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国内来信

济南市县乡两级人大代表换届选举进行投票期间,以独立参选人身份竞选人大代表的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连续多日被囚禁在家中,公安日夜值班监控。投票当日,孙教授不许出门,当局派人将投票箱“送”到其家中让其投票。而其所在大学的大学生们被叫到办公楼大厅,由党委书记训话后,在毫无隐私的情况下进行投票。
上海助选志愿者崔福芳、徐佩玲协助冯正虎竞选上海市杨浦区人民代表,在10月29日又一次遭到杨浦区公安局五角场派出所警察的违法拘禁,个别警察还恶意将扣押的二部手机浸泡在水里毁坏。崔福芳、徐佩玲依法于12月6日用邮政特快专递的方式向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提出国家赔偿申请。
呼格案、聂树斌案等等能被国内媒体公布的诸多错案(无法公布的何其之多,我、他、他们……),早已证明了一个事实:中国无法官、中国无法治,当今中国有的只是官权和犬儒!
我记得那时候和平跟我说,如果说将来众位律师当中能出一位大律师,那一定是江天勇,那时候老江执业才五年。后来事实证明,从和平所里被逼出去的几位律师,都成了大律师(黎雄兵,李春富,江天勇)。你或许认为赚了大钱有了大名才叫大律师,我却认为守住良知的才叫大律师。
毒食品和空气、水源污染是国内媒体都公开过多次的,国际社会应该也早就知道的。如果不符合事实,首先就得追究媒体和相关部门的责任,何须让我闭口?我说话的功效能及得上国内媒体和广大民众的切身感受吗?
在这片国土上,天安门母亲群体得以自然形成,并不畏强权的高压,能坚持到今天,除了母亲们自身的努力之外,离不开海内外友人们的关爱与相助,在此,请朋友们接受我衷心的感谢。
对于这些管选举的领导来说,或许是一个新问题,过去只有组织推荐,指定候选人,或者是借选民推荐的名义来包装一下组织指定的候选人,从未有过选民自由推荐的候选人吧?法律上有的权利,长期不用,也就废了,没有人知道如何使用。
冤假错案就是这样造成的,这位曾经担任过警官学校学生会主席的年轻人叶剑是无辜的。叶剑于2007年10月6日入狱,2009年 1月15日被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法官周强终审枉判为无期徒刑,先在上海监狱,后转到新疆监狱,现在江西省豫章监狱服刑,改造了十年,仍是初心不改,永不认罪。
根据军地和罗玉瑛三方的材料显示,汪小燚在95964部队于2001年6月28日因请三日丧假未获批准,发牢骚挨了几个耳光后,欲向上级反映部队黑暗情况,进而被打致残、被除名遣返回原籍……
海外民运人士被国内执政者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或遣“线人”搅局,或禁止归国回家团圆,更甚竟将人秘密绑架回国投入大狱。中国海外民运就是在种种逆境中艰难生存,他们在斗争中成长,他们与整个中国民运共成长。向海外民运朋友们致敬!

页面

订阅 国内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