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治

自古至今中国知识分子与权力过于紧密的关系导致独立精神的缺失;另一个本质特征是他们具有的特殊的救世主思维。中国知识分子的先天不足产生了一个悖论:离权力越近,便离应得的权威越远,也因之离救世越远。中国如果还有启蒙,那么下一步应该回归启蒙的现代性,这才是中国知识分子真正的责任所在。
中美之间不可能共存共荣。中美之间是美国不把中国干掉,就是中国把美国干掉。专制与民主之间是没有调和余地。如果说民主可以容忍专制存在的话,那么专制是绝不允许民主存在。
弥留之际,父亲沉痛地说:“无论做什么事,做之前都要摸着心口想一想,自己做的事能不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人,不能做亏心事,做了亏心事,一辈子都会心痛和不得安宁的……”
习近平有可能在台湾问题上赌一把,与他好大喜功的性格不受制约有关,也与他“治国理政”失败带来的尴尬现实有关。换句话说,如果习内政外交都比较成功,在台湾问题上孤注一掷的可能性反而不大;而正因为他执政不成功带来的骑虎难下,增加了他在台湾问题上赌美国不敢与中国打仗的冲动。
这个《逃犯条例》修订特区政府可说是硬闯关,这意味着未来的二十三条会怎样呢?二十三条令每个人都保不住自己的安全,我担心对传媒也是一个很大的打击。我们要继续发声,依然不要放弃,要继续坚持争取,要中央及特区政府履行对香港人的承诺,就是一国两制、港人自港、高度自治。
当一个不得人心的领导人和他的政权违反常识地开历史倒车的时候,需要的只是民众的恐惧和服从,而民众却只有无可奈何地服从和等待。一旦有人大胆地将绝大多数民众心中的不满和恐惧公开表达出来,它就会迅速变成统治者的恐惧。
有一句江湖上广为流传的谶语“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习近平流氓治国的当今大陆处境应验这一谶语恰如其分。习对大陆的所作所为是狂躁暴虐凶残,在世界上靠耍流氓无赖手段,尤其是在经济交往中更是将坑蒙拐骗偷流氓无赖伎俩发挥到极致。
习近平和特朗普都选择更多等待或忍耐的策略。未来两年的一个关键因素,就是看习近平能不能不仅稳住经济,而且在地方和基层治理上有明显改善,恰恰是习近平治国无能,将不仅给美中关系的未来,而且给世界的未来带来最大威胁。
今日中国,从国家到地方,各级信访、司法审判与政府部门,不仅权力霸道、傲慢、冷血,且利益勾兑,一再违法侵权,欺诈性应对民众诉求。政府不依法行政;法院不依法审判;上访多被欺骗;民众无处伸冤。千人公民起诉当事人向各位代表发出呼吁,请摒弃歌功颂德陋习,履行代表职责,质询公权执掌者“最大腐败”谁负责?
这种“宁左勿右”的思想之所以能泛滥,因为党的领导就觉得“左比右好”。左是方法问题,右是立场问题。范元甄的性格有个人因素,又是制度的产物。某种制度塑造出某种社会性格的人,这种社会性格的人又成为该制度的维护者,终于被体制抛弃。归根结底,范元甄也是一个制度的牺牲者。

页面

订阅 政治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