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背景 经过近一个世纪的殖民统治,英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于1984年签署了《中英联合声明》(以下简称《联合声明》),为香港1997年回归中国铺平了道路。《联合声明》确定将设立香港特别行政区,其“直辖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并享有“高度的自治权”;其社会、经济制度和生活方式在50年内保持不变。虽然“一国两制”一词未被明确提出,但它却是奠定《联合声明》的基础。 [1] 尽管中国在2017年称《联合声明》只是一份历史文件,竭力予以废除,但它仍然是一个在联合国注册的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条约。英国政府作为共同签署国,有义务监督和确保该条约的有效执行,以保护香港以及其他国际社会的法治和基本权利与自由...
事实上,人民为保卫已有的自由而作的牺牲,往往大于追求更高度民主时的。当时北美殖民者的抗争,正是由于害怕失去既有的自由而作出的,所发出的能量极大。香港人愿意并付出了庞大代价。由此可推断,习氏和林郑下一回搞全方位限制港人自由的23条立法,毫无疑问会逼出香港的1776。
面对逼迫,我会怎么做?我在基督面前祈祷立志,并经过深思熟虑后,决定当掌权者越过上帝所赐的世俗权力的边界,攻击和僭取属于上帝和教会的属灵事务时,将以和平的方式,坚持在信仰上的抗命。
要来的,终于来了,焚书坑儒再现中国。诚如海涅 倍倍尔所言:“那仅仅是前戏。人们在哪里烧书,最终将在那里烧人。”在当下的历史格局下,摧毁中共的防火墙,这是解体“烧书—烧人”体制的最迅捷也是最彻底的途径。在这一意义上,我们都是处在30年前的柏林墙两侧的东、西柏林人。
柏林墙被拆除30年后,人类早已进入信息互联互通的数字时代,但在专制世界与自由世界之间,还有一座柏林墙需要被拆除,那就是中国的互联网防火长城。深受信息柏林墙之苦的中国人,当然希望、也永远感佩国际社会推墙的努力;但如果不能帮忙推墙,请你们不要帮着加固这堵墙好吗?
习近平谈民主,这本身就是一个矛盾,习是中国共产党的领袖,而共产党垄断一切政治权利。这个党的领袖们的脸皮已经厚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以至于无耻到敢于将谎言当作现实不断地大声重复。这就是中共党的所谓“全过程民主”的口号背后的真实货色。
中共抓捕“新余三君子”之时,正是当局在全国范围内开始大规模打压“新公民运动”、剿杀公民社会之际。此后,中共一步步将中国大陆的各种反抗力量消灭于无形,公民社会的生存空间被压缩到几近窒息。然而,谁又能否认,即使在最严酷的寒冬,仍会有顽强的生命在孕育和成长!
可见自由而无用是多么重要,但它又是那么地脆弱。它不仅仅能使我们追求自己的生命体验,它更能防止我们堕落成犯罪的工具。它是人性的第一道,或者说最后一道防线,实际上也是唯一的防线。
首要的原因当然是中共严重低估了香港人民对中共不断侵蚀他们的基本权利所积累的不满,更低估了香港青年一代为自己和香港的自由不惜拼死一搏的决心。现在的中共当权者,正在为此而付出代价,可以大到超乎所有人的预料,让中共后悔莫及的程度。
恐怖的日子从2015年7月9日到今天整整四周年。四年了,我们的心仍在痛!前面的路还有多远?我们无法预测,但我们会互相扶持、一起走向这条艰难的路!

页面

订阅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