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美中

美国人民为了中国人民希望中国更好。但是为了追寻这一目标,我们必须认清真实的中国。人们有时会问特朗普政府是否寻求与中国“脱钩”。对此的响亮回答是“不”。美国寻求与中国接触以及中国与外部世界的接触,但是接触的方式要符合公平、相互尊重和国际商务规则。
在目前的世界格局中,中共始终把国际法规视为无物,而建立在民主和法治的体制框架基础之上的国际法规对中共的作为则似乎难以有效约束。大多数发达国家对中共都采取首鼠两端的立场,心中有不满,但不敢得罪,生怕失去商机。如果所有发达国家都如此,那中共就几乎可以为所欲为了。
政治强人最大的性格和认知弱点,就是缺乏自省力,缺乏同理心和责任感,好大喜功,不惜拿整个民族和人类的命运去赌个人输赢。现在,习近平和特朗普都遭遇着诸事不顺的局面,而且不可能迅速克服这种困境,这就大大减少了两人做出具有巨大灾难性决定的可能。
美中贸易战、香港反送中、经济三个问题不能解决,习近平就面临下台的压力,因为证明他的无能。大权集一身而无力解决,自然全由他负责。本来一年前召开的四中全会被习近平推迟一年,到现在定于十月而无具体日期,可见他的困境。
尽管民族主义可能会在短期内增加对中国共产党的支持,但它的力量最终会消散。这绝不是习近平将在10月1日给中国民众带来的振奋人心的景象。再高昂的民族主义的姿态也不能改变这样一个事实,即自毛泽东时代以来,中国共产党的统治逼迫瓦解或垮台。
中美差距应多在法治环境。也许有人会说,在中国科技发展的起步阶段,最佳策略还是要拿来现成的技术。即使如此,中国现在也到了一个转折时刻——是继续摘别人树上的果子,还是自己栽树?恰好,愚笨的美国人又逼着中国人栽树了。让我们将计就计。
习近平在美国汹涌民意下依然执迷不悟,以斗争哲学固守一党专制,拒绝改革中国的深层问题,这不仅意味著,中国崛起在过去40年中赖以生存的友好外部环境去而不返,而且意味著,在充满敌意和抵制的外部环境中,中国崛起将加速走向终结。
“猪肉政治学”正是中国社会经济发展模式的特质的一个侧面反映。通货膨胀的发生,一直是前社会主义国家发生政治动荡的导火索。这也是中共多年来一直强调控制物价的原因。控制物价不仅仅是为了市场考虑,更重要的是社会稳定,也是政治问题。
中国留学生已经成为一种特殊的“黄祸”。过去几个月来,无数粗鄙凶恶的中国留学生在美国、加拿大、欧洲、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地上演了霸凌香港学生和支持者的“全武行”的“国剧”,让全世界把他们的野蛮行径“看在眼中,想在心头”——出来混,是要付出代价的。
香港危机一日不解决,内地危机只会继续恶化。因为香港危机从来就不是港人的危机,而是中国当权者与外部世界打交道能力的危机。在美中对抗危及国祚的高压下,香港危机将迫使中共当权者不得不面对这个问题,否则就走不出困境。

页面

订阅 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