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人物

她曾有过安稳的工作和优渥的日子,然后这女孩心中有一团温柔而艳丽的火。这团火让她忍不住去关怀他人、关怀世界。她只是继续往前走,心中那团温柔而艳丽的火带着她越走越远,逐渐进到了无人敢进的雷区。
十年了,他妻儿在太平洋彼岸相依为命。这一家人远隔重洋骨肉分离已是第十年——这样的分离,不止存在现实的伤害,同样面临巨大的伦理困境:“执子之手,与子皆老”与践行“自由、公义、爱”并不矛盾。但悲哀的是,将公民的身份当真做一个名符其实的公民,成了“鱼与熊掌”的关系。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然而——国家多难,从小到大,我们报国无门啊!理想与现实巨大落差中的朱虞夫,经历了传奇人生后,留给历史的,不仅是无形的精神瑰宝,更有珍贵的书画!“现在我的心愿,一是在书画艺术上提升自我;二是希望与海外的孩子们团聚……”
王怡与我相识快20年,我们都是异议诗人和作家,都做过独立中文笔会理事,也曾一块出版过四本被查禁的地下黑皮书。我为诗人、作家和牧师王怡夫妇呼吁。我期望所有的西方政治家和诗人、作家、学者、人权活动家、以及普通公民都关注这场对抗洗脑,对抗劫持中国人灵魂的战争。
哈耶克对人类思想的影响,可能会与孔子对中国人思想的影响一样深远而无孔不入。哈耶克指出,在一个自由经济中,游戏规则是公平的,输了的人无法不认输,因为市场是只看不见的手,无法抗拒它的惩罚,受罚人也无法责怪任何他人。而乌托邦主义制度却有只看得见的手来执行奖惩,失败者总会有办法找政府,抱怨奖罚不公平,或不合理。
蒋老坚持不懈,多年如一日,最后把他自己的一套私房都卖了来作这样的公益事业,帮助一九五七年受难者朋友将文章付诸印刷,为中国民主人权发声,所需费用他全部承担。他从不吹嘘自己,更不自封为什么“右派代言人”之类的称号,一直低调而默默地奉献着。
立人最早的时候,是做公民教育的,打着公民教育的招牌。但我发现我们不能做任何公民教育,在我还没有做任何公民教育的时候,政府就已经很烦我了。公民这个词已经被妖魔化了。学会阅读之后,人的成长你挡不住的。这个人自己学会看书了,你对他精心设防的东西,你发现他自己都突破了。
从晓辉的遭际可以看出——他那么天才,又那么自律、有毅力,内在地已经为未来的冲刺做好了准备,却被中途驱离了赛场——我们的时代并没有为容纳这样一个人做好准备。我们哀悼他,不仅有私人的情感,也是为这样一种没有实现的可能性而扼腕。安息了,晓辉,从此不再漂泊了。愿你在另一个世界,有书、有音乐、有电影、有亲人陪伴。
20世纪80年代末在中央统战部工作时,我曾干了一件自以为是的事儿。我一厢情愿地想将一些异见人士从“圈外”拉到“圈内”来,其中花心思最多的是方励之。桀骜不驯的方励之却并不领会我们对他的好意,在改旗易帜的路上越走越远,很快中国政局风云突变,方励之终于走上了不归路。
刘宾雁是中国苦难大地上出现的一个奇迹。他是一个启示,一个精神秘密,一个我们至今尚未完全理解的典范,将生命、人格与文字融为一体。他的英勇和善良,如长夜里的双子星,照耀着我们的人生。刘宾雁就是这样一颗虽已陨落,但光芒依旧的明星,而且他离我们越远,这光芒就越明亮。

页面

订阅 人物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