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律师

2019年的大年三十我将带着女儿,陪伴李文足到天津第一看守所,守望她高墙内冤屈丈夫王全璋律师过年。抱团取暖是我们唯一的生存方式,抗议违法势力抓捕异议人士,疯狂打压良心自由。支持坚守法治、坚守正道的律师。
今天虽然是大寒,但我们的生日派对却热火朝天。老、中、青、幼相聚在李文足家,给张善根大哥和周秀玲大姐庆生。我们共同许愿,盼望王全璋早日回来,和我们一起过生日!
今天是王全璋被羁押1274天(再有六天就是三年半),被秘密审判第9天。我们到中国最高检控告天津二中院法官林崑、周虹在709案中的违法行为。我原以为,今天最高检的阵势不如最高法。没想到,原来他们手段更高一筹,准备把我们“当街消失掉”!
王全璋自2015年7月10日失踪,已经三年四个月了,严重超出规定的案件办理期限。律师会见王全璋却被你们法官设置了无法逾越的障碍!林崑、周虹,你们违法的行为必将在中国法治上留下耻辱的一笔。
强迫失踪在中国非常猖獗。从范冰冰到高智晟,从肖建华到王全璋,从小班禅到孟宏伟,从体制的受益者到反对者,从贪官到良心犯,没有任何人是安全的;连制造恐怖的作恶者也不例外。失踪人民共和国实际上就是恐惧人民共和国。
隋牧青律师9月20日发布消息说,他的妻子孙世华作为访民周建彬的辩护律师,当日下午三点多钟前往广州荔湾区华林派出所欲与主办警官沟通此案时,遭派出所警察殴打并被非法扣押。他打110报警,要求派员到派出所取证,但110先是不肯出警,后转告他如果拨打110超过一定次数,将以扰乱警方工作秩序论处。在隋律师的不断要求下,110才终于派员到场为孙世华律师做笔录,但截至发稿为止,孙世华律师仍未获释。 隋牧青律师因代理多起维权案件于今年初被吊销律师执照。 访民案代理律师孙世华遭警察殴打并被非法拘禁 隋牧青律师 2018年9月20日 我太太孙世华作为访民周建彬的辩护律师,...
维权律师王全璋在失踪3年多之后终于会见到律师,下文是其妻子李文足就刘卫国律师转告她王全璋说自己以前受到的待遇没有“硬暴力”而写的文章。李文足在文章中说,李和平律师回家的时候,身上没有伤,他说每天被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盯着服药,掰着嘴看药吃下去没有,那是让人感到死亡的威胁;每天被迫用一个姿势僵直站立15个小时以上,晚上睡觉也必须平躺不许翻身,如果翻身了,就被叫醒;被用工字镣铐把手脚链在一起,整整一个月;冬天被强迫站在空调的冷风口吹十几个小时;冬天在天津看守所,只给薄薄的一条被子,30天被冻得夜里都不能入睡;每餐给两个鹌鹑蛋大小的馒头饿得肚子疼,常年见不到阳光。 李文足说:“全璋说没有遭受硬暴力,...
王全璋律师在2015年7月开始的、300多名律师和维权人士遭到打压的“709”案中“被失踪”,之后,被羁押者或被判刑、或被释放,只有王全璋律师音信全无——他不被允许会见家人和律师,外界不知其关押于何处、不知其生死……在失踪3年多之后,终于有律师会见了他。本文即是刘卫国律师讲述其成为王全璋的辩护律师、会见王全璋及进行代理工作的情况。
山西疫苗事件距今天已经八年时间了,这八年,我经历了人生各种起落和变故。就像坐在一艘大船里,自己完全无力左右命运,只能跟着大船起起落落。然而,我们何尝不都在一艘大船里,看起来船决定着我们的命运。事实是:船里的每一个人,决定着船的命运。
习近平修改宪法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看起来法律已经不再是斗争舞台,而彻底成为权力的附庸。其实当局从来不会允许任何力量发展到可以挑战一党制的程度,利用法律的维权运动当然也难以跳出中共设定的红线。用法律抗争与对法律宣战仍在进行。在中国律师和人权捍卫者们没有放弃,全世界关心中国自由尊严的人也没有放弃。退无可退,生死攸关。

页面

订阅 律师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