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法律天地

中国迄今没有一部《土地基本法》,其导致政府强征土地带来的大范围的严重的社会冲突,以及浪费土地、免费享用和占有土地及土地收益和提供腐败空间等重大问题。因而要建立土地基本法律体系,约束政府涉土地行为和监督政府土地收益交归国库。
如果把国家比作一个人的话,那么思想和言论就是他的脑子,警察权是他的胳膊大腿;胳膊大腿虽然粗壮有力,却不能代替脑子思考,更不可能判断思想和言论的对错。如果说一个胳膊指挥脑袋的人很危险,如此治国岂不是更危险?
通常来说,信息以公开为原则,以保密为例外。国家秘密只能成为免予信息公开的例外情形。因为信息一旦冠以“国家秘密”,可以阻却公众的知情权,也让“不当”获取或传播者,陷入被法律否定评价的危险。在阴影里形成的不当的“国家秘密”,让人担忧,它们会在晦暗的角落里限制公众权利,提出钳制思想的举措。更让那些愤而反抗的民众,陷入因泄“密”被追诉刑责的境地。
国家安全法的通过会加速其它配套法律的制定,并为相关权力执法部门扩大自身的权力提供了法律根据。在没有政治参与、司法独立、新闻自由和公民社会的制度下,强势的国家安全机构可能成为专制的制度保障。国家安全因此可能成为国家暴行的托词。
这些法律之外的判决,最终败坏的,是这个国家法制的基石,意味着,检法全然被忽视,司法程序及保护人权、预防错案的防火墙被拆毁,最终倒下的,是整个国家的法制。
2015号8月29日,中共人代会常务会第十六次会议通过刑法修正案(九), 新增的9种行为由行政处罚改为刑事责任条款,其中第120条新增的私藏恐怖主义禁书罪引起了社会各界广泛的关注。该刑法修正案(九)于2015年11月1日起实施。我们从法律条款解读来看看为什么这2个条款会引发极大的舆论反弹。
中共在1949年建立远超传统专制的极权主义政权之后,在镇反、反右、土改、文革等历次屠杀和政治运动中,把株连做法发挥到登峰造极的程度,制造了空前的人间惨祸。文革结束之后,阶级斗争思维、蔑视法治人权的一贯手段并未结束,尤其针对被列为政治敌人的民主人士、维权人士,株连亲友甚至未成年亲属的做法,数不胜数,进入21世纪后更越演越烈。 中国维权律师王宇的16岁儿子,被中共当局从缅甸跨国追捕,抓回内蒙,令中共的政治株连再受关注。一人犯罪,家族成员也受牵连、受惩罚的制度,在中国传统的皇权专制体制下长期盛行。令人愤怒的是,中共近年的株连邪风有越演越烈之势。 秦始皇的《焚书令》中就有“以古非今者族”的规定,“族...
长年累月的挫折和打压,都不能阻拦许志永作为一个公民,而不是臣民,高傲地站立!如今,当局对许志永的审判和判刑,同样非但不能摧毁他的道德形象,恰恰相反,体制是赔上国家司法的信誉,为他和他倡导的新公民运动,树立了一座永恒的丰碑。
正是这些可亲可爱敢于和不受限制的公权的斗争,使得习近平当局在2015年7月开始了全国范围内的打压律师行动。一个黑色的七月,还没有过去,黑云正笼罩着中国大地,欲摧毁人民的正义和良心。
自从今年7月9号开始,我们的亲人被强迫失踪了。其中包括17名律师、律师助理及律所人员,还有6名维权人士。所有人的失踪几乎是照着一个版本进行的:从北京和天津带走人的号称“天津警方”,涉嫌的罪名清一色的“寻衅滋事”或仅仅就是“涉嫌刑事犯罪”,连个具体罪名都没给!而且接下来聘请律师的过程极其艰难,有的律师只要表示愿意代理,就有国保找上门禁止代理。

页面

订阅 法律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