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时政述评

现在习近平也遇到了和毛泽东类似的处境,内外交困,政权不保。以他崇拜毛泽东的思维方式,自然想到了联俄抗美。只可惜他的弱智参谋们没想到,时代不同了,环境条件大不相同。东施效颦、邯郸学步的结果,至少也是贻笑大方。
中国政府的误判的根源在于体制内外的“舆论一律”,在党内高层,反对或者甚至怀疑习近平的对美战略已经变成了一个是否维护领袖地位的重大政治问题。问题是,中国的“定于一尊”的体制、以及由如此体制产生的自我陶醉的舆论和政策环境能否拿出为美中冲突解套的方案?对此我完全不乐观。
北京对香港的容忍底线将不是固定不变的,而要取决于香港内部冲突与大陆危机的关联形势。虽然香港经济权重会继续下降,但随着国内秩序危机不可避免的恶化,冲突风险不断增大,保住一个能维系自治和法治秩序的香港的全局意义就会逐渐彰显出来
习近平从未在党内形成一言九鼎的地位;习近平的种种动作,如摆脱终身制的限制,鼓励对他的个人崇拜,自封“定于一尊”都是因为他想要一言九鼎而不得的努力;美中贸易战谈判在5月份破局和香港反送中示威,使习近平距离一言九鼎越发遥远了。
如果香港守不住法治的底线,特别是守不住司法和执法队伍去政治化的底线,香港自救就无从谈起了。而反过来,如果香港精英和市民守住了这个底线,香港的法治和自治文化,就有可能像百年前那样对内地产生重大影响,催生一场重建共和的光荣革命。
首要的原因当然是中共严重低估了香港人民对中共不断侵蚀他们的基本权利所积累的不满,更低估了香港青年一代为自己和香港的自由不惜拼死一搏的决心。现在的中共当权者,正在为此而付出代价,可以大到超乎所有人的预料,让中共后悔莫及的程度。
美国方面通过贸易战的最大收获之一,就是对中国的内情,尤其是对中共,包括对习近平的弱点,有了前所未有的了解。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最容易犯的错误,或者说最危险的错误,就是“追穷寇”。特朗普目前对付中国的基本方针之解读,就是“穷寇勿追”。
6月16日将成为香港历史上的一个伟大纪念日。 6·16不仅是香港的纪念日,由于它将引发中国内地的变革,也是全中国人民的伟大纪念日。 6·16大游行保卫香港司法独立,可以称为「司法独立日」。 6月16日前一天,香港出现了一个新时代的陈天华,这就是在香港太古广场高处平台,挂出「反送中」标语的穿黄衣的男子。陈天华是大清王朝末期,以通俗的文体写《警世钟》、《猛回头》、《狮子吼》、投海殉难的人,而香港黄衣人是红色王朝末期,在广场高处挂出写有「反送中 No EXTRADITION TO CHINA」以及「全面撤回送中,我们不是暴动,释放学生伤者,林郑下台,Help HONG KONG」...
习近平和中共当权者之所以被迫做出了重大退让,绝不是因为他们突然良心发现,而是香港人民在整个自由世界支持下进行的这场“反送中”斗争,颠覆或者动摇了中共当权者关于香港问题的一些重要预设,迫使他们不得不放弃原来不惜“动武”和摊牌的“香港预案”。
香港的抗争再次告诉世人:自由不是免费的。习近平在中共党内,既无邓参与中共建政之勋,又无倡导改革之功,更无邓之魄力与手腕,在国际自由港香港弄出一场六四事件,加上如今外忧内患,实在难以镇住。

页面

订阅 时政述评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