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少数民族

纽西兰清真寺恐怖袭击惨案凶嫌Tarrant说他的理想的政治和社会价值最接近的国家是中国。国家恐怖主义与个人恐怖主义是息息相连的,国家恐怖主义造成了个人恐怖主义或集团恐怖主义。中共对新疆穆斯林的残暴统治与Tarrant的恐怖袭击本质上没有什么不同。
中共的背叛行为和残暴的屠杀,造成了巨大的悲剧并延续至今。西藏人民反抗暴政要求独立,不但合情而且合理,况且西藏政府在法律意义上的主权独立,并没有因为共产党的占领而改变。所以在达赖喇嘛领导下的西藏流亡政府得到了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同情和帮助。
由于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彻底破产,中共当局不得不乞灵于民族主义,然而民族主义是双刃剑。你讲你的民族主义,那就必然反过来刺激别人的民族主义;你大讲特讲龙的传人炎黄子孙,可是藏族维族蒙族,人家不是龙的传人,不是炎黄子孙,你这样讲,不是刺激人家的疏离感,刺激人家的分离意识吗?
米娜曲折多舛的返乡之旅,让一个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转眼家破人亡,反映着今天新疆维吾尔人的艰难处境。现在,米娜终于来到被她视作天堂的美国,开启了人生的新页,她难以置信自己能活下来,重新呼吸着新鲜空气,自由舒畅的活着。
种族隔离政策让当局方便地使用了牢头狱霸伎俩:在全面剥夺其基本自由之后,再给某些犯人一些欺负其他犯人的特权,让他们去殴打、孤立和看管那些反抗者,从而实现秩序井然的管理。假如闹出大事,顶不住外界压力,牢头狱霸也可以用作替罪羊。
生活在中国境外的一百万或更多的维族人,尤其是那些近年来离开中国的维族人,常常有这种朝不保夕的无形存在感。北京日益增长的影响力加大了他们被遣返回国的风险。中国对维吾尔人的种种限制——包括无处不在的监视和任意拘留——直到最近才引起人们的关注。
对新疆的残暴统治并非始于习近平、陈全国,但习、陈野蛮的反人类暴行和极权手腕,让新疆的状况雪上加霜、严重恶化,维吾尔人和新疆境内各界民众苦不堪言。实施国家恐怖主义统治的是中共当局;出于极权逻辑而施行反人类的极端主义政策的,也是中共当局。
新疆从2016年8月开始构建“一体化联合作战平台”,整个新疆已经成了一座更大的监狱。所有关注中国人权、关心中国未来的人,现在都应该为被关押的维族人大声呼吁,他们的处境就是每个中国人的处境,他们的命运就是每个中国人的命运,他们的未来就是每个中国人的未来,他们的自由就是每个中国人的自由。
即使对中国,“新疆”也是个尴尬的地名。既然各种场合都宣称那里自古属于中国,为什么又会叫做“新的疆土”?要了解新疆,首先是了解生活在当地的人民,去了解这块土地上的人民内心想的是什么,去懂得他们的生活、情感和愿望。
新疆正掀起一场狂风暴雨式的民族改造运动,名为决战“泛清真化”运动。此运动复辟文革模式,动用公权力资源,由权力系统内部表忠、站队、划类、清洗开始,一步步波及民间,淹漫全疆,吞噬全族,进而将一切不臣服于权力的势力彻底扫荡。这是一场准确意义上来说的灭族运动。

页面

订阅 少数民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