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评论

大众们认为范冰冰领取「国家精神造就荣誉」是对这个社会的一种讽刺。其实,所有极权制度下的「国家精神」都不是甚么好东西,无外乎是臣服精神、阿谀精神、嫌贫爱富的精神、欺软怕硬的精神和不问是非只问成败的精神。那些健康向上的人类普世价值是不会被当权者所承认的,也是不会在极权制度统治下的社会中发展壮大的。
整体上,中国知识阶层对人类历史、各文明的文化脉络及其关联,对当今世界的时局,已经有了相当全面的把握,远远超越了「五四」那一代精英的全球话语能力,更不用说,中国已经有了一个人数庞大、掌握了现代专业知识的职业人阶层。这一切意味着,如果再有「六四」那样的机会,中国社会已然有了好得多的准备。
比起作为国之重器的令人生畏的美国核武库,久经历练的宪政制度,更是美国的国之重器。美国总统和美国的国会议员们,可以是政治游戏的玩家甚至是世界级的大玩家,但是,他们绝对不能玩宪法。美国宪法决不是他们的道具或扑克牌,可以拿来捏去,说修就修,说变就变。
八九民运是我们民族的一次高峰体验。中国人的精神面貌从来没有表现得那么纯真,那么美好,那么让人感动。可惜八九民运功亏一篑。六四后29年的持续高压,导致了民族精神的可怕沉沦。既然你曾目睹它飞掠高峰,你就该知道它不是鸡,它是鹰。是鹰,就不会永远蜷伏,总有一天它会再一次展开翅膀,掠过高峰。
马克思主义与马克思无关。它是被各种各样的人造出来的。不存在真正的或者统一的马克思主义,只存在着言人人殊的各种各样的马克思主义。曾经风行一时的马克思主义,是斯大林的马克思主义, 在中国曾经起了并且仍在起着作用的,是捏在中共手里的马克思主义——简称“中马主义”
就贸易问题本身而言,习近平不敢不满足美方的基本要求,因为他实在不敢去冒打一场贸易战的风险。虽然贸易战对双方经济都不利,但对中国政治可能带来的灾难性后果,是习近平无法承受的风险,不仅有下台之虞,更有经济衰退引发社会动乱的可能。
美国政府和精英层判别潜在威胁者所使用的第一个尺度,是聚焦在政治制度及其意识形态体系上,这个分量最重;第二个尺度是关乎种族和文化包括宗教;第三个尺度是规模,对方的领土(领海)、自然资源、人力资源、地理位置等构成了其综合潜力的基本要素;第四个尺度是发展的速度和素质。第五个尺度是行事或操作的方式。
人的主体性要求个体的独立存在,国家对他而言唯一的意义便是服务于自身的公共存在。国家的暴力本性决定了个体的人受到干预乃至侵犯的程度越高,国家存在的必要性也更加可疑,个体的反抗权利越真实分明的把握在自己的手上,国家的共同体价值越高。
中美签订的条约,是把中美贸易多年的逆差削减掉,如果要说不平等,那是中国对美国的不平等。习近平对这次中美谈判被迫削减贸易逆差必然耿耿于怀,在他有限的视野与词汇中只能想到“不平等条约”,以此来发泄自己的情绪。这种自打嘴巴的做法是非常危险的,弄不好引火烧身,最终毁灭自己。
此次马来西亚「变天」传递的一个重要信息,就是马来西亚人民对纳吉布政权的不满,也包含了对他与中国勾结损害本国利益和人民权利的不满。换句话说,对中国的不满,促进了马来西亚反对派的团结,是导致纳吉布下台一个重要的原因。所谓「中国梦」,说穿了就是想做世界「老大」的梦。

页面

订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