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异议人士

鉴于近年来屡屡发生狱中良心犯在被羁押期间不明原因的去逝,或者直到生命奄奄一息之时才被保外就医,民间有必要建立起问责机制,从追踪个案开始,调查、了解良心犯在监狱里的生存状况和身体健康状况,再也不能无视狱中良心犯们的健康和生命安危。
晓波的读书笔记中最让我们感动和受到启迪的是下面这段话:“人类必须有一个梦,这个梦要求我们在充满仇恨和歧视的困境中寻找爱和平等,正因为绝望,希望才给予我们。即便明天早晨地球定将毁灭,我们也要在今晚种下一株希望之树。在此意义上,信仰在灵魂中的扎根,需要一种‘明知不可为而强为之’的近于决绝的生存勇气和意志决断。”这是晓波的思想走向成熟时的自我表白。
晓波已经永远离开了我们,而晓波和我,以及其他更多同道所坚持的道义价值、所追寻的历史正义,所努力推动的自由民主转型,看上去却依然是那么遥不可及。在追寻正义的征程上,我们都应该像晓波那样,像传说中的西西弗斯那样,不计结果地努力、付出,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江苏异议人士杨天水2005年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重判12年徒刑,在刑满之际因查出脑瘤被保外就医。当局不允许杨天水出国就医,而在国内30万元的治疗费用其家庭无力承担,友人呼吁各路朋友提供捐助,以使杨天水获得救治。 杨天水急需援助 友人 2017年8月16日 杨天水,1961年出生,本名杨同彦,江苏省泗阳县人,曾任职江苏省社科院,知名异见作家,独立笔会成员,八九民主运动亲历者,中国民主党发起人之一。 曾因参与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于1990年被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重判10年,剥权4年,2000年5月出狱后,继续投身于民主事业,筹组中国民主党苏皖党部;2005年12月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
在这个时代,这个既是最耀人眼目也是最黑暗的时代,这个既是最甜蜜欢乐也是最悲惨痛心的时代,有人燃烧自己的心血与生命,高举起真理的火炬,虽死不悔。这样的人,值得人们永远敬佩,直到世世代代。
刘晓波有敌人,中国人民有敌人。复仇的意志和敌忾的决心,将激发全体人民翻天的巨澜,扫荡极权制度一切黑暗角落,把民族罪人一个个挖出来,押上历史的审判台。这一天必定到来。
遭当局以涉嫌“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逮捕的“六四天网”负责人黄琦,其84岁老母蒲文清发表公开信,再次呼吁政府从人道主义出发,允许黄琦保外就医。黄琦患有多种疾病,包括脑积水、脑萎缩、肺气肿、肾囊肿、肝囊肿等,上月28日律师首度会见黄琦时,发现黄琦手足、脸部浮肿。黄琦在看守所每日被强迫站立值班4小时,蒲文清担心这样持续下去,重病缠身的儿子会像刘晓波一样病死在狱中。 黄琦母亲蒲文清的公开信 我是黄琦母亲今年84岁,我儿子黄琦于2016年11月28日晚上被四川省绵阳市公安局强行带走,于2016年12月16日逮捕,涉嫌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现已被羁押249天。...
任何一个对习近平有所了解的人,即使用脚趾头思考,也会立刻得出结论:刘晓波是被以他为代表的中共政权蓄意谋害的。已经没有什么语言可以表达我的悲痛、愤怒,已经没有什么语言能够形容出这个政权的残暴、卑鄙。刘晓波最终死在囚禁中,习近平如愿以偿。然而,可以断定,习近平不是、也决不会是那个笑到最后的人。
从邓小平到习近平,中共极权政制通过击鼓传花方式加害或谋杀了宪政民主的和平精神象征。他们击鼓所传的花,当然是恶之花。用别人的鲜血,塗抹红色极权的冠冕。
中共当局对刘晓波刘霞夫妇的非法迫害,制造出强权压迫自由意志的悲剧,并在全世界关注的目光下,高强度表演其执法机关从上到下长期施行的丑恶“连坐”实践。但从西方媒体不分左右的反应来看,刘晓波已经令这个政权在社会价值方面的信用破产。

页面

订阅 异议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