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异议人士

死亡呼啸而过/倒下了一个他/让你们可以把自己救活!
萨哈罗夫的死亡在前苏联和国外引起巨大回响,他死后被多家媒体称为“国家良心”,“俄罗斯知识界中最瑰丽的花朵”,“他关怀的并非人类的抽象概念,而是每一个活生生的个人”。
“天安门母亲”授权中国人权发表《致刘晓波、刘霞夫妇》。 晓波:您虽然失去了自由、失去了生命;但您拥有的人间大爱, 是世上任谁都无法比拟的。 在我们的心目中您是永生的。 刘霞:为了晓波、为了您自己、为了世上世上所有挚爱你们的人; 您一定要坚强地、有尊严地活下去!爱您! 您不孤单,我们与您同在。
刘晓波之死给一切追求社会进步的人士的心里蒙上了巨大阴影。这不仅因爲刘晓波去世是人类进步事业的一大损失,我以爲更重要的原因,就是通过刘晓波之死,人们看到了最不想看到或者说是最怕看到的中国真相。他们借对刘晓波的羞辱也向世界传递了一个重要的信息,那就是他们其实已经完全不在乎外部世界如何来看他们了。
武器或可毁灭人类,但爱却征服世人。请拿起你们的利剑,刺向真正的敌人,而不是刺向为了我们共同的信仰而选择了用爱以一己之身在敌人的监狱里为所有人殉道的人!
为了人权与民主的理想,刘晓波被迫放弃了他的专业,被迫牺牲了他的自由,现在,他牺牲了自己的生命,我们无法接受这样的牺牲。我们必须为死于中共政权之手的刘晓波寻求正义,必须把刘晓波的精神遗产传递给一个民主自由的中国。
在那本六四回忆录中,晓波嘲笑包括自己在内的六四人物,是走下“十字架的英雄”,这一次他没有从十字架上下来,而是被钉死了十字架上。他的离开,再一次把我们带到那个终极问题:人到底活着是为了什么?到底如何才能活出生命的意义?如何把我们分散的生活集中起来,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最黑的时刻降临了,但晓波和刘霞在黑暗中仍然发光。世间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囚禁晓波的心灵,他没有翅膀,却可以像鸟一样飞翔;世界也没有任何力量能够将刘晓波与刘霞分开——即便是监狱,甚至是死亡,他们永远在一起。
我们心痛,我们悲愤,同时我们也感到无助,也感到羞耻。在长达八年的岁月中,我们为刘晓波、为那些因言论因思想被关进监狱的良心犯们呐喊了多少?如果连顶着诺贝尔桂冠的刘晓波都一度被世界所遗忘,直到将要失去他才使得我们突然惊醒,那些没有桂冠的良心犯是否注定被杀害的命运?
东北人的性格与生活方式中,有一种瑕瑜互见的“匪气“”,这在早年老侠的身上表现得相当突出。中年以后,他逐渐淘洗掉本色匪气中的杂色,如自恋、自夸、张狂不羁等;而将其中的精华越炼越纯,如真诚、直率、敢为天下先等。

页面

订阅 异议人士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