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公民参与

中国真正的问题在于权力的公共性严重缺失,民众对国家权力的参与和分享严重匮乏,社会对国家权力的控制和规范严重缺位。这才是中国国家权力现代化的真问题,也是特殊的难题。
控告人系广州市天河区法院正在审理的杨茂东、孙德胜被指控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一案(指控明显不能成立)杨茂东的辩护律师。被控告人甘正培、梁夏生、郑昕、罗成、鲁肖非法剥夺辩护律师诉讼权利,非法拘禁(超期羁押)当事人,已经涉嫌严重的违法犯罪。
极有可能是习近平亲自主持制定的这部新国安法,在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立法史上开了一次大倒车,闹了一个大笑话。这部法律的出台,意味着习近平当局比之邓江胡时代立法水平的急剧下降。
日前,中共中央出台新版《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被称为史上“最严党纪”,其中规定妄议中央大政方针,破坏党的集中统一的,可按情节轻重不同予以处罚;党员领导干部违反有关规定组织、参加自发成立的老乡会、校友会、战友会等,情节严重的,给予警告、严重警告或者撤销党内职务处分。此两条最严“帮规”,引发舆论恶评如潮。
不知道的人,只会认为你是个咆哮法庭的恶女人。但是知道真相的人,无不心酸。试问,谁能想到前因是这样?但是,若有经历过强大公权力对弱小平民权利残忍践踏的人,都知道,真相永远是残忍的,罪恶的,黑暗的。
相对于国家机构的死性不改,公民社会有了新形态的崛起。普世法律和当下法律、法规为公民社会充分适用,是第一个新形态;人权律师团的核心作用是第二个新形态;公民观察团的法治先锋作用是第三个新形态。
我们强烈呼吁广东司法当局立刻送郭飞雄到具有良好医疗条件的大医院,给予郭飞雄全面而有效的救治,并尽快依法为郭飞雄办理保外就医!中国决不能再发生第二个曹顺利悲剧了!
郭飞雄、孙德胜案审理过程中,司法部门有些是赤裸裸的违法;有些是变相剥夺律师辩护权、证人出庭作证权、公民旁听权。刑法学教科书不是说通过审判一案件来教育广大人民群众吗?如果当局对认定郭、孙有罪有信心的话,那么让更多的人去参加旁听不是教育了广大人民群众吗?何必要动用如此多的警力违法阻止公民旁听呢?!
入土八年却难以安息的学生娃娃们,以及他们难以忘怀的父亲母亲和亲戚朋友们,至今还在期盼着公平正义的早日到来。而公平正义,是为政之要,是为国之本,不可或缺。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应该提供保障公平正义的基本公共服务。每一位共和国公民,都有权利要求政府提供这种服务。
东门是警方重点把守的“关卡”,说是军警林立也不为过。计有:外边闪着警灯面包车三辆,里面的警车超过10辆。人员有:荷枪实弹的武警游动哨,神色严峻的警员,外松内紧的便衣宝宝。其中,宝宝不停地向我们拍照。

页面

订阅 公民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