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法律天地

2017年1月30日,华盛顿州的总检察长代表华盛顿州向坐落在西雅图的美国联邦地区法院华盛顿州西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法院宣布特朗普移民限制令部分无效并禁止联邦当局执行该命令。华盛顿州同时提出了临时禁止令的动议,要求在本案做出最后决定前禁止特朗普移民限制令的执行。
作为专司反腐之职在整个权力架构中因权变而成立的监察委,在中国当下境遇中将面临两种走向:其一、退而充当类同历史上东厂、西厂、锦衣卫角色,唯皇上马首自瞻,只对皇上负责,忠实拱卫皇权,是皇上的私家利器——绝杀剑;其二、进而演化成类同民主法治国家的廉政反腐机构,只对民众负责,是民众托付监督惩治公职人员违法贪腐的利器。
陈建刚律师1月18日在网上公布了他和刘正清律师会见“709”大逮捕中被捕的谢阳律师的会见笔录。这份逾17,000字的笔录,披露了谢阳在被拘押期间遭受的惨无人道的酷刑,包括被长时间剥夺睡眠、扇耳光、殴打、禁止喝水、坐吊吊椅致伤腿几近残废等,揭露了湖南长沙两级国保、长沙第二看守所警察、长沙市检察院检察官等办案人员以违法手段办案的令人发指的罪行。谢阳于2015年7月11日凌晨被抓;2016年11月21日首次见律师,12月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扰乱法庭秩序”两项罪名起诉。 会见谢阳笔录 陈建刚律师 时间:2017年01月04日15:08:56开始; 地点:长沙第二看守所西二会见室;...
忽而百年。从1912年诞生的《律师暂行章程》到今天的《律师法》,从“替凶手辩护”被吊销执照的杨景斌到不久前的李庄案,代际传递的法治之梦尚未实现,百年迂回的律师仍在路上。
谢阳的男儿泪,是一个无罪却待罪在身的人激愤的眼泪,是对迫害者的控诉,是对酷刑的反抗,是对终极正义的渴求与坚守。
近一百多年来,中国立宪屡屡失败,其实原因并不难找,因为宪法体现了社会契约,立宪的本质就是立约;我们人民首先没有一次真正的立约,要靠政府给我们立宪,怎么会成功呢?把希望寄托在光绪皇帝、蒋经国、戈尔巴乔夫身上,永远是不现实的。已经寄托了一百多年,难道还要继续寄托下去吗?
当一个国家成为一座监狱,当所有的强权压力和来自民间的零星的反抗越来越凝聚于一点,也就是说当你处于一个熵值极高的社会模式中时,也许,微不足道的一根火柴,就足以引爆整个世界。这根火柴,可能是一个名叫戈尔巴乔夫的古拉格囚犯的后代,也可能是来自突尼斯乡村的一个无照小贩。
在当局2015年“709”大抓捕行动中被捕并一直被羁押的湖南长沙维权律师谢阳,到2016年11月才获准会见律师。2017年1月4日,其代理律师刘正清拿到了起诉书。起诉书认为,谢阳煽动他人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罪行重大;又聚众哄闹、冲击法庭,严重扰乱法庭秩序,要求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扰乱法庭秩序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维权律师江天勇的妻子就“澎湃新闻”突然发布的关于江天勇以持有国家秘密、向境外提供国家秘密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及已认罪的报道发表声明,揭露官方的谎言和对江天勇的构陷,并认为江天勇可能遭到严重的刑讯逼供。 关于江天勇被公安机关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声明 金变玲(江天勇之妻) 12月16日21点47分“澎湃新闻”突然发布江天勇被以所谓持有国家秘密、向境外提供国家秘密为由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对此,我表示震惊及强烈谴责,并郑重声明如下几点: 1. 江天勇失踪后,家人和律师一直依法向公安机关报案失踪,当局皆拒绝受理并设置各种障碍,家人在此期间从未获得任何来自官方的通知,甚至查抄住处也没有任何家属在场。...
“709”案被捕维权律师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前往天津二分检询问李和平的罪名,一位检察官在询问起诉科后告知:还是“颠覆国家政权”。王峭岭要求看起诉书,但因王峭岭没有在登记表上一次性填上此要求而被警官认为“折腾”他。王峭岭质问:本来是一个电话就可以告知罪名,却让她无数次跑到天津来问,这是不是折腾? 李和平律师于2016年1月8日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 程检察官是恶人吗? 我很想知道李和平的罪名是什么,所以,今天下午,我和李文足又去了天津二分检。 在709案的接待处——控申中心,我准备的身份证、结婚证后全无用处,检察官们一见我就说:王峭岭填个表(登记表,每次必填)。我在登记表上填写:...

页面

订阅 法律天地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