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司法公正

8月24日,距包龙军在首都机场与家人朋友失联第44天,律师几经查询后终于在天津市河西区公安分局预审支队获知:包龙军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和寻衅滋事罪已被在指定地点监视居住;但接待律师的警官拒绝介绍包龙军涉案犯罪事实。律师严正指出办案机关在长达40多天时间里,没有依法通知包龙军家属,严重违反法律规定;警官向有关部门询问后回复说,已于7月13日向包龙军家属包玺寄送通知,但拒绝披露有关寄送细节。 包龙军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和“寻衅滋事”罪监视居住 家属未收到通知 8月24日,距包龙军在首都机场与家人朋友失联第44天,黄汉中、陈永福律师赶赴天津。 此前,从媒体报道得知,...
维权律师王宇的丈夫包龙军于2015年7月9日在送儿子到机场准备去澳洲留学时被天津警察带走,至今无音讯。2015年8月24日上午,陈永福、黄汉中两位律师前往天津市河西区看守所要求会见包龙军,接待警官查询后先问律师怎么知道人关在这里,然后却又说查无此人。 律师要求会见包龙军,看守所称“查无此人” 今天(2015.08.24)上午陈永福和黄汉中两位律师,从北京赶赴天津前往天津市河西区看守所会见包龙军,天津郑建慧大姐和河南一位大姐到车站接站并陪同。 在抵达看守所后,两位律师直接到看守所接待窗口递交手续,提出要求会见包龙军。 接待警官查询后先问律师怎么知道人关在这里,然后答复说查无此人,...
刘正清律师:【刘远东案情况通报】本律师与天河看守所预约2015年8月20日(星期四)下午会见刘远东。我按时去该所办理会见手续,此次却与往常及别的律师办理会见不一样——值班员打开电脑一看就要打电话请示。我猜测最近象刘远东这样的所谓“敏感人物”上面是有交待的,他们肯定是受到了“特别的关注”。只要能让我正常会见,这也罢了!然而正式会见刘远东时,我象往常一样拟将其妻儿的生活照让他看,一拿出来,值班辅警嗅觉特别灵敏如狗闻屎般的兴奋,尖叫:“不许看相片”!隔着铁丝网的4、5警察似乎早有准备即刻扑向刘远东。不停地刁难刘远东,为了让会见顺利进行我息事宁人就将相片收起来。然而众奴才仍不罢休,...
转自吴魁明律师微信朋友圈 【刘正清通报隋牧青案情况】隋牧青律师于2015年7月10日23:40,被广州番禺区南村派出所以寻衅滋事名义带走。第二天即改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而被告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具体在何处尚不知)。隋被抓之前曾在我处留有几份刑事授权委托书,嘱我他一旦被抓就要我作其代理律师,其被抓后我恰好在珠海为“华藏宗门”案整整开庭一个月,庭审结束后其妻仍希望我代理此案。于2015年8月13日(星期四)签署委托书给我申请会见。当天我持隋妻委托书及家属关系证明到广州市公安局值班室要求会见,该值班警察电话请示有关部门之后便要我到该局信访室办理。我到信访室说明来意之后,...
8月11日余文生向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区政府、监察局、检察院发出控告函,要求调查追究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对余文生虐待及变相酷刑的行为和责任。 控告函 控告人:余文生 被控告人: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 控告请求:依法调查追究被控告人对控告人虐待及变相酷刑的行为及责任 事实和理由: 2015年8月6日夜23点多,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八角派出所十余人(其中两人穿警服)撬锁破门闯入余文生家中以寻衅滋事为由刑事拘传了余文生,无任何法律文书的情况下搜查了余文生的家,并扣押了电脑等物品(已退回)。 余文生在被拘传的24小时期间,始终戴着手铐(其中前10个小时是背铐),固定坐在铁椅子上,...
