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颜纯钩:人民抬起头,独裁者就发抖

2020年09月28日

——一年多来,香港就像是撬动世界历史的一个支点,正如梁继平在立法会说的:我们已经回不去了!独裁者生,中国人亡,独裁者亡,中国人生,二者必居其一。香港人抬起头来,永不屈服,永远团结抗争,直至我们改变这个世界,改变我们的宿命。


中共面临恶劣的内外局势,更加穷凶极恶残酷压迫自己国家的人民。在内对新疆﹑西藏﹑内蒙等少数民族人民,对维权人士,对城镇小市民,直至对香港市民,罗织罪名迫害,进行种族和文化清洗,以“妄议中央”为罪名,重判知识分子,其手段之残暴,实为古今中外罕见。

习近平在联合国,居然说什么“不能谁拳头大就谁说了算”,中共在香港,不是拳头很大吗?不是一切都他说了算吗?中共在国际上,因为恶意战狼外交得罪西方各国,现在人家还手,中共又摆出一种受欺负的可怜相,要求联合国“主持公道”。

联合国多数票已控制在中共手上,要联合国“主持公道”,即系叫联合国要谴责美国罢了。今时今日,联合国还有什么权威性?还有什么能量?就算联合国出声了,莫非美国就会收敛?美国人早已不把联合国放在眼里,他主持成立了联合国,他也能废了它。

你如何对待别的国家,别的国家也如何对待你;你如何对待人民,人民也会如何对待你。古人说:君视民如草芥,民视君如寇仇,一报还一报,世事很公平。

中共鼓吹要带领中国人走进共产主义的大同世界,大话很漂亮,内里很肮脏。你用残暴的手段,霸占国家的财产,剥削人民的劳动,压迫人民的自由,掠夺人民的权利,你对人民坏事做尽,然后你还要人民爱你,支持你的独裁,担保你永远执政,就为着那个不知是什么东西的共产主义?

人民吃那么多苦,更永远看不到痛苦的尽头,人民还要支持你,让你永远骑在人民头上,人民有那么蠢吗?

笔者年轻时在大陆读书工作,三十岁才来香港,之前受尽政治歧视,身心痛苦不足为外人道。笔者的亲友中,很多很优秀的家庭,孩子们有教养气质上佳,就因为各自的家庭问题,受尽政府的长期压迫,被剥夺学习机会,工作上受歧视,很多大好青年就此毁了一生。

中国人几十年忍受中共的压迫,家破人亡不计其数,人民一直在等待中共改变,一直希望中共能带引中国人走上一条身心幸福的康庄大道。可是等了七十多年,等到今日,中共非但没有改变,中国人的命运非但没有好转,反而情况更恶化了,我们还要再等下去吗?

创办明报的查良镛,父亲在土地改革中被中共枪决,金庸大半生反共,直至邓小平改革开放,金庸即大力支持。邓小平为笼络金庸,直接邀请他上京见面,甚至不通知当时的新华社,以示恩宠有加。金庸经邓小平品题之后,在中共阵营内身价大升,从此忘记了杀父之仇,为中共效犬马之劳。在基本法草拟过程中,金庸的“双查方案”颇得中共青睐,实际上出卖香港人的利益。

杀父之仇都可以忘记,证明有些中国人永远都没有认清独裁者的本质,一系希望中共改变,一系接近权力就亢奋,以为自己成为国士,足以改变国家政治,说到底只是被中共利用。子为中山狼,得志便猖狂,中共视人民为群氓,为草芥,一旦腰间钱多,手上力大,就翻脸无情,残酷反噬,再把人民踩在脚下。

时至今日,笔者对中共已不抱任何幻想,中国人民与中共的关系,就是你死我活的关系。想一想今日的新疆﹑西藏﹑内蒙古,亿万中国人正在忍受中共全方位的残暴统治;想一想香港人一年来经历的苦难,那些死得不明不白﹑被关在牢里的无辜市民,逃亡被捕下落不明的十二义士,流落异乡的大好青年;想一想台湾人多年来所受的恐吓渗透,辛苦建立的民主体制正受到什么样的威胁。

我们还要忍多久?还要把这个祸国殃民的政权维持到什么年月?我们要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个什么样的世道?我们要挺直腰杆站着,还是要卑微苟活下去?

谁压迫和剥削人民,谁就是人民公敌,不管他是皇帝老子﹑马恩列斯毛﹑包子二百斤,还是什么共产主义﹑无产阶级专政,总之你敢残害人民,人民就与你不共戴天。我就不相信,正义会永远蒙尘,罪恶会永远得逞,人民勇敢挺身,独裁者就要发抖了。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一年多来,香港就像是撬动世界历史的一个支点,正如梁继平在立法会说的:我们已经回不去了!独裁者生,中国人亡,独裁者亡,中国人生,二者必居其一。香港人抬起头来,永不屈服,永远团结抗争,直至我们改变这个世界,改变我们的宿命。

 

——转自作者脸书(2020-09-26)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