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人物

《DonaDona》,种族灭绝的代名词:几百万犹太人曾像一批批牛犊,听天由命,被带往屠宰场。人们啊,请听听这首歌的现在进行版,请允许我以刘霞的哭泣为它重新填词……
我们没有历史。每一代都是断代。于是,我们世世代代不得不重复黑暗,蒙昧,屈辱和恶。在比监狱更加严密的铁壁重围之中,一个注定要成为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圣女之死,没有一丝丝消息传出来,哪怕如晨星夜露如蛛丝马迹。
林昭对人类普遍价值——自由、民主、平等、博爱——的坚定信念,对个人生命价值——人权、独立和正直——的坚定守卫,是她毫不犹豫以热血和生命为之奉献的崇高精神事业。看到这一点,就会深刻懂得林昭的情感、性格、灵魂的伟大和壮丽。
李柏光就是这样一位深具烈士精神与批判意识的信仰者。近二十年来,在中国涌现出的近百名风头浪尖上的人权律师群体中,李柏光是最早步入这一领域、拥有最高学位和最丰富的实践经验者之一。他低调、谦卑、热忱,仿佛生活在另一个世界里
四年来,我常常怕想起你,更怕忘记你。你知道,我是一个很容易被情感左右的人,一想到你无声无息地离开这个世界,害你的人仍理直气壮继续害着别人,至今你的死亡真相仍被列为“国家秘密”而令公众无从得知,悲愤难抑的一颗心便隐隐作痛。
柏光就这样突然走了,从世俗角度说,算是积劳成疾。可从宗教角度来说,上帝为什么不让他继续发挥几年的光热呢?面对上帝,如同面对浩瀚宇宙,我们每个生命都那么渺小。几十年的生命不过是历史上短暂的一瞬,柏光终于化作历史繁星中璀璨的一颗,永远闪耀着人性的光辉。
中国的民主化进程不会因为缺少一个谢长发而停止运转,但它的运转却是谢长发生命的全部意义所在。搬动山丘的蚂蚁们不会停下,终有一日,蚂蚁们会爬满整座山丘,然后告诉全世界:“我们不是蚂蚁,是真正的人!”
父辈随时与我同在,我的生命以及我有点知识都是我父母给予我的。我能活到今天,我也一直觉得是天堂的父母在看我。我父亲就很明确地跟我讲过,你要活下来,你要替我活下来。那是1969年讲的。后来他就给我讲伍子胥的故事,让我活着,留下一双眼睛帮他看。
流亡生活很艰难,但仍有许多人选择坚守,默默地坚守,而只是为了忠于自己的理念。作为一个群体,中国的流亡者们为中国的文化和中国的自由民主事业作出了不容忽视的贡献。也许,最是在那些默默地坚守的流亡者身上,我们才能深刻地理解到流亡的苦难、沉重、以及神圣与庄严。
谭作人的意义在于,他是自作主宰的现代中国人,他是中国走向自由民主的践行人。“万物皆备于我”,守护人性、弘扬人道、光大人格,就是为中国争自由,为世界求和睦、为人类作贡献。只要百分之一的中国人——包括各类名士俊彦——拥有谭作人堂堂正正的人生境界、屡仆屡起的人伦操守,中国漫漫历史长夜就行将破晓,中国拖累世界的危局则可能祛除,无数仁人志士前仆后继为之奋斗的自由中国即可望诞生。

页面

订阅 人物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