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毛泽东

记得小时候:冬日的颐和园,昆明湖的冰面上父亲与我们一起踢小冰块玩,结果他滑倒了,传来一片笑声;夏日的傍晚,父亲手拿扇子与我们坐在一起听哥哥读《苦儿流浪记》;小哥不好好学习,被父亲绑在树上责打……回顾父亲的身影,有慈祥的一面,也有严厉的一面。往事如烟,留在心里的有温暖也有伤痛。
作为老三届知青中的一员,我怎么看知青生涯?我的看法是,对绝大多数老三届知青而言,知青生涯既不是可歌可泣的,也不是不堪回首的,而是无法忘怀、心有隐痛的。
中国特色人权(网络图片) 2017年12月7日至8日,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和外交部在北京共同举办了首届“南南人权论坛”。来自50多个发展中国家的300多个官员及专家学者出席了论坛。 据美联社消息,中国外长王毅在论坛开幕式上发表了讲话,强调中国人权事业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关键在于“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人权发展道路。”他也称:“中国的人权状况如何,中国人民最有发言权。” 一些外国评论对此指出,这实际上是北京认为,现有全球人权治理体制存在机会和规则不公等的问题,而发展中国家是直接受害者,应当成为积极的变革者。中国倡导人权应以尊重国家主权为前提,各国应按照本国国情走自己的人权发展道路。...
当年的国是,是戊戌变法维新,是加入世界文明主流。如今的国是,则是薪火传至当下的戊戌精神,是屡仆屡起的康梁、光绪们的真正“中国梦”,是开启国门,进入主流国际社会的宪政秩序之道。这才是中国文明的伟大复兴。因而,拆除所有的柏林墙——网络柏林墙,言论柏林墙,信仰柏林墙,思想柏林墙,制度柏林墙,这才是中国唯一的最后救赎之道。
各位听众你们好,我是王丹。自从薄熙来在重庆搞“唱红打黑”以后,“文革”会不会死灰复燃这个原本没有进入人们思考范围的问题,就逐渐开始浮现。习近平上台以后,外界公认,他的所谓新的治国理念,很大程度上,就是“没有薄熙来的重庆模式”。这个模式的一大特点,就是在意识形态上向毛时代回归,重新评价已经被定性为“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重新评价带领中国进入动乱的毛泽东。如果今天,还有人认为这样的担忧是多虑的话,那只能说明他的政治嗅觉太迟钝了。因为相关的迹象已经越来越多,“文革”的阴魂已经慢慢地回到了中国的土地上。 除了民间对毛泽东的崇拜风潮再次流行之外,...
今天这个焚书坑儒是采取不同的方式。习近平现在在焚书与坑儒两方面都比毛泽东厉害得多。他的言论的控制自从他上台以后连胡锦涛时代、江泽明时代的那一点点言论自由都没有了,也没有人敢说不同的话了。现在是利用各种新的法,只要我听不惯就把你抓起来关起来。
蔡奇乃习近平第一心腹爱将,惹了这么大麻烦,习近平也有任人唯亲、用人不当之责。难道不该追究习近平的责任吗?可是现在的习近平已经被送上神坛。神不会犯错误,会犯错误就不是神。既然习近平还是会犯错误,可见习近平还不是神,所以就必须把习近平从神坛上拉下来。
个人崇拜在共产党政权史上本为内部公共品,但它借助党国一体机制最终让社会承担了迫害、杀戮、饥馑、动乱等重大成本,这还未计对个人精神世界摧毁之无形成本。在共产党政权史上,个人崇拜未必导致政权丧亡,但某一波段使政权看似强大,而实质上是积累崩溃因素。
中共政权必然对普世价值采取一种骨子里的轻蔑,一种敌视的态度。要指望这种政权主动地走向自由民主的道路,那是相当的困难。所以,这对不仅是对中国人,也是对整个世界提出了非常严峻的挑战。可以说,目前世界面对的最大的问题就是,如何应对一个崛起的专制的中国。这个问题解决不好,不仅是对中国人,对整个世界都将是一个极大的灾难。
明明是一朝天子一朝臣,明明是要剿灭党内和社会上的不同政见,却偏偏要将自己打扮成一个所谓理想信念坚定的君子,这样的人恐怕比变色龙还不如,只怕是一个披着变色龙外皮的野心家了。遗憾的是,中国的这个新时代恐怕要由这些野心家们任性地玩弄一阵子了。

页面

订阅 毛泽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