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言论自由

这几日是“49年以后仅有的、短暂的新闻自由的盛大节日”,与之前新闻界发起对话有直接关系。他说,“政治领导人做了姿态,各个媒体从业人员也通过这个信号抓到机会,加以充分利用。这是大家心照不宣的突破。”
六四,无疑是中国历史上的重大公共事件,事关无辜者的冤魂和正义的伸张、民族的历史真相和未来前途,中国人和中国政府不可能永远沉默下去,必须对此有一个公开交代,交代来得越早越好。
读曹旭云先生自传体《爱尔镇书生》,见证一个学人为真理上下求索,重现上世纪80年代惊涛骇浪,让人唏嘘,感人泪流。人生分三大段:体制抗争,八九参与,商海搏击。贯穿其中主线是追求自由,所作抉择彰显风骨与操守。
习近平以惯于说漂亮话著称,不点名地批评他国。现实中的“党专政文明”与“民间文明”发生了冲突对抗,结果以“党专政文明”将“民间文明”扼杀在血泊之中而告结束。习近平还是先努力做好中国自身的“文明”对话为好,不要把自己的国家弄成鸦雀无声的一片死寂之地。
中国政府正在为如何度过今年的几个时间节,他们似乎真的在担心其中的任何一个日子都可能成为共产党政权的忌日,最近采取的歇斯底里的行动充分表明了他们内心的恐惧,他们已经恐惧到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地步。
刘飞跃煽颠案是一场典型的文字狱以言治罪的政治迫害事件。这场政治迫害从一开始就违背我国现行宪法、法律。人权与人道是超越于一切政治与政权之上的,任何一个现代文明的政权都须符合其人道使命,其合法性在于它尊重保障人权、谨守人道底线,维护人道尊严。审判者应当知晓,谁也逃不过历史的审判!
在中国,但凡历史倒退的时代,都具有反智的特点,而反智时代的一个标志性现象则是思想警察盛行,对知识分子以言治罪。人们会记住今天的中国,记住那些出卖师长和灵魂的小丑,更会将那个正在将中国的大学生们推向堕落深渊的思想专制制度永远钉在人类历史的耻辱柱上。
引进孔子学院的决策过程在美国高校是一个灰色地带,可以由校长和校董事会拍板,而不必须通过教授会。但当“学术独立和学术自由”被明确提出来,它就成了校长和教授会都必须认真面对的不能绕开的问题。保护自己的工作环境的自由和清新是我们每一个人的责任,从我做起,而且它不难办到。
自从我的丈夫危志立因为帮助尘肺病工人维权而被深圳警方刑拘,我的生活就开始变得一天比一天糟糕。突然间我就有口难开了。我是一个外向的人,最喜欢在社交媒体晒这晒那,但是现在这几个最常用的对外联系窗口已经卡啦一声对我关闭了。这种心情不知道大家明不明白,就是一种已经死亡的感觉。
唐云后注:此生最为耻辱的写作!文章以羞辱自己为能事,以期换来当权者的半点怜悯或者手下留情,是当今知识分子脊骨被打断之明证!为警示后人,我不避自我再度羞辱,贴出文章,让大家知道,任何和解的路径其实早就堵死了,以自轻自贱的方式依然不可能获得半点认同!

页面

订阅 言论自由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