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人物

无论是奥斯陆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的空椅子、中国的《零八宪章》、香港的刘晓波铜像;还有那些在中国各地因为海祭刘晓波而被抓捕的人们,都在向世界显明:刘晓波先生那可歌可泣的民主自由的精神将永被敬仰和传颂!
在我所有经历过二十九年前那场运动,现在还依然走在这条艰难的路上的兄弟中,刘贤斌被公认为是最为淳朴的一个。他不是那种善于言谈表达自己的人,也不是可以用热情感染周围的世界的人。他其实相当内向腼腆,并不善于交际。接触过他的人,都记得他的憨厚的笑,和羞涩的问候。你很难想象,这样的一个人,在共产党的眼里,居然,也是国家的敌人。
最后一次跟曹牧师在长沙见面是他被捕前大概两三个月。他说缅甸佤邦那地方夜晚的星星非常漂亮。我是一个想看星星的人,而曹牧师更像一个种星星的人。我时常软弱得不行,可想着耶稣基督,特别是那些活出耶稣基督见证的人,其中就有曹三强牧师,我就又刚强起来了。
半年多不见,高妈妈好像“返老还童”了。虽然还离不开氧气,早晚要做两次肺部吸氧,但老人家看上去精神很好,思维清晰,说话大声,写字灵活,记忆力仍然让我这“年轻人”望尘莫及。世界上有一种感情会超越亲情。我爱我的高耀洁妈妈,那是因为她这一辈子,撒向人间的都是爱!
对我做历史纪录的人来说,我只觉得必须抓紧时间去做。现在不做,以后就做不成。哪怕10年以后中国民主转型,再想做研究,当事人都不在了。我不管有多久,该做的我必须现在就去做,为历史留下纪录。
中国的民主运动和人权事业并非没有道义巨人,刘晓波本人,就是这样的道义巨人。刘晓波丝毫不比曼德拉、昂山素姬逊色,他所面对的中共政府远比南非白人政府和缅甸军政府更加凶恶,相比之下,刘晓波的坚守和牺牲,刘晓波道义精神的可贵之处,比曼德拉和昂山素姬有过之而无不及。
自2011年开始,屠夫更认同政治反对和体制变革的主张,将这些主张贯彻到行动的层面,如其《杀猪宝典》所显示的,屠夫并不回避抗争,恰恰相反,与此前主流的维权模式相反,屠夫主张创造性地运用各种方式,更倾向主动积极的抗争/推墙行动。
现在中国面临的很多问题都跟崇拜民主和科学有关。中国走了很多弯路,不是因为反五四,而是五四的后果。如果那时强调自由,强调宪政与共和,情况就肯定不一样了。共和跟民主是不一样的。共和是讲上层的权力制衡,民主是讲下层的政治参与,两相比较,共和比民主更重要。
陈西的一生坎坷而又艰辛,可以说他承受的苦难和折磨多于他得到的享乐,他承担的责任多于他获得的报酬。正是他那富于传奇色彩而又光辉绚丽的生活经历凸托出他生命的崇高价值。他现在可以理直气壮地向世界宣布:我的人生没有虚度,我的生命没有堕落。
在北大百年校庆上,季羡林说,北大历史上有两位校长值得记住,一位是蔡元培,另一位是丁石孙!丁石孙是1983年至1989年的北京大学校长。1988年,丁石孙曾拒绝毛新宇入读北大,成为教育史上的美谈。在一次接受央视的采访时,丁石孙却说:“我是个失败的校长……”

页面

订阅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