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司法公正

目前香港的民主派阵营最需要的是一个凝聚社会共识的政治纲领,也需要一个清晰的应对北京顽固派的有效策略。群众运动必然会呈现高潮和低谷交替的现象,但是如何推动民主高潮的再次出现并且通过民众的参与来巩固民主诉求的成果,则是当前香港民主派应该解决的课题。
系狱政治漫画家、维权人士 姜野飞 的妻子 楚玲 致信加拿大政府、联合国和国际人权组织,呼吁出面干预,给中国政府施压,以确保姜野飞在关押期间有通讯和会见的权利,不再遭受任何酷刑折磨,并敦促中国政府释放姜野飞。 楚玲说姜野飞遭此磨难皆因他批评中共政府和抨击习近平主席的漫画所致。 2015年11月13日,姜野飞在身份为国际难民、并且已被加拿大政府批准接收的情况下,被中国警察从泰国移民监狱秘密带回中国。尽管他的家人一直询问其案情况和开庭时间,但均被敷衍不予告知,直到2018年7月下旬,家人才从官方媒体10多天前的报道中得知:姜野飞已于2018年7月13日被重庆市第一中级法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和“...
今天,值此人权律师团成立五周年之际,我们再次重申,我们将继续推进中国人权事业的发展,我们将毫不动摇地致力于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我们将在世俗的法律和道德的天空中寻找价值的平衡。
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遭逮捕的四川维权人士黄琦,被起诉已7个多月,其案至今不审不判,其85岁老母呼吁法院依法公平、公正、公开审理黄琦一案,从人道出发,早日释放无罪及患多种严重疾病的黄琦出来治病。 黄琦于2016年11月28日被带走,其涉嫌泄露的国家秘密是《中共绵阳市游仙区委政法委员会关于陈天茂信访要求办理情况及相关问题的报告》。黄琦的母亲说,该《报告》是绵阳市游仙区街道办事处主任黄兵拿给陈天茂看并要求访民陈天茂拍照的。现在黄兵主任仍在原单位上班做官,黄兵主任“泄露”出该《报告》,黄兵都无罪,黄琦应该也无罪。 欲了解更多,请访问 中国人权 网站 黄琦专页 。 黄琦八旬老母为儿鸣冤...
维权律师王全璋在失踪3年多之后终于会见到律师,下文是其妻子李文足就刘卫国律师转告她王全璋说自己以前受到的待遇没有“硬暴力”而写的文章。李文足在文章中说,李和平律师回家的时候,身上没有伤,他说每天被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盯着服药,掰着嘴看药吃下去没有,那是让人感到死亡的威胁;每天被迫用一个姿势僵直站立15个小时以上,晚上睡觉也必须平躺不许翻身,如果翻身了,就被叫醒;被用工字镣铐把手脚链在一起,整整一个月;冬天被强迫站在空调的冷风口吹十几个小时;冬天在天津看守所,只给薄薄的一条被子,30天被冻得夜里都不能入睡;每餐给两个鹌鹑蛋大小的馒头饿得肚子疼,常年见不到阳光。 李文足说:“全璋说没有遭受硬暴力,...
王全璋律师在2015年7月开始的、300多名律师和维权人士遭到打压的“709”案中“被失踪”,之后,被羁押者或被判刑、或被释放,只有王全璋律师音信全无——他不被允许会见家人和律师,外界不知其关押于何处、不知其生死……在失踪3年多之后,终于有律师会见了他。本文即是刘卫国律师讲述其成为王全璋的辩护律师、会见王全璋及进行代理工作的情况。
2018年7月10日,资深政治异议人士、民主党创始人之一、“中国人权观察”创办人秦永敏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3年。根据判决书:秦永敏被指控“撰写了大量具有煽动性的文章,提出‘全民和解,人权至上,良性互动,和平转型’的目标,确定了颠覆国家政权的方针和目标、策略和方法。另一方面组织、策划、实施了一系列旨在颠覆国家政权的活动”;秦永敏及其律师辩护称,秦永敏在文章、书籍中提出的主张、观点以及组建“中国人权观察”,是公民享有的言论、出版、结社权利,并未实施颠覆国家政权的暴力行为,不构成颠覆国家政权罪;法院认定,秦永敏的行为“其实质是以行使公民权利之名,...
本文记述了作者和各地维权人士前往武汉准备申请参加秦永敏案开庭宣判的经历。一些维权人士在当地就被拦截,而开庭前到了法院门口的则被几十个特警团团围住,被用一辆大巴车全部带到汉口信访局的大厅里,并收缴了手机和身份证。 7月11日,资深政治异议人士、民主党创始人之一、中国人权观察创办人秦永敏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3年。 秦案申请旁听记 公民记者 2018年7月11日 10日中午,我和陈国金兄从娄底乘坐G402动车去武汉,准备申请旁听今天上午九点在武汉中院开庭的秦永敏颠覆国家政权案的宣判。由于不希望引起当局的关注,我们此去没有向外界透露任何信息。过了长沙后,列车员开始查票查身份证,...
中国当局对709案人权律师群体的镇压已经过去三年,现在仍在持续进行之中。这一案件不仅是近年来中国政局恶化的标志性节点,而且对中国司法改革产生深远的负面影响,凸显习近平上台后中国人权状况的严重恶化,全方位地开历史倒车。 2015年7月9日,中国当局以秘密抓捕人权律师王宇和其家人,次日抓捕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主任周世锋律师及助手等人为开端,发动了大规模的镇压行动,先后波及23个省市,涉及人数近300人。随后,周世锋、胡石根、吴淦等人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重判7—8年。 三年来,中国当局一直没有停止对709案人权律师群体的迫害和打压,无论是对在押还是已经出狱的人,都不放过。据媒体报道,...
中国709维权律师大抓捕事件马上就满三年,但至今仍有维权律师被关押在狱中。2017年底出狱的维权律师谢阳已经踏上了为另一位维权律师余文生维权的道路,但他目前仍然受到中国警方监控,与妻子女儿分离已经三年。谢阳今年4月曾参与709维权律师妻子们徒步到天津看望王全彰的维权活动,他说他必须对她们表示支持。

页面

订阅 司法公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