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治

民族问题变成种族问题,从政治压迫变成民族压迫,是最危险的变化。如果是政治压迫,只要政治改变,压迫就可以解除,各民族还可以一起建设新的共同体。而若认为压迫是来自汉民族,政治的改变就不能根本解决问题,只有民族独立才能解除压迫。其实这才是新疆的主要危险。
所有你的厄运,都源自你2017年向共产鼻祖宣誓!那以后,中国朝野所有派系,包括商贾、文人再没一家看好你,原本肯定你个人修为的也都反了水。官心民心尽失,造成大好形势急转直下,你也只有自己承担。
香港人民的胜利第一是香港人民的坚持,第二是美国态度的明确,第三也是最后的关键,就是党内不同派系的反对,促成了最终对香港人民的妥协。香港人民的胜利,使得全世界人民回味无穷:共产党不像它声称的那么强大,只要众志成城团结一致坚持下去,就会看到共产党的真面目。
对习近平而言,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失控也可能挑战他的政权安全。他现在面临的挑战与威胁既有来自左边的可能失控的中国民族主义情绪,也有来自右边的迫使其做重大改变的特朗普政府。这两边哪个孰轻孰重?哪个更具威胁性?对习来说,恐怕很难取舍。
“六四”给中国留下了不可愈合的伤痕﹐也给千万个家庭造成了永久的悲剧。我所经历的伤痛﹐正是无数个家庭悲剧中的一幕。在纪念“六四”三十周年的今天﹐我要把此曲献给为自由中国捐躯的先烈﹐献给为正义与自由而付出了个人代价的志士仁人﹐献给那些在三十年前经历了丧子丧夫之痛的“天安门母亲”。
这是一场持久战。我对政权不抱希望,但是对香港民众怀有希望。我相信,当100万甚至三分之一的香港市民加入这场抗争,政府就无法视而不见。我们正在期待一个奇迹,将不可能变为可能。民众这次更多是自发行动,靠自己显示出民众的力量。香港人变得更为投入,愿意做出更多牺牲,我们民众的声音开始让政权感到惧怕。
最重要的是,香港人反对“送中条例”所表达的是对大陆司法制度的不信任,香港官员在修改“送中条例”中的表现,更是让香港人愤怒。从习近平到最高人民法院的院长周强,早已公开反对司法独立,要向“司法独立亮剑”,而李家超公开说大陆的司法独立在世界是表现好的。这不是帮到忙吗?怎能不引起众怒?
现在中共的魔手直接伸到了香港人自己的切身利害上来了。香港人终于觉醒了,知道自己习惯的有法律保证的生活即将结束。专制暴政即将突破边界,降临到自己的头顶。这个专政会渗入到人们生活的所有方面,无所不包。
岁月匆匆,自1978年与明湖在崇文机修分手后再也没有见过他,也不知道他的信息。没想到多年后再听到他的消息时,他已经于25年前在天安门前的长安街上洒下了鲜血并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他为正义而献身,他走的如此匆忙,他又走的如此坚强。
这些伤员大部分是小腿中弹的,小部分是大腿中弹的,后来的统计共有十八个伤员,经过X光照片发现大部分是粉碎性骨折,而且三分之二是开花弹,子弹碎片实在太多了,几十上百片,根本无法取出,只好进行清创处理。

页面

订阅 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