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胡平:英雄中的英雄

2016年08月05日

澳洲齐氏文化基金会将本届(第九届)推动中国进步奖授予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我谨向现今仍被软禁在陕北老家窑洞的高智晟律师致以热诚的祝贺与崇高的敬意。

后六四的中国,涌现出一个英雄群体,那就是维权律师,而高智晟律师就是维权律师群体的一位领军人物,是英雄中的英雄。

高智晟出身于陕北农家,自学成才,成为执业律师。多年来,高智晟律师为弱势群体伸张正义,替穷人免费打官司,为受迫害的基督徒辩护,为政治犯和良心犯辩护。他还参与了太石村维权运动。从2004年起,高智晟深入调查法轮功受迫害事件,一连发表三封公开信,揭露当局残酷镇压法轮功的大量事实,要求当局立即停止迫害自由信仰者的野蛮行径。高智晟清楚地知道他这样做可能招致重大风险,在致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里,高智晟写道:“在这封信里,我将不会回避任何我知道的真实存在的问题,哪怕我这封信公开之日,就是我入狱之时。”读到这样的字句,不能不感到震撼。

由于高智晟不懈地从事维权活动以及他在活动中的领军角色,严酷的打击果然如期而至。高智晟一次又一次地被绑架、被失踪、被囚禁、被酷刑,直到被关进新疆的监狱。高智晟受到了骇人听闻的精神折磨与肉体摧残,三年前,一家国际人权组织悲愤地告诉世人:“高智晟在监狱中被完全摧毁。”

可是,在那不久,我们又听到了高智晟的声音,信念依然坚定,头脑依然清晰——这该是何等强大的意志力。今天,更有高智晟的一部新书摆在我们面前。这本33万字的《2017年,起来中国》,是高智晟在被软禁于陕北老家窑洞里秘密写成的,没有电脑,一个字一个字用手写,然后把稿纸一页一页地偷偷送出,再经过许多朋友的暗中相助,打进电脑,发到海外,几经周折,终于印制成书。单单是这本书的写作和出版,本身就是一段可歌可泣的传奇。

历史上,各种正确的原则、正义的事业,很少是单靠自身的说服力而自动获胜的。它们必须要有“人证”,需要有人倾心相与,必要时甚至甘愿为之献身。我们承认自我保存为正当。在残暴的高压下,有人放弃,有人退却,甚至有人屈服,我们可以理解,可以同情,或是可以原谅。但是我们不能不承认自我牺牲是伟大,对于那些在高压下的不屈不挠,我们必须致以最高的敬意。

这里,我也要向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女士致敬。多年来,耿和女士都是高智晟的坚强后盾。多年来,耿和女士承担起家庭的全部重担,冒着不测风险,带领孩子逃离大陆,在人地两疏的异国他乡艰难度日,一手抚养两个未成年的子女,真是了不起的女性,了不起的妻子,了不起的母亲。

高智晟的女儿耿格,今年23岁了。这次她代替父亲来纽约领奖。如耿格所说,她有一个“最黑暗的青春期”。英文的Teenager,指的是从13岁到19岁这段年龄。就在耿格13岁那一年,家庭遭逢巨大变故,父亲被绑架,家中被抢劫,格格在学校里饱受欺凌。接踵而来的灾难远远超出了一个十几岁少女的理解力。接下来,耿格随同母亲,历经危难逃离大陆,来到美国,生活在完全陌生的环境之中,尽管有母亲的关爱,有叔叔阿姨的帮助,但是有很多压力、很多问题,却是别人无法分担的,是无论如何也只能由格格自己独自面对、独自承受的。其间种种,一言难尽。让我们十分欣喜的是,耿格走出了她的“最黑暗的青春期”。她顽强地成长,茁壮地成长。这对于身陷困厄的高智晟是何等的安慰。在这里,我也要把美好的祝福送给耿格,还有她的弟弟高天昱。

高智晟在他的新书里写道,他感谢多年来持续关注他的境遇的海外的媒体和朋友。高智晟说:“正是由于他们,才使得全世界的关爱、关注即正义力量,与我在困难时期的信心坚韧地连接在一起,正是他们坚韧地追寻、追问,构成了我生命安全的最后力量。”一直有人怀疑我们海外的声援与关注是否有用是否有意义,高智晟的话无疑是对这种疑惑的最好回答,也是对我们进一步坚持下去的最好勉励。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188期  2016年7月22日—8月4日)