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治

中国的第三波义和拳运动中,不同于自由城邦、自由精神的欧洲爱国主义传统或者托克维尔式的、基于地方民主参与的美国爱国主义,中国的这些顶着“爱国主义”光环的运动充满排外、种族主义、崇拜强权和极端主义的民粹情绪,“爱国主义”已经被歧义化、污名化,并且培养出了新一代的拜物教义和“拳民”。
今天批判白左的中国人(或者华人)看到西方文明要从内部被政治正确摧毁时会痛心疾首,这是因为他们对西方产生了同为优等文明的代入感和责任感。把政治立场和特定的种族身份相联系,构建单一种族国家的概念取代多元族群的民族国家,这就是白左一词的产生和流行的理念基础。
孟晚舟可能是帮了习近平天大的忙。因为美国试图引渡孟晚舟的所谓「华为事件」,为习近平提供了一个天赐良机,不仅立即转移了对习不得不向特朗普服软的舆论关注,而且还让他能够玩一把21世纪的义和团运动,把国内敢借贸易战失利说事或挑战习近平权威的人,都打成「汉奸」。
零八宪章的基本主张,基本理念,无论是从当时还是现在,你只要用起码的理性去审视它,应该说它是完全站得住脚的。而且我个人认为今后的中国,也唯有按照零八宪章支持的方向走,中国才真正有出路,中国才能真正在世界上站得住脚。
《“美国梦”焕发在中国》一文,无视中美两国社会政治制度及开放程度的极大差别,将中国昙花一现的二十余年向上流动,与美国长期向上流动过程中短暂出现的流动性下降比较,这种取其一点——少数人致富速度的比较,既失之于偏颇,得出的结论也近于谬误,无异于痴人解梦。
所谓的艺术归艺术,政治归政治这样的说法,就更不能登大雅之堂了。问题在于,最经常让政治介入艺术的,难道不是中国共产党吗?艺术要为政治服务,这可是中共文艺政策的核心主张。当大家把傅榆讲话风波上升到统独议题并为此面红耳赤的时候,我要提醒大家一句,更重要的,是言论自由的问题。
从目前中国的情况来看,习要想发动一场文革式的政治运动很容易,但是就凭他的那两下三脚猫的功夫,必定是发动容易收场难,甚至压根就收不了场。习要强行发动文革式运动,注定是自掘坟墓。
文革无疑是场空前浩劫。制造这起浩劫的毛江集团,其异想天开,劣根性皆堪称史无前例。务必审判死去与活着的独裁者,从此断绝野心家行独裁不受恶报的侥幸心理。无须太过担忧换汤不换药。毕竟,土地仍在,贱民仍在,欲求此局面,仍不免大流血,时间更长的大流血。一句话,事儿弄成了这样,只能感谢中国共产党。
自美中贸易战开打,中国当权者就希望特朗普在中期选举中不那么顺风顺水,民主党若夺回众议院,特朗普就有可能在今后的两年中成为跛脚鸭,无暇顾及中国的贸易及其他难题。然而民主党即使夺回众院甚至参院及弹劾特朗普,在抑制中国扩张方面,也不会改变这个两党共识。那时,只怕习近平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值此八面来风时节,欲令天下无声,惟剩诺诺,何其愚妄,何其滑稽。毕竟,身役教书匠,如八十多年前适之先生所言:“哪有先生不说话?!”而说话就得让人听见,才能构成对话与交谈,让我们摆脱孤立的私性状态,获得公共存在,保持人性。

页面

订阅 政治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