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异议人士

毛、邓、江、胡时期拆信件、偷邮包、偷钱的事太普遍了。现在是高科技时代,想去检查信件内容,根本无需去偷信,拆包裹。用那套仪器设备一照,信件内容一目了然,又何苦担着个下三滥的骂名呢?显然高科技是造福人类的,而习近平却是在继承并推动党的下三滥传统。所以也难怪为个十九大,习近平又是命令军警备战,又是要防止政变、兵变和暗杀。
刘霞,本是一位将爱视为生命的性情女子,她并不关心政治,更没有野心,她只愿意将对刘晓波的爱融化在她的诗和画里面,不管刘晓波在监牢里,还是在监牢外,哪怕刘晓波获得了一位政治家最大的荣耀——诺贝尔和平奖,对她而言,刘晓波仍旧只是那个她挚爱的“傻瓜”。
四川维权人士黄琦的辩护律师隋牧青在约定好的阅卷时间前一天,被检察院通知说由于承办检察官出差而取消阅卷。鉴于此次与上次非法拒绝律师阅卷的理由一样,隋律师回复说,他不接受绵阳市检察院再次变相拒绝律师阅卷的非法行径;检方负有无条件为律师阅卷提供便利的法定义务,若检方确有困难,应明确辩护律师到底何时方便阅卷。 黄琦于2016年12月被以涉嫌“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逮捕,目前案件处于审查起诉阶段。 黄琦案最新情况说明 隋牧青律师 2017年10月11日下午约五时许接四川绵阳市检察院案管中心工作人员电话,称之前与李静林律师约定本月十二号(明天)阅卷(黄琦案),现接领导指示:黄琦案系省检督办案件,...
我并没有亲自与天水先生打过交道,2005年他入狱之前,曾有朋友建议我前往南京拜访他,他们告诉我:“杨天水是一生必见之人。”那年12月25日那天夜晚,我走在川南小城长宁的街道上,电话那头传来朋友哽咽的声音:“小戎,天水被捕了……”
近年来中国制度的表现令人印象深刻,而西方民主制度的表现一直很差。但是,对刘晓波莫名其妙的虐待,以及对其他比刘更默默无闻者的虐待,曝光显现这个中国式制度的核心弱点。刘晓波的名言是,他没有敌人;但这个专制先锋政权,就其本质而言,有许多敌人。
享年61岁的刘晓波,是自纳粹时代以来,第一位在羁押中去世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他的死是对中国残酷对待一位现代伟人的指控。刘晓波死得有尊严、死得光荣,他恪守了自己的原则。有朝一日,在民主降临中国后,天安门广场上将有一个刘晓波的纪念碑。但在一个自由的中国里,永远不会有习近平的纪念碑。
“赵家人”明知不会有永久的执政党、明知共产主义专制党国已经被人类历史所淘汰、明知无论如何折腾都改变不了党国政权传不到红三代的命运,然而,他们仍然丧心病狂地残忍打压拥抱现代政治文明的温和人士,堵塞中国宪政转型的和平理性非暴力路径。
你的骨肉支离破碎,面目苍凉 / 犹在支撑来日虚妄去路迷茫 / 没有土地容存一个国家的孤魂 /没有河流洗净末后时日的伦丧
刘晓波不是“圣人”,而是一个凡人。许多天安门事件的参与者在“六四”後逃出了中国,我也是其中之一,而刘晓波却遭到了监禁,并为六四翻案和零八宪章付出了生命。1993年後,正是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和刘霞,使刘晓波获得重生,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当之无愧。
各位亲爱的朋友,这两次我能顺利见到海涛,离不开各位朋友以及国际社会的关注、支持。此次我有勇气走上去沙雅监狱探夫的路,更是大家给予我前行的胆气和力量。再次恳请各位朋友给予我们助力和支持!同时,呼吁国际反酷刑组织及国际社会对我先生张海涛的处境再次给予关注和支持!

页面

订阅 异议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