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人物

我觉得,如果不从毛泽东的桎梏下解放出来,中国不可能从泥坑里爬出来,真正走上现代化的大道。所谓解放思想,就是打破毛的枷锁,但是谁也不从正面提出这个问题。于是我就提出:要破除“现代迷信”,“现代迷信”就是毛泽东。
刘远东因为积极参与南方街头运动,并在其中起着中坚推动作用,在2013年初声援《南方周末》事件后不久,被广州公安以抽逃资金罪名抓捕。其后,落实下来的罪名,不出外界所料,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
人类从野蛮走向文明的历史,除去人种和民族的特色,其实只有一条路。世界各国的近代史都是从农业社会到工业社会,从自然经济到商品经济,从专制政治到民主政治。和这个历史过程相应的,是人的解放,即从人身依附到人权的确立:每个人的生命权,财产权,自由权,都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人类从野蛮走向文明的历史,除去人种和民族的特色,其实只有一条路。世界各国的近代史都是从农业社会到工业社会,从自然经济到商品经济,从专制政治到民主政治。和这个历史过程相应的,是人的解放,即从人身依附到人权的确立:每个人的生命权,财产权,自由权,都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一个朴素得不能再朴素,一个老实得不能再老实,一个纯粹得不能再纯粹的农民,居然都要为驯化你而屡屡付出坐牢的代价,中国政府,中国执政党,你不该面壁思过,不该反思?难道真要等突然虚了脚而跌下万丈深渊的那一天?
我相信,对中国未来悲观的也好,乐观的也好,我们今日所尝试自由生活之种种,都在重塑中国特性:这个特性里,公民意识与自由色彩只会愈来愈重;毫无疑问,走向公民社会、走向自由,这是中国的一条不归路,就像许巍在《蓝莲花》里唱的“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你对自由地向往”;嘿,朋友们,我们且走着瞧吧。
那些为追求民主而努力的人们,并非世间悲剧,而是值得我们以为慰藉的荣耀袍泽。人世何其短暂,得失如瞬息鸿毛,唯不屈的信念和牺牲精神,可堪永存。
奥威尔在《1984》里如此表达过:“没有觉醒,就不会反抗;没有反抗,则无法觉醒。”对刘本琦而言,生活并非别无选择——他只是听从了自己内心的声音。觉醒了的刘本琦,对现体制反戈一击:曾经效忠党国的军官,成了反抗暴政的一线勇士。
一颗野草也能点燃整片草原,一粒种子也能长成参天大树,一个小个头也能迸发出大力量。在极权专制的中国,个体的每一次抗争都要付出你所不能承受的代价,但每一次抗争也都能为后世收获一滴净水、一捧净土、一口新鲜空气和一个微笑。
从去年7月胡老师失踪到今年4月,长达9个月的时间里一直都杳无音信,律师也仍未见到胡老师本人,该案也尚未开庭审理。如今已是胡老师第二度入狱,并面临再次被判刑的境遇。

页面

订阅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