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人物

作为一个维吾尔族知识分子,我天然对自己的民族心怀强烈的感情,尤其是历史和环境的原因,她的落后,她的困苦,使我时刻无法心安。在创办“维吾尔在线”的过程中,我承受了极大的压力。我坚信“维吾尔在线”这个网站的价值无可替代,我是在做一项正确的事业。
像上帝的儿子,带给我们嶙峋的自由 南方的下巴是一幅山水啊 胡子比圣诞老人瘦 从朱承志开始 倔强是草泥马的底色 从朱承志开始 山羊胡子使天朝的黑夜在惊骇里飘
一个人,彻底放下身段,仰视一个又一个穷困而又伤痕累累的冤民,一字一句倾听他们的声音,记录他们的需求——我见证了何为“与哀哭的人同哭”。云飞为了保护朋友,尽量勿跟人接触。云飞这种表达,戳痛人内心深处某个隐秘角 。今天,找到“爱到深处心卑微”这句话,才理解云飞的“怯怯”,才真正释怀——泪奔……
伍振亮曾经是亚美艺术中心创办人,他宣布将其保存了将近30年、总共120件有关六四的艺术作品,正式移交给“人道中国”。当年参展的华裔艺术家张宏图表示,“艺术家虽然无法改变现实,但能表达自己的感受”,这次移交对于保持这批艺术品有历史意义,“更重要的是把这些声音继续传下去。”
蒋经国出任第六届总统就职的当天下午,对外发布了三点“指示”:第一不许称“领袖”,第二不许叫“蒋经国万岁”,第三,不许有“蒋经国时代”这一类名词出现在公众场合和报纸杂志上。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宣布解严后,蒋经国说:“世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
如果像小鲁这样的顶级二代人物彻底脱离体制,拒绝体制给与的任何利益,并且成为彻底的体制反对派的话,他们将立刻会被体制视为敌对者或颠覆者,他们将受到严厉打压甚至迫害,反过来,他们的影响将比同类的草根人物大出很多倍,名垂青史。可惜,中国目前还产生不了这样的人物。
强权可以横行一时,却终无可能肆虐长久。只要我们努力一分,自由就会离我们近一寸!曹顺利大姐,终有一天,我们会在鲜花盛开的3月祭奠你,我知道,只有那一束束自由的鲜花才可告慰你的英灵!
十几年以前,为着了解各地新兴城市家庭教会的缘故,去成都拜访了还不是牧师的王怡和他带领的尚处团契时期的“秋雨之福”。生命契合,一见如故。相处一段,观其行止,隐约处仍显特立独行之风。只要一触思想的话题,其眼深处立即有电光闪动,犀利的思想之锋自那胖乎乎的身体之鞘中跃出。
千家驹“实在想不通,一辈子跟共产党走,竟会落得这样的结局……我已无容身之地,这成了一个甚么世界,我决心了此残生,一死了之。在一九六六年八月廿七日,买了一瓶二锅头酒,坐公共汽车去了香山,决心在「鬼见愁」跳崖自杀,摔断一条肋骨,未死获救。
不知,还有没有人记得这位曾经发起“北京维权之旅”活动的著名人权活动家曹顺利女士,今天是她去世五周年的日子,每年的这个时候都让我的心情特别沉重。她捍卫人权不屈不挠的斗争精神永远激励着我们,我们永远不会忘记她的。

页面

订阅 人物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