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异议人士

从2010年刘霞就告知监狱当局,晓波有肝病。七年当中,发生过什么?我们只知道刘霞遭遇日益沉重的压力,她的家人因她为晓波的呼吁而面临被罗织莫须有罪名遭判监的处境。在刘霞被迫妥协的年月里,晓波得到过诊断和治疗吗?如何直到晚期才被确诊?!
圣人,就是不断努力的罪人。如果刘晓波一直坚持,坚持到底,他就是圣人了,不是也是了——这样都不是,怎样才能是呢?圣人就是这样炼成的。没有人天生完美,完美就体现在对完美的不断追求。那些终生追求完美的人就是完美的。
江苏苏州异议人士顾义民于9月9日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其律师要求会见被拒绝,其妻找丈夫被忽悠。有孕在身的妻子质问这到底是什么机密大案,办案人员为何见不得光,是否有人性。 顾义民案 今天是10月31日,顾义民已经失踪快两个月了,在这一个多月里我一直在寻找,苏州公安局去了好几次,电话打了好多个,听的最多的就是,“我不是办案人员,具体事情我不清楚,我会替你向上级反映的”但是他们的反映永远都是忽悠……记得上星期我打王天宇警官(警号:642410)电话(0512-65225661--21872)他说:上次你律师来时我们安排了会见,但是你律师走了。...
全国范围内的大抓捕还在继续。每一天都有坏消息传来。维权律师浦志强、刘士辉、唐荆陵、夏霖、余文生,民主维权人士袁新亭、王清营、圣观法师、谢文飞、杨崇、贾灵敏、郭玉闪、寇延丁,记者和学者高瑜、徐晓、铁流,纪录片制片人沈勇平,艺术家王臧、追魂、陈光,等等。 有人解释成政法系统滥用警力、警察权失控;有人解释成中央派系斗争,也有人解释成习近平为了稳固自身权力而采取的应急手段,这恐怕都不对。这一波对民间社会的大规模镇压,是从去年抓捕“西单四君子”开始的。2013年3月31日,袁冬、张宝成等四人在西单演讲,要求官员公开财产,当场被捕,正式揭开了当局镇压新公民运动和公民社会的序幕。不到两年的时间里,...
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重判12年的重庆资深异议人士 许万平 ,在服刑9年后,于4月29日提前获释。 中国人权 从国内消息来源获悉,许万平今天早上6:30获释,由狱方送回家中。他的刑期本来是到2017年,但提前获释,仍有4年的政治权利剥夺期,因此他有些话不方便说。他在狱中身体一直不好,出来后准备检查一下身体,并需要调养一段时间。他感谢各界朋友们对他的关心。 许万平在狱中时,患上肠胃和前列腺等方面的疾病。他因腰部长时间疼痛,曾多次要求监狱方面让他做一个全身检查,家人也希望当局能允许他保外就医,但均遭拒绝。许万平的母亲于2013年10月10日去世,家人为许万平提出奔丧申请,也被狱方拒绝。...
2014 年1 月29 日,山东曲阜异议人士、中国民主党成员 薛明凯 的父亲薛福顺和母亲 王书清 为躲避追捕、寻求保护,进入曲阜检察院,仅过了几个小时,警方就通知王书清说薛福顺“跳楼自杀身亡”。薛福顺今年52岁。据与薛明凯和王书清谈过话的知情人士在网上发布的信息,他们两人均拒绝接受当局所谓“自杀”的说法。 薛明凯今年24岁,2010 年和2012 年分别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两次刑期共计4年。 2013 年9 月15 日,他第二次刑满获释。据报导,为了躲避警方追踪,他现在已经离开在河南郑州市的妻子家,目前下落不明。薛表示,他坚信其父不会自杀,...
甘肃异议人士李大伟因“颠覆国家政权”入狱十年,去年刑满释放。他就此判刑提出申诉,最近在信访接待厅的约谈中,一位刑事厅长告诉他,就凭他收藏的批评中国政府的文章,“给你定颠覆国家政权罪也能成立”,他还被禁止对谈话内容录音。
【要求官员财产公开】这10位律师分别是因要求官员公示财产而被以“非法集会”刑事拘留的赵常青、丁家喜、袁冬等人的辩护律师(参见 中国人权 新闻稿《 赵常青等7人因要求官员公示财产被刑拘 》)。10名律师在给北京市公安局的信中列举法律条款,证明他们当事人的做法“完全不构成犯罪”,并以宪法为据,指出要求官员公示财产属言论自由范畴,因此他们认为,丁家喜、赵常青等7人都是无罪的,当局应依法撤销案件,释放被羁押的当事人。
一、李建峰的基本情况 李建峰,男,1965年3月20日出生,地下天主教徒,祖籍江苏省南京市,曾经居住地福建省寿宁县,福建省宁德市,1985年毕业于福建省宁德市师范学院数学系留校任教,同年获得山西谡山史册无线电专业毕业文凭,1992年毕业于原华东政法学院法律系曾任福建省宁德市司法局教育科长、兼职律师、捕前任福建省中级人民法院经济审判庭审判长,正科级审判员。2000年被授予二等功臣及福建省十大杰出青年卫士称号。2002年三月因被指控颠覆国家政权罪、非法持枪罪被捕,分别羁押于福建省公安厅看守所、福鼎市公安看守所、三明市公安看守所、永安市公安看守所,...
【黑监狱】江苏南通维权人士齐聚,用模拟方式演绎被以参加“法治教育班”为名关入黑监狱的经历和原因。在法治班学习期间,未经允许不许吃饭、不许上厕所、不许睡觉、不让见家人,被没收身份证和手机等;学习班结束,要达到“不上访、不上网、不接受记者采访”的效果。片中还讲述了上访者最易被套进“口袋”之罪:扰乱秩序、煽动颠覆、敲诈勒索、准备上访等。

页面

订阅 异议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