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司法公正

和平个头不高,才164cm.因为太辛苦 十年前头发就白了一半。一直染发,最近半年不再染了,戏谑说真相从"头"开始。 和平在我看来,是个思想型的人。因为他话不多,大多数时间在阅读,在思考。 我印象最深的是十多年前,他接了河南林州的一起杀人案的辩护。他急需要最高院的一个司法解释的册子,但是那时网路不发达,而第二天一早就要去林州。当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和平打电话给法律书店的老板,説服那位老板去开了书店的门。 和平的敬业,执着,不怕麻烦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每次提到他这件事我都佩服的不得了。常对儿子讲,你老爸就是因为坚持,认真,所以能做好。很多次,有小区的邻居知道他是律师 ,上门咨询 。...
贪官污吏,有特权的人们不会相信法律,也不会在乎律师是否存在。因为他们生是组织的人,死是组织的鬼。而平民百姓却愿意这个社会有序,有规矩。不管是经济纠纷、离婚案件,还是涉及到刑事侵害,以前或许都会去找关系、找后台,而现在人们大都首先想到的是求助律师。这是社会的进步,平民的觉醒啊!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律师成了高风险职业,我的三位律师朱久虎、许志永和张星水,其中朱久虎、许志永都曾经被捕,朱久虎已经出来了,许志永还在监狱里,张星水信了佛教。现在看到杨金柱律师赴京的这段声明,确实担心他身陷囹圄,所以我想发个声明:我不会赞助杨金柱,但是我会赞助下一位给杨金柱辩护的律师,如果将来谁给他辩护,我会赞助十万元...
王宇律师代理我父亲(我丈夫)范木根的辩护,王宇律师坚持原则,她不怕压力,依法辩护,他们律师从没指使我(我的家人)做任何违法事情,我父亲范木根被一审判八年,我全家感谢王宇律师的一份努力。 特此声明 声明人:范木根之子范永海 范木根之妻顾盘珍 2015年7月18日 原文链接: http://xgmyd.com/archives/20096 | 新公民运动
亲爱的父亲母亲: 儿子在此给你们二位磕头了,儿子不孝。 我不但无法让你们安度晚年,不但不能让母亲享受-个完整的中医治疗的方案,反而把你们带到北京,给你们带来了巨大的灾难。 你们或许通过官方的渠道了解到我们的情况,特别是我的情况。 无论那些被操纵的媒体把我们描述和刻画成多么可憎、可笑的人物,父亲母亲,请相信你的儿子,请相信你儿子的朋友们。 我从来没有把父母带给我的诚实、善良、正直这些品质放弃掉,多年来,我也是按照这些原则寻找我的生活。尽管常常深处某种绝望之中,也从未放弃对美好未来的想象。 从事捍卫人权的工作,走上捍卫人权的道路,不是我的心血来潮,隐秘的天性,内心的召唤,岁月的积累,...
从 7 月 9 日开始,在不到一周里,中国至少有159名律师和维权人士被失踪、拘留或被带走讯问,其中包括著名维权律师王宇、周世锋、李和平和隋牧青——这些律师经常代理因宗教信仰、强迫拆迁和参加维权活动受迫害者的案件。(请参阅“中国人权律师关注组”网站的“ 即时更新 ”名单) 当局这次在全国范围内对律师的抓捕行动,规模是空前的,远远超过2011年在“茉莉花革命”后当局所采取的类似镇压行动——当时有 24名 律师“被失踪”,52人以上被刑事拘留 。 中国人权 执行主任谭竞嫦说:“大规模围捕在司法第一线为维护权利而抗争的维权律师和维权人士,暴露了当局所谓‘依法治国’的真实面目:...
隋牧青律师在担任我先生王清营(“唐袁王”唐荆陵、袁朝阳、王清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件辩护人时,隋牧青律师忠于司法正义,不畏强权,勇于为了当事人合法权益而抗争, 披露了很多当事人王清营在看守所遭受非法虐待的违法行为,也大胆发声为王清营争取基本人权。 6月19日广州中院庭审时,当有司在法院门口非法拘禁家属,限制家属旁听权利时,他在法庭上据理力争家属旁听权利,让我和唐荆陵太太得以进入法庭旁听。庭审过程中隋牧青律师保持冷静,由于法庭违反程序强行推进庭审,我们无奈之下解除辩护关系。案件侦查到审理,隋牧青律师一直要求我们遵守法律,不要做任何违法的事。我们全家都感谢他为当事人王清营所作的帮助。 特此声明...
北京市朝阳区律师协会 致信 全国人大常委会,建议将 《刑法修正案(九)》(草案) 中关于“泄密罪”的第35条予以拿掉,将第36条中有关“扰庭罪”的条款暂缓增补。建议书说:“赋予执业律师言辞自由的豁免对于法庭来讲意义非同寻常。”“如果我们在立法时只偏重于法庭秩序的维护而忽视了律师的诉讼权利的保障,以‘庭审为中心’的基本精神将不复存在,其目的也很难实现。” 全国人大常委会: 《刑法修正案(九)》草案 一、二审前后,执业律师群体以一种自由却又充满着忧郁的方式表达了对修正案第35、36条的深度焦虑。一个执业群体集中在一个特定的时期对法律的修正进行了前置的积极参与,其立法意义深远且弥足珍贵。...
【王宇律师一家3口失联】7月9日凌晨四时左右,大约二十到三十名警察以抓吸毒人员为名,包围了王宇所住的单元楼,带走一人。 具体是谁小区保安称不知道。 来广营派出所接待警察面对询问言辞闪烁,不回答是否在此,只说关心询问者和王宇是什么关系,并且让等,等二十四小时。从警察对询问者的态度和她的神态上,询问者个人分析:王宇还在派出所。另:派出所门外有几辆车像是国宝的车。 女警察和询问者说话时总是不自觉的抬头看身边的另一个警察。 (转自李方平律师发表微信朋友圈)
被指控“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羁押在广州市天河区看守所的维权人士郭飞雄,就看守所警员在例行安全检查时强迫在押人员脱光衣服的做法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法院确认被告的行为违法,并要求被告永远放弃使用脱光衣服侮辱人格的安全检查方式。 行政起诉状 原告:杨茂东,又名郭飞雄,男,1966年8月2日出生,身份证号码420102196608026318,汉族,文化程度大学,户籍所在地为湖北省武汉市汉阳区新江大路8号,现因被指控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名(指控显然不成立)被羁押在广州市天河区看守所C110监室。 被告:广州市天河区看守所,地址广州市天河区棠下上社5号院,负责人所长,电话:020-85660731...

页面

订阅 司法公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