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府问责

“国际人权联盟与其成员组织中国人权敦促理事会及其成员国采取紧急行动,解决中国香港特別行政区令人震惊的人权和自由恶化问题……”
中国人权 注:贵州省六盘水市居民汪杰来函,反映其弟汪净被殴打致死而当地公安机关严重失职渎职、任凶手逍遥法外的情况,呼吁当局依法追究贵阳市白云区公安分局相关人员的渎职行为并赔偿由此给家人带来的经济损失。 据汪杰与其父母联署的“情况反映”:1993年,23岁、大学毕业不久的贵阳市耐大材料厂模具分厂职工汪净遭4人围殴致死,被打时有证人在场,但公安局一直不予立案。家人多年来无数次找公安局,但总是被用“正在调查”等托词搪塞推诿。1999年2月,汪净的哥哥汪俊在驾车前往贵阳市白云区公安分局说理的途中翻车死亡;汪净的姐姐汪杰因兄弟二人连续离世,长期抑郁之下患上精神病;汪净、汪俊、...
她们中有些是律师或法律倡导者,自主选择了艰难的人权捍卫者的道路;有些是被当局打压的律师或法律倡导者的妻子,为了维护自己和家人的自由而被迫走上维权之路。
2021年6月2日,上海居民韩忠明从外面回家时,在家门口突遭8个身强力壮者强行拖上车,韩忠明大声呼救,这些人就将韩忠明顶压在车上,还给他套上黑头套。邻居问这帮人凭什么强制把人带走,被告知是三林镇政府雇佣他们抓的,怕韩忠明在建党一百周年时向上级部门状告三林镇政府。韩忠明家人立即打110报警,但闵行区浦江镇警所就是违法不出警。家人向相关部门多方求告,依然无法获知韩忠明被关哪里;拨打三林镇总机电话欲找镇政府官员讨说法,总机就是不肯转接领导办公室;最低层的政府办事处,也如同中南海层层设防、难以进入,严密的钢栏和看守,老百姓见基层领导都难于上青天。 韩忠明因2001年私房动迁问题不得解决,...
2021年,香港当局以防控新冠病毒肺炎疫情为由,连续第二年禁止在维多利亚公园举行年度烛光守夜活动——香港人自1990年以来,每年6月4日都聚集于此,纪念在1989 年民主运动中遭“六四”镇压的受害者。警方还向全市派出了7,000名警察,以防止人们“非法”聚集。但香港人找到很多方法来继续进行纪念活动——把点燃的蜡烛放在消防栓上;在墙上涂鸦;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等等。 以下是2021年6月3日至4日摄自 香港 街头和 纽约市 的纪念场景。 香港 香港北角一茶餐厅餐牌,2021年6月4日 民众为平反六四签名请愿 香港街头手持蜡烛、点亮闪光灯的民众 香港街头点亮闪光灯的民众 纪念六四的街头标语...
32年前,中国共产党的强硬派面对人民的呼声做出镇压的冷血决定,动用军队与人民为敌,杀戮和残害手无寸铁的和平抗议者,压制中国公民要求为建设一个健康的社会创造基本条件——廉洁政府和政治自由化的呼声。抗议者和旁观者被服从上级命令的士兵射杀,有的头部、有的胸部、有的背部中弹;有的被追进胡同后被用刺刀刺杀,还有的被碾死在坦克下。 镇压期间,有人目睹到这样一个场面:一群人泪流满面地抬着一个年龄不会超过10岁的男孩的尸体,男孩身上满是枪眼,脸色惨白地躺在那破旧的木板上,人们把他的尸体置放在一队军车前并发出愤怒的声音。该男孩叫吕鹏,才9岁,是迄今为止已知最年轻的“六四”受害者。这名目睹者后来在2004...
以下引言来自因参与2020年在香港维园举行的“六四”烛光晚会活动而被起诉或被定罪的香港人。
心情沉重,2020年我们群体又有两位难属去世,离世难属增加到62位。 陆玉宝( 陆春林 的母亲) 1989年“六四”惨案遇难者陆春林,男,27岁,系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86级研究生。1989年6月3日夜,在木樨地被戒严部队射杀,子弹从后背击中肝脏,背部留有一个弹孔,子弹未穿出,尸体送到阜外医院。临终前,将身上证件交给行人送回学校,由校方领回尸体火化,骨灰葬在江苏老家自家桑园内。 陆春林的母亲陆玉宝,2019年10月因摔跤,颅内出血,送至医院抢救。后回家由女儿和女婿照顾,终因病情严重,年老体衰,于2020年1月去世。由于疫情,他们没有告诉我们,我们是在2020年年底才知道她在年初已经离世。...
中国人权按 :在“六四”惨案32周年之际,天安门母亲群体授权 中国人权 发表祭文《我们的信念与坚守永远不会改变——“六四”惨案三十二周年祭》,以及两名难属逝世的《公告》。祭文内容如下: 我们的信念与坚守永远不会改变——“六四”惨案三十二周年祭 天安门母亲 1989年6月4日,和平时期,在执政当局领导和指挥下,中国人民解放军肆无忌惮地在首都北京十里长安街上出动坦克、装甲车以及真枪实弹的士兵向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北京市民开枪、碾压、甚至毁尸灭迹!使得一些遇难者家庭当亲人离开家后,再无任何消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如同人间蒸发了一般。 这一毫无人性举世震惊的惨案,令人瞠目结舌,无法接受。...
“天安门母亲”创始成员丁子霖委托 中国人权 发表《致友人》公开信。全文如下。 致友人 本人在此衷心感谢各位朋友在我们亲人遇难后的30多年漫长期间内所给予的人道救助,尤其是在我1994年初曾以个人名义向国内外友人发出过人道救助呼吁以来,迄今为止未曾中断的救助。 现如今绝大多数遇难者的老父母均已谢世,遗孤们也已长大成家就业。是你们的义举帮助我们这些蒙难家庭度过了最为艰难的时刻。 目前新冠疫情正在全球肆虐,大多数的捐款者也已年届退休。因此,我恳切地请求你们中止给我们难属——天安门母亲群体人道捐款,这项人道救助活动早就应该画上完美的句号了。 我将永远铭记你们的爱心,并坚信你们的义举必将为历史铭记。...

页面

订阅 政府问责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