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胡平:悼念基恩·夏普博士(图)

2018年02月01日

http://www.chinainperspective.com/EditBackyard/EditorData/Photo/2018/Jan/1312018SHARP.jpg基恩·夏普(Gene Sharp

从推特上获悉,国际非暴力政治学权威基恩·夏普(Gene Sharp)博士,于1月28日在美国波士顿家中安详辞世,一周前他刚度过了他的90岁诞辰。

基恩·夏普是一位哲学、政治学和社会学学者,专精于非暴力抗争的研究。他那部三卷本的《非暴力行动政治学》(The Politics of Nonviolent Action)堪称非暴力行动政治学的百科全书,作者因此而被誉为非暴力斗争的马基雅弗里和克劳塞维兹。该书初版于1973年,由波士顿的Porter Sargent Publishers出版,已被译成17种文字。1989年4月,一位学者将此书赠与即将回国的刘晓波,托他交给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六四后,作者又将此书送给几位来至美国的中国民运人士。1996年,作者参与编纂了一部《非暴力政治学百科全书》,其中列有民主墙、八九民运等条目。

基恩·夏普的基本思想是,非暴力行动基于如下洞见:即,政府的政治权力实际上是很脆弱的;即使独裁者的权力也有赖于民众的支持协助,如果民众收回他们的支持协助,独裁者的权力便被摧毁。基恩·夏普强调,从事非暴力抗争不必都是和平主义者,也不必都是圣徒;它可以是、也一直是普通人为了他们各自不同的事业而采取的行动。基恩·夏普结合具体事例,详细地讨论了各种非暴力斗争的方法,探讨了面对暴力镇压如何运用各种非暴力斗争的策略技巧。基恩·夏普普的著作不仅在理论上富於启发性,尤其在实践上具有可操作性。

基恩·夏普的思想博大精深。这里我只针对中文世界的几个有争议的问题,向大家介绍基恩·夏普普的有关论述。

其一是“我没有敌人”。

基恩·夏普强调,在非暴力抗争中,参加者们在坚持抗争的同时,应当努力克制自己对对方人员的敌意和仇恨,增加自己对对方人员的善意。这就是刘晓波说的“以最大的善意对待政权的敌意”。所谓“没有敌人”就是指非暴力抗争者的自我克制与宽恕。

基恩·夏普进一步指出:考虑到战略性非暴力斗争打击的是权力的资源,针对一个政权的支柱而进行的改变观点的努力是能奏效的。在此过程中,第一步要保证让作为对象的组织和机构的成员了解到,他们个人并不是我们的敌人,而且实际上,他们会作为民主社会里的成员受到欢迎、理解和尊重。一旦实现了这一目标,作为对象的机构成员会比较容易接受关于需要政治变革的信息以及以后参与具体行动的号召。

这就是说,当我们以非暴力的方式反专制争民主,我们需要让对方知道,我们要求的是改变制度,而不是惩办具体的人。专制政权的那些成员,虽然他们此前干过镇压人民的暴行,但只要他们现在放弃了武力镇压,转而接受抗议者的民主改革要求,我们就会对他们先前的暴行既往不咎。我们愿意宽恕那些原先干过坏事的人。在这个意义上,作为非暴力抗争者,我们可以说我们没有敌人。

其二是“见好就收”。

基恩·夏普曾经对1989年中国的天安门民主运动做过认真的考察与研究,他总结出两个战略教训:一个是,非暴力占领一个具有象征意义的地点对于抗议者来说毕竟是危险的,他们很容易被对手移除。另一个教训是,基恩·夏普说,如果学生通过谈判获得可持续的政治空间后撤出,政治局里的温和派后来被证明已经准备考虑给予那种空间,学生就可以声称取得了胜利并将这一信息传遍全国。这后一个教训就是我所说的“见好就收”。

顺便一提,一位年轻的非暴力行动专家、塞尔维亚学者波波维奇(Srdja Popovic)在他那本专门研究如何用非暴力方式打败独裁者的书《革命蓝图》(Blueprint for Revolution)里也谈到“见好就收”,并且把“见好就收”当作非暴力抗争的重要策略原则。波波维奇说,非暴力抗争要想取得成功,必须要“懂得在何时、以何种方式宣布胜利”即见好就收。波波维奇也对中国的八九民运做过研究。他指出,中国八九民运失败的原因就是,学生太过理想主义,没有利用当局的退让而及时地宣告阶段性胜利。

基恩·夏普给我们留下了巨大的精神遗产。他的非暴力抗争思想对于正在展开非暴力抗争的中国人民具有极大的现实意义。

谨以此文,表达我对基恩·夏普的悼念;同时也希望,通过对基恩·夏普的悼念,强化我们对非暴力抗争的信心,深化我们对非暴力抗争的原则与策略的领会。

——转自纵览中国(2018-01-31)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27期,2018年1月19日—2月1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