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司法公正

7月17日,成都秋雨圣约教会牧师王怡的代理律师张培鸿前往成都市看守所申请会见未果,但从检察院得知,王怡案已于7月15日送检,除原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之外,又被加控一项“非法经营罪”;王怡目前瘦了不少,但是精神状态不错。 2018年12月9日晚,成都警方大规模抓捕秋雨圣约教会基督徒,教会创办人王怡牧师夫妇、长老、同工等逾百人被警方带走,其中半数很快获释,但许多人仍被关押几天到几个月的不等时间,王怡和妻子蒋蓉都被当局指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蒋蓉于2019年6月11日获保释后被监视居住,但王怡和教会其他4位成员仍被当局秘密监禁,不被允许会见律师。 王怡案信息更新 张培鸿律师 今天(...
恐怖的日子从2015年7月9日到今天整整四周年。四年了,我们的心仍在痛!前面的路还有多远?我们无法预测,但我们会互相扶持、一起走向这条艰难的路!
维权的道路虽然非常艰难,但是,我从来都没打算放弃!对一个人的不公就是对所有人的不公,我会坚持下去。我祈祷余文生律师不要遭到酷刑;要求中国司法机关立即无罪释放余文生。
全璋站起身,我们也站起身。孩子把手贴在玻璃上,全璋表情木木地也把手在玻璃窗上放了一下,然后转身,走了。十几米的路,我看着他的背影,眼泪又流了出来:四年了,他竟然像编好程序的呆滞的木头人,连回头看我们母子一眼都没有。
作为最早代理高度敏感的法轮功案件的人权律师之一,王全璋的正直、勇敢、热情和智慧人所共知。让这样一位律师成为一个冷漠、麻木、声称监狱很好、责怪妻子抗争的人,中国当局向全世界展示了自己的凶残。正如建政七十年来反复呈现的那样,他们不满足于消灭异议者的肉体,还要改造他们的灵魂。
6月16日将成为香港历史上的一个伟大纪念日。 6·16不仅是香港的纪念日,由于它将引发中国内地的变革,也是全中国人民的伟大纪念日。 6·16大游行保卫香港司法独立,可以称为「司法独立日」。 6月16日前一天,香港出现了一个新时代的陈天华,这就是在香港太古广场高处平台,挂出「反送中」标语的穿黄衣的男子。陈天华是大清王朝末期,以通俗的文体写《警世钟》、《猛回头》、《狮子吼》、投海殉难的人,而香港黄衣人是红色王朝末期,在广场高处挂出写有「反送中 No EXTRADITION TO CHINA」以及「全面撤回送中,我们不是暴动,释放学生伤者,林郑下台,Help HONG KONG」...
对北京来说要编织一个符合即将通过的香港引渡修正案的指控是多么容易,想想前党总书记赵紫阳,在没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被拘留了16年!许多人因虚假指控被拘留,想想著名异议艺术家艾未未,他表面上是以税务罪名被拘留的!
最重要的是,香港人反对“送中条例”所表达的是对大陆司法制度的不信任,香港官员在修改“送中条例”中的表现,更是让香港人愤怒。从习近平到最高人民法院的院长周强,早已公开反对司法独立,要向“司法独立亮剑”,而李家超公开说大陆的司法独立在世界是表现好的。这不是帮到忙吗?怎能不引起众怒?
江林当时是人民解放军的一名中校,她目睹了那场大屠杀,还看到了众将领如何徒劳地劝说中国领导人不要用军队镇压亲民主抗议者。那之后,当局把抗议者关进监狱,抹去杀戮的记忆,她虽只字不提,却一直受着良心的谴责。
浏览 中国人权“六四”三十周年专题网站 。 三十年前,1989年6月3日至4日,中国政府对在北京发生的大规模和平示威抗议活动实施了武力镇压。这场由学生发起、以天安门广场为中心的要求民主和改革、呼吁反腐败的抗议活动获得中国社会各阶层的响应,教师、知识分子、记者、工人和其他平民等积极加入到这场持续50天的抗议活动中,全国各地许多城市也先后举行了各类抗议活动。 在6月3日夜晚及随后几天里,在中国最高当局的指令下,戒严部队对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用冲锋枪和手枪开火,用坦克碾压,用刺刀刺杀,无数百姓被残忍地杀害。在“六四”镇压中,中国政府下令所谓的“人民解放军”在和平时期杀害自己的人民,...

页面

订阅 司法公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