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少数民族

新疆对于中国的战略重要性,与西藏相似。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是中国面积最大的省级单位,覆盖着中国领土的1/6;能被中国当作基地去影响周边邻国。新疆也像西藏一样有经济价值,既有油气资源,也能作为通道从哈萨克斯坦输入能源。它还是中国核子武器和导弹试验的场所。
特朗普总统明确表示,美国已经对中国采取新的政策。美国向中国伸出了我们的手。我们希望,北京很快会以行动而不是言词作为回应,重新尊重美国。在我们与中国的关系建立在公平、对等和尊重我们主权的基础上之前,我们不会让步。
社会主义改造一直在进行之中,并没有改变。改变的只是新话。比如文化大革命有“破旧立新”,而今换成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换汤不换药。“破旧立新”的重要标志之一正是改名字。友人曾给我改的名,建议把“唯色”改成“唯一红色”。
即使是在具有充分人权保障的民主社会,也不能完全不考虑对少数民族的特殊保护。民族区域自治若能真正落实,对于控制移民、保护生态、维护本民族生活方式,延续文化传统和保护宗教信仰,是可以起到无法替代的作用的。
西藏流亡社会是二十世纪世界政治流亡史上最和平、最谦卑、组织最良好、持续时间最长而受到全世界尊重的流亡群体。流亡藏童的抚养和教育,其水平超出了境内的教育水准,达到了藏民族历史上的最高状态。因为藏人原来是没有结核病的,在他们被迫离开家园流亡到印度次大陆后,就比其他人更容易受到结核菌的感染而发病。请伸手帮他们一把。
共产党在新疆开展意识形态运动,下令从幼儿园到高中,不得使用维语教材;新生儿不得起维语的名字;从知识分子、艺术家、到企业家,很多维吾尔精英被抓,被送进“政治学习班”。这种听来无害的学习班,实际上却是高墙、铁丝网、探照灯、警戒塔包围下的“黑监狱”。
人们通常会认为当下由科技支撑的极权统治,达到了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严密,任何异己都没有生长空间。是不是在这样的状况下,极权统治便没有了变化的可能,从此只能按照极权的逻辑发展?我认为不会的,有时极权体制内的一个很个别的环节,都有可能导致整体的崩坍。
我曾和许多人一样,认为中国在开启一个具有新观念、新价值和新文化的充满活力的时代,一个适合其超级大国地位的时代的同时,可能会稳步进入一个自信的、更加开放的状态。但当我在去年结束我在中国的工作时,我已不再这样指望了。
我向我先生高智晟提到过女儿对尊者的印象,他说:“这本质上还是宗教信仰里生长出的美好,是宗教提升了的灵魂美好的外溢。这就是人类心灵财富和眼睛里财富的高低之别。世界上没有几个人心灵财富的拥有程度能与达赖尊者比。心灵财富能提升人格人性,甚至于神圣化人格人性,这是人类眼睛里的财富永远不能抵达的高度,不论你拥有了多少这样的财富。”
“欧盟承认中国在消除贫困等许多人类发展领域所取得的进展,但同时仍然对维权人士和律师遭到逮捕、关押和定罪以及据报道他们的家人遭到骚扰的情况表示关切。欧盟再次呼吁立即释放所有因人权活动被拘留的人士,特别是刘晓波、伊力哈木∙土赫提、谢阳、江天勇、李和平、王全璋和扎西旺秀等人……”

页面

订阅 少数民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