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人物

我相信,对中国未来悲观的也好,乐观的也好,我们今日所尝试自由生活之种种,都在重塑中国特性:这个特性里,公民意识与自由色彩只会愈来愈重;毫无疑问,走向公民社会、走向自由,这是中国的一条不归路,就像许巍在《蓝莲花》里唱的“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你对自由地向往”;嘿,朋友们,我们且走着瞧吧。
那些为追求民主而努力的人们,并非世间悲剧,而是值得我们以为慰藉的荣耀袍泽。人世何其短暂,得失如瞬息鸿毛,唯不屈的信念和牺牲精神,可堪永存。
奥威尔在《1984》里如此表达过:“没有觉醒,就不会反抗;没有反抗,则无法觉醒。”对刘本琦而言,生活并非别无选择——他只是听从了自己内心的声音。觉醒了的刘本琦,对现体制反戈一击:曾经效忠党国的军官,成了反抗暴政的一线勇士。
一颗野草也能点燃整片草原,一粒种子也能长成参天大树,一个小个头也能迸发出大力量。在极权专制的中国,个体的每一次抗争都要付出你所不能承受的代价,但每一次抗争也都能为后世收获一滴净水、一捧净土、一口新鲜空气和一个微笑。
从去年7月胡老师失踪到今年4月,长达9个月的时间里一直都杳无音信,律师也仍未见到胡老师本人,该案也尚未开庭审理。如今已是胡老师第二度入狱,并面临再次被判刑的境遇。
胡石根:1992年5月底因筹备纪念八九六四三周年活动遭到逮捕,1994年12月,被控以“组织和领导反革命集团罪”和“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处20年有期徒刑,并剥夺政治权利5年。2005年和2008年获得两次减刑,服刑16年3个月之后于2008年8月底被释放。
认识王全璋多年,眼看着他从青涩青年成长成现在坚定的人权捍卫者、经验丰富的辩护律师和成熟顾家的男人。或许,他自己也体会到维权和成长的艰辛,一次,他照着镜子对我说:“我当年也是一个帅小伙,现在有了这么多白发。”
他已经超越律师界,个人影响力日渐隆盛,几欲成为社会公众人物,而他又是有“前科”且被警方严密监控的对象。因此,官方无法容忍他逾越维稳红线,这才是官方此次抓捕他的深层原因。
听到隋牧青律师被拘押,我并不感到吃惊!因为隋牧青先生近年来接连不断地代理国内的诸多政治敏感案件,秉持法律武器,在庭上口战群蛮,每每使诸法盲无地自容,以致由此反复受到司法当局的罚款、警告、威胁,使他一直行走于随时被抓捕的线上。
在劳教制度被取消以后,目前的刑事拘留制度实际上变成了警察任何逮捕、任意羁押的一种报复、惩罚制度。警察可以在完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抓捕任何人,而现行的刑事拘留制度为警察的滥抓滥捕行为提供了一条合法的通道,并且,在目前的司法体系设计之下,受害者没有任何司法救济渠道。

页面

订阅 人物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