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异议人士

在中国的文化传统中,死亡还不是最悲惨的事,更悲惨的是“死无葬身之地”,中共当局强加给刘晓波的,就是这么一个最悲惨的命运。我敢说,人世间最冷酷、最丧失人性者,莫此为甚!今天当我们凝视刘晓波的雕像时,我要说的是,刘晓波的肉体可以被消灭,但他的精神必将永存。
千方百计地挤压和消灭意识形态的中间地带是现代历史上所有极权制度的一个共同特点。这个体制的本质特征是“一个党、一个主义、一个领袖”,她绝对不能容忍任何反对一党专制、主张思想自由、反对神话领袖的主张。习近平正在重复这套政治把戏。
四川异议人士符海陆被控“寻衅滋事罪”案开庭前一天,其妻刘天艳发表文章说,符海陆被捕已1037天,这一千多天的日日夜夜,妻子见不到丈夫,孩子见不到父亲,母亲见不到儿子。20多公里的距离,他们总是抱着希望去,带着失望归。他们和律师一次次地向法院、检察院、监察委员会投诉、抗议,等来的却是他们聘请的律师“被解聘”。 符海陆是四川成都疫苗受害者家长之一。2016年5月29日,符海陆因在网上公开自制海报“永不忘记,永不放弃,铭记八酒六四——27年记忆陈酿酒非卖品”,以纪念1989年六四镇压事件27周年,被当局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后被以涉嫌相同罪名逮捕、起诉。...
1949年中国共产党建立的极权体制,企图把民众的一切都控制起来。极权专制的运作必须依赖法外手段:黑监狱、软禁、跟踪、窃听、酷刑、强迫失踪和政治株连。这就是形形色色的“黑监狱”层出不穷的深层原因。废除其中的一种两种,根本不影响这个超级“全控政体”的运转。
据国内消息,中国“两会”开会以来,四川维权人士、六四天网创办人 黄琦 86岁的母亲 蒲文清 一直被警方监控,不准离开小区,也不被允许探访。3月11日,蒲文清在准备去四川省公安厅反映黄琦被超期羁押及在看守所不能得到应有的治疗问题时,在地铁站与几名公安人员发生冲突,老人家被按在地上,身上多处受伤。下午,公安人员到其家中宣布现在暂时不允许她到绵阳去探望黄琦(实际上蒲文清从未被允许过探视黄琦),也不允许她离开其小区。据监控人员透露,对蒲的监控至少要一直持续到“两会”结束。 黄琦是在2016年12月16日被正式逮捕的。2019年1月14日,当局以其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
我和唐荆陵律师相识已有十几年。唐律师是个有思想和学养的人,他的眼神清澈、真诚,谈吐平和,语言精炼,条理清晰。失去了律师证的唐律师并没有因此而退缩,他比我乐观、坚强。我的朋友,我的兄弟,我拿什么安慰你、迎接你呢?让我们一起见证未来,且看历史饶过谁。
2019年2月5日是农历春节,中国最重要的节日。它是人人回家团聚、享受迁徙自由基本人权的日子。但这些维权人士、律师和作家为了维护别人的权利,自己的基本权利反而遭到无理剥夺──就是陷入苦战的中国人权护卫者们。
四川维权人士 谭作人 与妻子在春节期间探望了系狱维权人士 黄琦 的母亲 蒲文清 、六四遇难学生 吴国锋 的父母以及即将出狱的维权人士 陈云飞 的母亲(陈云飞因与其他维权人士一起去为1989年六四镇压中的死难学生扫墓,而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判刑4年),并报告了他们的情况。去年12月7日,85岁的蒲文清在北京上访过程中被截访人员带回户籍所在地内江,与外界失联,其间,她发生心衰、高血压、糖尿病等严重病情,经急救治疗后,病情稍有缓解,治疗费高达4万余元(约5,900美元);45天后,于1月22日回到成都家中。目前,老人仍在药物治疗与吸氧治疗中。谭作人说,吴国锋的母亲体弱多病,每周需去医院治疗,...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然而——国家多难,从小到大,我们报国无门啊!理想与现实巨大落差中的朱虞夫,经历了传奇人生后,留给历史的,不仅是无形的精神瑰宝,更有珍贵的书画!“现在我的心愿,一是在书画艺术上提升自我;二是希望与海外的孩子们团聚……”
王怡与我相识快20年,我们都是异议诗人和作家,都做过独立中文笔会理事,也曾一块出版过四本被查禁的地下黑皮书。我为诗人、作家和牧师王怡夫妇呼吁。我期望所有的西方政治家和诗人、作家、学者、人权活动家、以及普通公民都关注这场对抗洗脑,对抗劫持中国人灵魂的战争。

页面

订阅 异议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