昨晚收到儿子的短信:妈妈,何时来呢?我答应去接他,因为春富律师出事,就又被耽搁了。我的眼泪不争气的流出来。我一时还不能回这个短信,因为我解释过太多次了。如果这个孩子的父亲真的杀了人,贩了毒,放了火,我可以坦然对儿子讲,父亲做错了事,我们因为爱,和他一起站立。无论他怎样,我们接纳他。 现在的问题是,他的父亲要求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赋予的律师阅卷权,他的父亲要求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赋予人的在刑事侦查阶段的不受刑讯逼供的权利,而被公安机关带走,现在连涉嫌罪名都未告知的情况下,家人备受煎熬的情况下,我告诉儿子的却是,不要以恶报恶,要以善胜恶。 难道不是吗?和平终究会出来,不是吗?春富终究也会出来,不是吗...
2015年7月31日—8月4日 7月31日,一些律师、被害律师亲属及其他公民在网上发出致中央纪检委、最高检察院的控告信并征集签名,要求依法追究公安部数百警察对全国200多位律师和公民涉嫌严重滥用职权、玩忽职守、诽谤、徇私枉法罪的刑事责任。截至8月4日9时,该控告信获得200人联署,并于当日16时前以特快专递寄送中央纪检委书记王岐山、最高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全国人大委员长张德江、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次日查询该信已送达。 请求依法追究公安部数百警察对全国 200 多位律师和公民 涉嫌严重滥用职权、玩忽职守、诽谤、徇私枉法罪刑事责任 控告人 中国部分律师、被害律师亲属、公民,...
( 博讯首发 ) 余文生律师致函最高检察院,请求依法追究公安部及其所属下级厅局和相关人员大规模抓捕恐吓律师、公民,“未审先判”等违法乱政及反人类行为。控告函说,自2015年7月9日王宇律师被警方抓捕失踪开始,当局数日内对百余名律师、数百名公民采取约谈、传唤、恐吓、警告、抓捕等行动,并不通知被关押人的家属,还在官方媒体上大肆攻击被捕律师及公民,让他们“自证其罪”,在全国制造恐怖气氛。 致最高检察院控告函 控告人:余文生,男,1967年11月11日出生,律师,北京市人,电话 13910033651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政达路2号CRD银座712室。 被控告人:公安部 法定代表人:郭声琨 控告请求...
维权律师李和平7月10日被几名不明身份人员强制押走,妻子王峭岭四处找寻其下落,至今无音讯,但7月18日,“新华网”首发《北京锋锐律所案追踪》一文,称周世锋、王宇、李和平、谢燕益等人为涉嫌重大犯罪团伙,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该文被众多媒体转载。为此王峭岭对新华社、新华网、人民日报等九家机构提起诉讼,指被告作为新闻媒体单位,严重丧失新闻报道的独立性、客观性和严谨性,干扰了后续的检察院的审查,情节十分恶劣;要求被告删除其报道中与李和平有关的部分,并进行书面道歉。 民事起诉书 原告:王峭岭,女,43岁,汉族,河南省郑州市人,住大兴区亦庄开发区悦廷茗苑2号楼2单元301室,电话:1391104...
我的寻找丈夫的过程,以春富被带走,带到一个想不到的角度。而我,在连着两天被北京市公安局打电话告知要跟我谈谈,要谈谈网络上的文章,被我拒绝后 今天上演了惊心动魄的一幕。 首先,我很怕,自从上次和平被警方带走没有消息后,我不相信警方的话。所以当今天片警来敲门时,说是带了合法手续,我没办法相信。我的门下面没有缝,塞不进来,我要求门外面的人从阳台把东西吊上来,我签字,就跟他们走。但是门外的人拒绝。就这样僵持了两个钟头,我说多简单的事,你让我看到我签字我才敢开门,对方就死活说你到阳台看一眼。我说三楼我看个毛啊。给你个筐子吊上来。不给。无奈,我一直打电话,打110,打110投诉,打110报警,...

页面

订阅 司法公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