了律师发函时间,律师是否知道具体承办机关,律师如何知道归天津警方管辖,包龙军是否和案件有关,是否属于北京锋锐律所人员,警方是否和家属接触,...
维权律师王全璋于7月10日“被失踪”,8月10日,李仲伟律师第三次到天津河西区看守所,和王全璋的妻儿一起寻找王全璋;在经过多番要求和争取后,终于得知王全璋已于8月4日被以涉嫌寻衅滋事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两个罪名刑事拘留,但却被拒绝会见王全璋。 王全璋律师被控涉嫌寻衅和煽颠 ——8月10日约见王全璋案办案人员碎记 王全璋,一个在北京执业的山东籍律师,多次跟我讲:做人权案件的律师,不能有任何不良嗜好,不能抽烟,不能喝酒,不能去娱乐场所。我虽认为有道理,但因抽烟没戒掉,表面上我还是不以为然,但他这话我记在心里了。 7.10后,王全璋失踪,为了找他,我曾两次到天津公安局河西分局和河西看守所,但都无音信...
8月24日,距包龙军在首都机场与家人朋友失联第44天,律师几经查询后终于在天津市河西区公安分局预审支队获知:包龙军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和寻衅滋事罪已被在指定地点监视居住;但接待律师的警官拒绝介绍包龙军涉案犯罪事实。律师严正指出办案机关在长达40多天时间里,没有依法通知包龙军家属,严重违反法律规定;警官向有关部门询问后回复说,已于7月13日向包龙军家属包玺寄送通知,但拒绝披露有关寄送细节。 包龙军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和“寻衅滋事”罪监视居住 家属未收到通知 8月24日,距包龙军在首都机场与家人朋友失联第44天,黄汉中、陈永福律师赶赴天津。 此前,从媒体报道得知,...
维权律师王宇的丈夫包龙军于2015年7月9日在送儿子到机场准备去澳洲留学时被天津警察带走,至今无音讯。2015年8月24日上午,陈永福、黄汉中两位律师前往天津市河西区看守所要求会见包龙军,接待警官查询后先问律师怎么知道人关在这里,然后却又说查无此人。 律师要求会见包龙军,看守所称“查无此人” 今天(2015.08.24)上午陈永福和黄汉中两位律师,从北京赶赴天津前往天津市河西区看守所会见包龙军,天津郑建慧大姐和河南一位大姐到车站接站并陪同。 在抵达看守所后,两位律师直接到看守所接待窗口递交手续,提出要求会见包龙军。 接待警官查询后先问律师怎么知道人关在这里,然后答复说查无此人,...
刘正清律师:【刘远东案情况通报】本律师与天河看守所预约2015年8月20日(星期四)下午会见刘远东。我按时去该所办理会见手续,此次却与往常及别的律师办理会见不一样——值班员打开电脑一看就要打电话请示。我猜测最近象刘远东这样的所谓“敏感人物”上面是有交待的,他们肯定是受到了“特别的关注”。只要能让我正常会见,这也罢了!然而正式会见刘远东时,我象往常一样拟将其妻儿的生活照让他看,一拿出来,值班辅警嗅觉特别灵敏如狗闻屎般的兴奋,尖叫:“不许看相片”!隔着铁丝网的4、5警察似乎早有准备即刻扑向刘远东。不停地刁难刘远东,为了让会见顺利进行我息事宁人就将相片收起来。然而众奴才仍不罢休,...
转自吴魁明律师微信朋友圈 【刘正清通报隋牧青案情况】隋牧青律师于2015年7月10日23:40,被广州番禺区南村派出所以寻衅滋事名义带走。第二天即改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而被告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具体在何处尚不知)。隋被抓之前曾在我处留有几份刑事授权委托书,嘱我他一旦被抓就要我作其代理律师,其被抓后我恰好在珠海为“华藏宗门”案整整开庭一个月,庭审结束后其妻仍希望我代理此案。于2015年8月13日(星期四)签署委托书给我申请会见。当天我持隋妻委托书及家属关系证明到广州市公安局值班室要求会见,该值班警察电话请示有关部门之后便要我到该局信访室办理。我到信访室说明来意之后,...
8月11日余文生向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区政府、监察局、检察院发出控告函,要求调查追究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对余文生虐待及变相酷刑的行为和责任。 控告函 控告人:余文生 被控告人: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 控告请求:依法调查追究被控告人对控告人虐待及变相酷刑的行为及责任 事实和理由: 2015年8月6日夜23点多,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八角派出所十余人(其中两人穿警服)撬锁破门闯入余文生家中以寻衅滋事为由刑事拘传了余文生,无任何法律文书的情况下搜查了余文生的家,并扣押了电脑等物品(已退回)。 余文生在被拘传的24小时期间,始终戴着手铐(其中前10个小时是背铐),固定坐在铁椅子上,...
昨晚收到儿子的短信:妈妈,何时来呢?我答应去接他,因为春富律师出事,就又被耽搁了。我的眼泪不争气的流出来。我一时还不能回这个短信,因为我解释过太多次了。如果这个孩子的父亲真的杀了人,贩了毒,放了火,我可以坦然对儿子讲,父亲做错了事,我们因为爱,和他一起站立。无论他怎样,我们接纳他。 现在的问题是,他的父亲要求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赋予的律师阅卷权,他的父亲要求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赋予人的在刑事侦查阶段的不受刑讯逼供的权利,而被公安机关带走,现在连涉嫌罪名都未告知的情况下,家人备受煎熬的情况下,我告诉儿子的却是,不要以恶报恶,要以善胜恶。 难道不是吗?和平终究会出来,不是吗?春富终究也会出来,不是吗...

页面

订阅 司法公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