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言论自由

2017年7月13日,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博士在经受了长期持续的政治迫害和文字狱之后与世长辞。刘晓波百折不挠追求自由的精神;知行合一、坐言起行,争取民主、捍卫人权与人的尊严的精神;对中国宪政道路坚持不懈的探索精神;是他身后留下的最为宝贵的精神遗产。刘晓波把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了争取自由民主的伟大事业,他将与大海同在,滋润中华大地,泽被世界文明。自由之火,生生不息,薪火相传,不知其尽。
2017年12月7日下午,隋牧青律师到广州越秀区看守所会见了被以“侮辱罪”逮捕的知名网友张广红(网名“拈花时评”)。张广红告诉律师,越秀警方指其曾在whatsapp群转发一帖,有侮辱习近平主席的内容,他不记得转发过该帖,且该帖似乎只有“穷兵黩武”这样的批评性言论,并无侮辱性言词。律师认为WhatsApp群系私密封闭空间,警方通过软件后门获取所谓罪证有违法取证、陷人入罪之嫌;即使警方指控的所谓犯罪事实证据确凿,也不过是公民正常行使言论自由权,与违法犯罪无涉。 张广红会见通报 隋牧青律师 张广红,网名“拈花时评”,知名网友,多年来发帖批评时政,屡次因言获罪,曾两遭行政拘留,时常被骚扰、喝茶。...
广州网络作家、词曲作者徐琳,今年9月26日在湖南老家照顾父母时,被广州市公安局南沙分局的警察以寻衅滋事罪名抓走关进南沙区看守所。2017年11月13日上午,蔺其磊律师在看守所会见了徐琳。徐琳告诉律师,从10月5日到10月20日警方每天都是三班倒提讯;他一直是零口供;警方所涉及的话题大致是他创作的歌曲、发表的文章以及微博、推特、脸书上的言论等等。徐琳谈到他刚拘留时不见律师的来由:一是他早就声明过,若被抓,他不见律师,以免浪费公共资源,也避免给律师带来风险;二是他不承认办案机关的合法性,他的行为全部是言论,言论无罪辩护无用;三是他认为自己无罪,这完全是政治迫害。 徐琳案通报 蔺其磊律师...
习近平如果要重构社会基础,寻找政治支持,究竟应该向上还是向下?一个已经失去意识形态凝聚力的政权,寻找政治支持的方式只能是购买,向上购买的途径就是恢复江胡时期的精英集团利益共享机制;向下购买,中国已经陷入经济发展瓶颈,中共政权恐怕无此财力。
如果人民都生活得很幸福,有充分的自由,不会随时被权力侵害,谁会去反对统治者呢?谁会去分裂国家呢?人民起来反对统治者是为了追求美好的生活,有充分的自由,不会随时被权力侵害,如果这最终导致了国家的分裂,那也只能是顺其自然。与其让整个国家的人都在专制的迫害下生活,还不如让一部分地方的人分出去享受自由美好,让一部分人先自由起来。
“豆瓣网”如此迅速地删帖,显然不是主动为之,而是中共宣传部门下达的命令。原因很简单,很多评论将《出租车司机》呈现的光州屠杀与二十八年前北京的“六四”屠杀相提并论,这正是中共最忌讳的言论禁区。当过和尚的朱元璋当上皇帝之后,不准所有人提及“光”和“秃”这样的字眼,共产党比朱元璋还要杯弓蛇影。
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在街头发起了“反港独、反冷血、反伪学呐喊大会”,公开用血腥的语言威胁要对提出港独的人士“杀无赦”。正是北京政府,它处心积虑地通过梁振英、何君尧之流来激化香港社会的矛盾,以此浑水摸鱼,乘机彻底撕毁一国两制的承诺,以便名正言顺地将那一套“顺之则昌、逆之则亡”的极权制度引进香港。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 4月的一晚,贺卫方在西北政法大学上了一节课。他是当之无愧的明星教授,闻讯而来的学生使得教室“爆棚”。演讲完,热烈的掌声中,主持人、也是他的博士生谌洪果副教授在激动之余,说了句:“我想,这个时代,贺卫方、韩寒这些人,真他妈的有个性!”瞬间,台下学生笑成一片。作家狄马玩笑点评说:“欺师灭祖,莫此为甚。”当然,贺卫方不这么认为,他欣赏这位不久前写了《我为什么不参评教授》一文的学生。师生之间在自由精神上的一脉相承,被许多法律学人艳羡。 52岁的贺卫方,无疑是当代中国最具影响力的法学家。多年来,在学术研究之外,他倾注大量心血于法治理念的传播,不遗余力投书传媒,在各地巡回演讲,...
网信办不惜触犯众怒,表明它急于在十九大前建功立业、讨好最高当局的心态,同时此举也反映了最高当局的意志,即把各类网络群组变成党的喉舌、党的工具和党的阵地。问题是,中共能做得到吗?
我知道,按照现行的标准,我远不是一个合格的教师。我要是校方,为了保障意识形态不出问题和经济效益不受影响,也要开除像我这样的害群之马。这一次,是最后一次下岗了!

页面

订阅 言论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